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外汇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重磅事件接踵而至 汇市将迎来“疯狂六周”

  未来六周内外汇市场将迎来美国非农、美联储会议以及德国大选的众多重磅事件,这些事件毫无例外地会对市场产生明显的影响,而当前的夏季清淡交投局面可能也会很快被打破。

  一些市场人士甚至戏称未来六周是“疯狂六周”,本周的美联储会议纪要将为这一系列事件拉开序幕。

  Hong KongInvestment Firm创始人Paul Krake表示,未来六周将充斥风险事件:美联储会议,德国大选以及日本有关是否上调消费税的决定,市场将变得极度动荡。

  821日:美联储会议纪要

  北京时间周四(8月22日)02:00,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将公布7月30-31日会议纪要。交易商希望美联储会议纪要能够反映出,联储内部究竟是要求更快结束量化宽松措施(QE)的鹰派声音还是希望放缓退出QE的鸽派观点占据上风。

  上周,具有投票权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JamesBullard)和非投票委员亚特兰大联储主席洛克哈特(DennisLockhart)均表示,美联储可能并没有足够的经济数据令其在9月份做出缩减购债规模的决定。

  投资者将仔细研读美联储7月30-31日会议纪要,从中寻找有关美联储是否会最早在9月开始缩减购债的线索。

  盐湖城Albion Financial Group的首席分析师Jason Ware认为,经济陷入了一种“不平衡的、吃力的、低于平均水平的复苏”中,但他指出也存在一些令人鼓舞的潜在趋势。

  摩根大通(J.P. Morgan)首席经济学家Bruce Kasman预计,会议纪要将显示,美联储是否计划减少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规模购买方面的讨论。

  822-24日:全球央行年会

  8月22日至24日,全球市场将迎来堪萨斯城联储每年8月份举办的杰克逊霍尔(Jackson Hole)全球央行行长年会。美联储主席伯南克(Ben Bernanke)2006年来首次缺席此重要盛事,不过耐人寻味的是,美联储副主席耶伦(JanetYellen)将主持其中一天的会议。

  作为接任伯南克成为下任美联储主席的热门人选,耶伦在此次会议上的出现令市场猜测,这是否进一步加大了其接任伯南克位置的概率。而耶伦在会议上的演讲和表态,很有可能会被市场认为是美联储未来当家人的立场。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联席首席执行官Mohamed El-Erian上周二表示,这次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的情况可能会和以往不同。他在其媒体专栏中写道:

  过去数年来,投资者高度关注每年8月在美国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全球央行年会,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喜欢透过这一场合提出可能的未来政策方向。从华尔街日报近期的连续报道来看,今年的这次会议不太可能成为市场涨跌的助推器,但这也并非意味着该次会议就该为人所忽略。

  El-Erian表示:“我们知道伯南克将缺席此次会议,而代替他出席会议的FOMC成员在会上所占据的戏份可能相对有限,他们放弃发表个人讲话的机会。考虑到当前美联储未来货币政策存在变数,因此我们不应指望市场会针对会议进程作出本质反应。不过投资者还是会受到部分政策内容披露的吸引,尤其是有关非常规政策的论述,外加全球流动性,政策交叉影响作用,以及国家、国际政策目标的协调过程等内容。这可能为市场提供一些未决问题的部分线索,以及实验性货币政策的更多论述。”

  瑞银(UBS)分析师Paul Richards表示,投资者可能仍将试图寻找央行年会是否会传递出有用的信息。他说道:“我认为面对这么多央行官员济济一堂,我们不会一无所获。”

  Richards指出,国债收益率过快上扬,这可能会令美联储暂停先前的计划,他预计美联储9月开始缩减国债购买的几率只有45%-50%。

  他表示,美联储退出QE的决定将取决于经济强度,但同时金融状况也在美联储考量范围之内。谈及国债收益率上扬的影响,Richards称,“我认为,这就是市场所忽略的。”例如,上周30年期抵押贷款为4.4%,较5月初高了整整一个大点。

  96日:美国8月非农数据

  作为美联储9月会议前的最新一份非农报告,该数据的影响极其重要。分析师认为,不及市场预期的7月非农就业数据对美联储将从9月开始放缓QE的市场共识几乎没有什么影响,现在联储是否会从当月的决策会议之后开始缩减QE的规模将取决于8月的非农就业报告。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美国区首席经济学家Vincent Reinhart表示,美联储的决策,也就是是否会在9月选择QE规模,将完全取决于一个经济数据,那就是8月份的就业报告。

  Reinhart表示:“不温不火的就业报告造成的错综复杂的结果就是,美联储会完完全全取决于经济数据,以此决定美联储是否会在9月选择退出QE。这造成的问题就是预测政策宽紧变得非常困难。如果8月非农报告所揭露的数据较7月就业报告更为强势,那么美联储便可断言经济增速足以适应资产购买的减少。”

  就个人观点而言,Reinhart认为8月非农将会比7月更为强势,所以从这一角度,Reinhart认为美联储缩减QE的时间点并未发生转移。

  美国劳工部8月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7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幅不及预期,不过失业率小幅下滑。

  数据显示,美国7月非农就业人数增长16.2万人,预期增长18.4万人;6月非农就业人数修正后为增长18.8万人,初值为增长19.5万人。美国7月份失业率继续下滑,降至7.4%,预期为7.5%;6月未作修正,为7.6%。

  95日:欧银利率决议

  欧洲经济近期显示出强劲的复苏势头,但其可持续性仍然存疑。欧洲央行首次推出前瞻指引,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MarioDraghi)在8月1日的发布会上表示利率还有下调空间。市场将关注其后续变化及是否会降息。

  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在7月第一次表示,欧洲央行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维持甚至调低目前的利率水平。本月他重申了这一立场试图安抚投资者的情绪,他保证央行不会过早收紧货币政策,此前5月份他下调利率至0.5%这一创纪录的低水平。

  德国央行(Bundesbank)周一表示,如果通胀压力增加,欧洲央行可以通过加息来对抗,即使此前欧洲央行曾表示将长时间保持较低的借贷成本。

  德国央行在的月度汇报中表示,欧洲央行有关低利率的承诺“并不是一个命令”,也不代表他们不会对其进行修改,“如果通胀压力增大,前瞻指引并不排除提高基准利率的可能。”

  周一一份欧洲央行专家与交易商的会议记录显示,如果欧洲央行为了压低货币市场利率而再次降息,最后可能会提高银行对央行融资的依赖性。当前欧元区的主要融资利率为0.5%。

  自美联储6月提出将开始慢慢缩减刺激措施的计划以来,货币市场利率已明显上扬。此外,银行提前返还欧洲央行长期贷款也导致货币市场状况进一步收紧。

  周一公布的会议记录显示,6月17日欧洲央行货币市场联络小组(MMCG)会议上讨论了这些形势变化,一些与会成员对此表达了担忧。MMCG由约20个最大的交易商和几位欧洲央行高级专家组成。

  该小组讨论如何缓解市场趋紧的措施时,提到了降息。欧洲央行5月将指标利率降至0.5%时,就已采取了这一路线,当时还维持隔夜拆借利率在零不变,降低了银行提前偿还央行贷款的动力。但再次降息有可能带来不希望出现的副作用。

  99日:美国国会结束休会期

  这意味着美国的债务上限风暴正式开始,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围绕美国债务及政府支出,两党预计将有一番激烈争斗,其影响将波及全球市场。

  美国财政责任和改革委员会联合主席鲍尔斯(ErskineBowles)此前指出,只有20%-25%的可能性达成一个大范围的协议。

  自从本届国会今年1月就任以来,共和党人领导的众议院与民主党人领导的参议院和白宫一直未能就联邦政府预算达成协议。人们普遍认为,休会结束后国会难以在几天内及时为联邦政府制定新的预算,使联邦政府可能面临经费短缺而不得不关闭的风险。

  美国众议院议长共和党人John Boehner此前7月末发表讲话,讲话内容显示出针对美国债务预算问题,他与白宫和民主党主导领导参议院之间仍然存在分歧。Boehner表示,在削减开支没有实质性进展的情况下不会提高债务上限。

  针对Boehner的评论,美国白宫发言人Jay Carney 说:“我们不会就国会是否有责任支付开支而进行讨论。”Carney表示,任何针对债务上限的讨论都必须建立在“我们是美国人,我们不会违约”的基础上。

  随着美国触发提高债务上限,共和党领袖已经在考虑是否采取措施调整税法。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堵住税收漏洞,然后降低税率。但是美国众议院领导人并没有提供更多的细节。

  917-18日:美联储货币政策会议

  在未来六周中,最为重磅的事件可谓美联储9月会议,多少分析师预计,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将削减当前850亿美元/月债券购买规模。但近期经济数据喜忧参半,就业增速也有所放缓,这令外界对美联储是否如预期般削减购债措施产生疑问。

  美国经济和以往的复苏阶段相比,表现也很差,但是美联储自5月以来一直在向市场释放出信号,表示将缩减购债措施。

  唯一的问题是,美联储将于何时开始缩减资产购买措施。美联储是否会在9月采取行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在此期间出炉的数据。

  摩根大通的Kasman表示,美联储已经令市场做好该联储将退出刺激措施的准备,该联储可能会在9月会议上做出减少每月150-200亿美元债券购买规模的决定。

  Hong KongInvestment Firm的Krake认为,尽管该事件会造成市场波动,但影响可能并不如许多人预期般的那么剧烈。

  他说道:“标普500指数近期可能会出现5%左右的修正,或许更大,但都不是什么大事。市场将会意识到,尽管美联储将减少债券购买,但他们的购买行动仍会延续,只不过速度有所放缓。”

  标准银行(Standard Bank)策略师Steve Barrow 指出,除非失业率数据出现一些完全出乎预料的变化,否则美联储无论如何都会在下个月开始缩小购债规模。Barrow称,他们仍怀疑当前至FOMC下一次会议期间公布的美国经济数据不会真的动摇美联储决定。

  922日:德国大选

  紧接着美联储会议之后,就是德国大选,这被许多分析人士视为欧洲今年最为重大的事件。尽管外界普遍认为默克尔(AngelaMerkel)有望连任总理,但毫无疑问,在大选前后市场还是会出现明显波动。

  民调显示,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支持率大幅领先于反对党,默克尔有望实现第三次出任德国总理。

  默克尔周日警告她的支持者称,不要对可能出现的大选获胜局面过于自满,她认为,此次大选会“势均力敌”。

  默克尔在稍早的演讲中强调了她的核心目标“巩固公共财政”。她承诺将通过更多减支和结构改革措施,在下一个任期力图将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由当前的82%降到60%以下。面对反对党提出的贫富差距过大问题,默克尔表示,将不会对富人采取任何新的增税措施。同时,政府仍会把最低工资的制定权留给企业界。

  民调显示,目前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支持率稳定在42%的水平上,这个数字比反对党社会民主党与绿党的合计民意支持率还要高,同时也比2009年大选前的民调支持率高出8个百分点。

  德国经济今年第二季度增长0.7%,为默克尔进一步赢得选民创造了有力条件。若默克尔获胜,市场应会做出积极回应;但假如她意外失利,则届时市场剧烈波动的局面将不可避免。

  9月末-10月初:日本政府是否会上调消费税

  未来六周内的另一大重大风险事件就是日本政府是否会做出上调消费税的决定。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的联盟党派和前任政府去年达成协议,将在明年4月将消费税率从5%上调至8%,并在2015年进一步上调至10%。

  上调消费税被视为解决日本财政问题的重要一步,但增税法令要求政府证明经济足够强劲,能够经受住增税的冲击。在经济复苏并未稳固的态势下上调消费税恐损害日本脆弱的经济增长。

  更加令人担忧的是,延迟上调消费税可能导致日本股市遭受全面抛售,日元则可能显著走强。Krake警告称:“如果日本政府未做出上调消费税的决定,外国投资者将作出强烈反应并抛售日本股市。因该事件会导致风险厌恶情绪升温,日元也将随之走强。”

  是否提高消费税的决定将于9月底或10月末宣布。安倍晋三正对是否按计划提高消费税感到犹豫。他已指示政府本月稍晚与商界领袖和学者召开会议,评估该措施对经济的影响。

  

  • 责任编辑:渊海子平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