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外汇 > 正文

热闻

  • 图片

G20峰会:看点何在?

  G20峰会的核心三大议题,即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国际金融监管和金融机构改革。其中,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在美国量化宽松政策退出问题上的分歧,是宏观经济政策协调议题下的主要讨论点。

  政治、区域安全虽不是二十国集团(G20)峰会的议题,但美俄总统或不会晤的消息,仍令G20圣彼得堡峰会充满“对抗性”。其实,仅就经济议题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

  面对全球经济日益艰难的复苏前景,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在全球经济治理等议题上的分歧愈发明显。在此背景下,作为主要新兴市场国家,中国能对G20这个涵盖面极广的多边经济合作论坛期待什么?

  传统议题难契合

  “老问题谈不拢也得谈。”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指出。他口中的“老问题”,即G20峰会亘古不变的核心三大议题,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国际金融监管和金融机构改革。

  其中,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在美国量化宽松政策(QE)退出问题上的分歧,是宏观经济政策协调议题下的主要讨论点。

  鲁政委表示,发达国家包括日本类似QE的“安倍经济学”给新兴经济体内部资本流动造成困扰。当下美国正在酝酿QE退出,而一旦选择退出,所带来的外溢效应将给新兴经济体造成困扰,资本账户完全开放的巴西、印度、印尼等国家将会受到严重冲击,比如利率上升、资本大量流出、本币严重升值。新兴经济体由此希望美国能够履行国际义务,在退出问题上采取国际合作。“很难。”上海外国语大学G20研究中心副主任朱杰进对此直言,“毕竟复苏步伐和宏观经济步调不同”。

  朱杰进补充说,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在财政政策等方面亦有难以调和的矛盾。针对发达国家日益严重的财政赤字,新兴经济体代表之一的俄罗斯财长曾提出,各国债务占GDP比重不能超过90%。此提议得到了加拿大、德国等部分发达国家的支持,却遭到了美国和日本的坚决反对。目前,可预计的折中方案是,美日承诺确保财政可持续性,并向峰会提交可信的国别中期财政战略,使债务占GDP比重回落到可持续水平。

  在结构政策方面,朱杰进表示,发达国家普遍强调用短期的货币和财政等政策手段来刺激经济,而新兴经济体更推崇在中长期内进行结构调整。

  至于国际金融监管议题,朱杰进认为本次峰会会涉及落实巴塞尔协议Ⅲ、解决“大而不能倒”问题、监管“影子银行”、加强对信用评级机构监督、统一国际会计准则以及监管场外衍生产品等议题,而美欧能否如期执行巴塞尔协议Ⅲ,成为新兴经济体的利益关切。

  新议题或破冰

  相比上述“老议题”,G20圣彼得堡峰会上一些新议题更值得期待,比如提高新兴经济体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话语权。

  鲁政委指出,20国集团曾就增加新兴经济体投票份额的具体指标达成过协议,这个协议已在多国内部走完程序,欧盟28国更是全部通过,唯有美国国会没有批准。根据时间表,当时达成的协议应在2014年1月份兑现,所以新兴经济体会在本次峰会上提醒发达国家尽快履行承诺。就当前形势分析,美国独自很难扛得住压力。

  朱杰进认为,G20圣彼得堡峰会还可能在国际税收合作议题上达成共识。他预测,G20很可能会采纳经合组织《多边税收行政互助公约》,并推动建立“全球税收情报自动交换系统”,以解决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问题。

  在可持续发展议题上,朱杰进表示,G20将会发布第一份《问责报告》,全面回顾2010年首尔峰会以来关于发展问题的“首尔共识”和《跨年度行动计划》的落实状况,并制定2014~2016年新的G20发展议程行动计划。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在制定后千年发展目标的问题上,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或通过G20平台达成共识,为联合国框架内正在开展的相关谈判进程注入新动力。

  

  • 责任编辑:渊海子平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