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外汇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日子越来越难过 巴西印尼纷纷加息

  由于美联储将退出QE的预期乌云笼罩,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持续贬值、股市吸引力下降,资金撤出甚至引发恐慌,因此印尼、巴西等国家相继加息,以维持本国汇率的稳定。

    巴西央行宣布上调基准利率至9% 以对抗通胀

  巴西央行(Banco Central do Brasil)周三(8月28日)宣布,将基准利率从8.50%上调至9%,保持收紧政策的步伐以对抗通胀并重振投资者信心。

  上周接受路透调查的46名分析师中,有44人预期巴西央行本周料连续第三次升息50个基点。

  巴西央行表示,货币政策委员会(Copom)成员一致同意该利率决定。该央行在会后声明中指出,此次升息决定将有助于降低该国通胀率。

  有分析师指出,为支撑巴西雷亚尔汇率,也是巴西央行此次升息的原因之一。

  巴西总统罗塞夫(Dilma Rousseff)将本币雷亚尔近期的跌势归因于市场对美联储(FED)将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

  但她声称,巴西“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意思是巴西拥有可用来缓解市场波动程度的“武器”。

  由于投资者调仓准备迎接美联储结束量化宽松措施(QE),导致资金外流,使得新兴市场受到冲击。而叙利亚问题导致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恶化,推动投资者躲避风险,令新兴市场进一步承压。(FX168)

  印尼宣布上调隔夜存款利率50个基点

  印尼央行29日宣布上调隔夜存款利率50个基点,上调贷款利率25个基点。

  印尼的经常账已经连续七个季度出现赤字,因为该国从煤炭到锡乃至棕榈油,多数原本利润丰厚的大宗商品出口现在都面临价格下跌的局面。截止6月30日一季的经常账赤字扩大到98亿美元,为1997/9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前到现在的最高点,相当于同期GDP的4.4%。(证券时报网)

  ——————————

  【原因分析】

  新兴经济体被迫逆势加息

  由于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脚步放慢,资产价格泡沫破裂,加上市场有关美联储将退出Q E的预期乌云笼罩,新兴经济体货币成为最易受冲击的对象。货币持续贬值、股市吸引力下降,资金撤出甚至引发恐慌,因此一些国家不得不采取措施阻止资本的进一步流出,据估计,印度 、印尼、巴西等国家将继续维持逆势加息步伐。

  逆势加息防范贬值

  8月19日,20种主要新兴市场货币再次出现全线下跌。

  由于资本流出,自从今年5月份以来,印度卢比和巴西雷亚尔分别成为亚洲和拉丁美洲表现最差的货币。今年,印度卢比对美元汇率已经下跌了13%,而巴西雷亚尔同期也已经跌去15%。其他新兴经济体货币中,南非兰特贬值约17%,印尼盾也已经下跌9%。

  为了抑制资本的流出,新兴经济体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加息、实施跨境资本管制等措施,成效并不显著,且由于经济增长放慢,进一步加大了政策决策者的调控难度,也加剧了经济的下行压力。

  目前,在巴西,许多投资者估计,巴西央行还将继续收紧货币政策 , 以阻止资本流出 . 今年4月份,巴西央行已经加息25个基点,而7月31日,巴西央行再上调基准利率50个基点,至8 .5%。据报道,巴西央行上周末开始对9月2日到期的最多达50.4亿美元的货币互换合约进行展期,央行将继续在外汇期货市场执行“特别干预”的政策。今年以来,巴西央行通过货币互换进行干预的规模已经达到了300亿美元。

  印度政府也出台一系列措施防范货币大幅贬值,如自7月份以来,印度政府已采取措施收紧现金供应以及抑制黄金进口,并出人意料地一个月之内两次加息,同时设定面向银行体系的现金供应上限,收紧银行储备金利率,以期控制印度卢比的市场供应。为防止外资大幅流出,印度政府还宣布在电信、保险、石油、天然气和国防等重点行业大幅放宽外资投资上限;印度央行还大量使用外汇资产来稳定市场。

  过去两个月内,印尼央行已经将利率上调了0.75个百分点,期望通过这项措施,控制通货膨胀,增加本土货币吸引力。

  难阻经济增长放慢

  由于新兴经济体正面临经济增长放慢的困境,逆势加息无疑对经济增长无益,并给趋于放慢的经济增加了难题。

  本月初,巴西央行继续下调该国的G D P和工业生产指数。G D P增幅由上期预测的2 .2 8 %下调至2 .24%,工业生产指数全年增幅从2.1%下调至2%。消费者物价指数增幅预测5.75%,年末基础利率为9.25%。就在上个月,巴西政府已经将G D P从3.5%下调至3%。而明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只有2.6%。

  印尼方面,今年第二季度,印尼G D P增速放缓至5 .8%,已经是连续第四个季度出现放缓。

  泰国的数据也显示,由于出口和内需同时不振,泰国经济已经陷入技术性衰退。

  然而,资金的持续流出、美联储退出Q E预期的阴影,使得这些国家被迫接受加息的事实。最近,旧金山联储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Q E对刺激经济和通胀的影响几乎为零。他们认为,Q E对经济增长和拉升通胀的影响很有限;如果Q E没有前瞻指引政策的支持,它的效果就更小了。这些论调的不断出现,以及美国经济数据的波动,无疑会使市场始终无法真正摆脱美联储很快将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预期,使新兴经济体处于腹背受敌的境地。

  一些新兴经济体高度依赖外国资本的流入来弥补经常项目的赤字,因此,资本流出对他们的打击也格外大。尽管不少新兴经济体的外汇储备与金融危机时期相比已经有了大幅增长,但是央行无法大胆地耗尽外汇储备来干预汇市。

  为抑制通胀和本币贬值,巴西央行已经宣布,加息的步伐将延续至2014年。土耳其也已经加入巴西、印度及印尼等新兴经济体的加息行列,以支持本币汇率。渣打银行预计,一些国家将在2014年加入加息的行列。如果资金继续流出新兴经济体,在其他措施奏效之前,逆势加息的队列或许会继续扩大。(经济参考报)

 

  • 责任编辑:渊海子平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