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外汇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新兴市场遏制资金外流被迫加息 陷入政策“两难”

  过去五年内,美联储等发达国家央行推出的量化宽松(QE)政策导致大量“热钱”涌入新兴经济体,助涨了这些地区股票、外汇和债券市场的泡沫。而如今美联储正准备收回QE,对那些过于依赖外资却忽视内部风险累积的新兴市场可谓“当头一棒”。包括印度、土耳其、南非和巴西在内的新兴市场的债券、货币及股票在最近数周遭遇大幅抛售。

  为了遏制资本外流,印尼和巴西央行上周加息50个基点,而土耳其央行也加息50个基点至7.75%。其他新兴市场国家支持本币的压力也在上升,巴西央行已暗示未来可能进一步加息。

  被迫加息,但这又会加剧经济增长放缓风险,令新兴市场决策者们普遍陷入政策“两难”。

  谁在流动性退潮时“裸泳”?

  在流动性“退潮”时,投资者猛然发现许多新兴经济体原来一直在“裸泳”。印度、印尼的股市和汇市暴跌,巴西、南非和土耳其也受到了明显影响。

  IMF研究表明,自2009年QE推出以来,新兴市场的累计资本流入接近4万亿美元。这些资本流入使得新兴市场国家在流动性盛宴中兴奋不已,忘了经济失衡的不可持续性。

  这些经济体都有一个共同点:庞大的经常账户赤字。

  在截至今年3月31日的过去一个财年中,印度的经常账户赤字占GDP比重将近5%,处于历史高位。与印度处于历史高位的经常账户赤字类似,印尼2012~2013年的经常账户赤字占GDP为3%,这相比于2008~2011年的0.7%明显恶化。在巴西、南非和土耳其,这一对比也很明显。

  不仅仅是今日的印度和印尼,上世纪90年代的亚洲发展中国家也是如此。急剧扩大的经常账户赤字曾让它们在1997~1998年的金融危机中不堪一击。但包括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在内的不少经济学家认为,亚洲并不太可能重复上世纪90年代的金融危机。

  新兴市场陷入政策“两难”

  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已经陷入政策两难的陷阱:在货币大幅贬值时,原本可以采用的防御策略是加息,但与此同时,由于经济增长面临巨大的下行压力,加息又会产生抑制作用。

  加息将使得新兴经济体资产的回报上升,从而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增加,有助于缓解资本外流压力。与此同时,有些国家因货币贬值导致进口商品价格上升,提高利率也可被用作对抗通货膨胀的手段。

  但利率上升同时也会遏制经济增长。

  以巴西为例,尽管8月30日公布的巴西第二季度GDP环比增长1.5%,大幅超出预期,增速为三年多来最快,但利率上升、通胀高企、信贷增长疲弱等问题可能拖累经济,巴西本月初就已下调今明两年增长预期。巴西财政部本月初再度调降今年增长预期,由3%降至2.5%,明年增长预期由4.5%降至4%。

  巴西投资银行Itaú BBA首席经济学家Ilan Goldfajn认为,对抗通胀的确需要提高利率水平,但高利率也将增加企业投资的风险。他表示,目前来看,巴西今年的经济增速可能不超过2%。

  尽管可能抑制经济增长,但主要新兴市场国家央行的加息压力不小。

  上周四(8月29日)刚刚宣布加息的印尼央行就一直承受着加息压力,此前印尼盾曾跌至逾四年低位,并且是除了印度卢比之外,亚洲表现最差的货币。且印尼通胀7月曾高达8.61%。考虑到印尼加息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印尼此前已将本年度GDP增幅预期由6.3%下调至5.9%~6%。

  南非也面临类似遭遇。过去一年中兰特对美元下跌近四分之一,南非政府希望阻止本币跌势,但又不愿给原本就已疲弱的经济增加压力。7月份南非通货膨胀率达到6.3%,但由于南非在实现今年经济增速2%的目标上已面临重重挑战,因此下个月央行召开议息会议时很可能不愿加息。

  • 责任编辑:渊海子平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