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外汇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谢国忠:人民币增值预期已变成贬值预期

  谢国忠近日表示,现在大家对人民币增值预期变成了贬值预期,热钱流入变成了热钱流出,这对未来的改革非常重要。

\

 

  美元兑人民币走势

 

  独立经济学家、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谢国忠在2013陆家嘴论坛“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路线图”上表示,现在大家对人民币增值预期变成了贬值预期,热钱流入变成了热钱流出,这对未来的改革非常重要。

  以下为谢国忠发言全文:

  谈汇率改革等等,改革谈了20多年一直不了了之,这和国有经济在经济当中的比例有关,和地方政府花钱有关。我觉得这个改革是比较困难的,不是一个技术性的行为,是和整个体制连在一起的。

  第二,中国现在的改革很困难,和10年前相比要困难得多。不改革的后果已经形成了,如果你现在动触及到的问题很多。中国在10年前加入WTO后,竞争力有一个跨越式的上升,这是需要汇率有很大的变化。但是我们当时没有想做,到04年的时候从资金流动上就看出来,货币开始高速增长了。04年,是中国最后一次能够自己改革的时间,到05年国际对汇率升值的压力来了以后,就复杂了。中国选择的道路是人民币慢慢升值,这是整个改革当中最不好的选择,因为它等于引诱热钱进来,所以中国出现了巨大的货币泡沫。08年,又出现了美国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加速了热钱对中国的流入。

  这么多年,中国资产的信贷快速膨胀,引起了整个经济全面泡沫化。现在我们看到,一季度的货币、信贷增长和名义GDP增长是6:1的关系,说明大部分的钱是用去泡沫的。这时候我们又多了一个限制条件,泡沫是否会爆?爆了怎么办?这成为政治上考量的一个限制条件。我觉得,改革可能会很复杂会比较缓慢。不像一些学者或者市场预期的中国的改革会比较快。现在大家对人民币增值预期变成了贬值预期,热钱流入变成了热钱流出,这对未来的改革非常重要。如果让利息比较高,让国内经济来调整,这是一个可能。另外,对资本上的流动性的控制会朝回走会抓住人,是谁把钱拿出去的?第三个可能是让汇率浮动,反应市场的预期。中国的改革,不是一个顶层设计,是以后对市场力量的反应,我个人感觉这是今后1、2年里面我们会看到的。

  我自己的感觉,97、98年的危机,韩国、台湾改革了,货币金融利率体系都现代化和国际接轨了。如果中国没有这样的过程,我觉得很困难。其中有一点,如果我们有市场的压力,它怎么反应?如果每次市场有压力的时候,你更朝市场化走一步,中国就走出来了。市场有压力的时候如果是倒过来走,那就不一样了。

  (责任编辑:DF064)

  • 责任编辑:渊海子平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