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上市公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沙钢追债死磕海航全担保 六次仲裁三次海外扣船

  纠纷溯源:沙钢船务三度海外扣船

  沙钢船务与大新华轮船的恩怨由来已久。

  双方的生意往来始于2008年8月6日,沙钢船务与大新轮船签署了“Dong-A Astrea(东阿)”轮的期租合约,合同租期最短为82个月,最长为86个月。

  2008年8月,正值市场高涨时,沙钢船务方面称,为使其下属公司大新华轮船能够与沙钢船务签订租船合同,海航集团出具了无条件担保。

  沙钢船务出租的是一条好望角巨轮,该轮最终于2010年4月20日交船于大新华轮船。在船舶交付后不久,航运市场就陷入低迷,运价、租金持续下滑。大新华轮船在准时支付前10期(每15天一期)租金后,从2010年10月开始延迟支付并最终停付租金。

  蜜月期只有短暂的五个月,双方裂痕逐渐加深。沙钢船务方面称,2010年12月,由于大新华轮船仍拖延支付租金,沙钢船务不得不要求海航集团履行担保义务,但大新华轮船迫于经营环境恶化,向沙钢船务提出新的支付方案,遭到沙钢方面拒绝。

  在与海航集团沟通无果后,沙钢船务开始申请国际海事仲裁。在2011年2月17日,沙钢船务拿到了针对大新华和海航集团的第一个伦敦海事仲裁委 员会裁决令,金额约为 515万美元。但追讨无果,不久后,沙钢船务再次递交仲裁申请,并在2011年4月3日拿到第二个仲裁令,判定大新华轮船向沙钢船务支付约231万美元。

  第一、二次仲裁令判定大新华轮船总计需要向沙钢船务支付约746万美元,但大新华轮船仍然拒绝支付欠款。沙钢船务董事张洁指,沙钢船务根据国际海事法律,开始了第一次扣船——2011年3月在印度扣押海航集团子公司的一艘海峡型船舶“Bulk Peace”。

  在扣押船舶大约3周后,大新华轮船和海航集团支付了第一个和第二个仲裁裁决令的欠付租金,并承诺在未来的合同执行过程中及时付款,沙钢船务释放了该船。

  在“Bulk Peace”轮被释放后,大新华轮船和海航集团在后来约四个月的时间内未能履约,沙钢船务继续在全球范围内寻求机会扣押海航集团、大新华的资产。2011 年7月19日,沙钢船务在南非扣押海航集团下属大新华油轮公司的一艘超级油轮“GC Guangzhou号”。

  因大新华轮船和海航集团继续欠付租金,沙钢船务陆续从伦敦高院赢得第三个、第四个和第五个裁决令,金额分别约394万美元、315万美元和394万美元。张洁称尽管沙钢船务多次要求大新华和海航集团履约,但大新华和海航集团不予回应。

  今年8月,沙钢船务向韩国济州地方法院提出针对“海娜号”的扣押申请。与前两次扣押的十几万吨散货船和油轮不同,第三次“海娜号”扣船让1600余名乘客受到直接影响,也将双方多年债务纠纷推向了风口浪尖。

  • 责任编辑:冬日暖阳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