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投掌门人难觅 屠光绍再引关注

国家行政管理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告诉记者,目前中国的用人机制也许无法吸引市场化的高端投资人才。

  中国决策层正在为寻找国家主权财富基金的掌门人犯愁。

  原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投)董事长楼继伟履新国家财政部部长两月有余,但是谁来接替他执掌中投呢?“估计最后还是上海常务副市长屠光绍。”5月29日,一位接近中投公司高层的人士无奈地说。其潜台词可能是相关部门“扫描一圈”后回到原点——聚焦于最初的人选安排。

  5月28日,屠光绍仍以上海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身份出席第十届上海衍生品市场论坛。其间,他以“人还在上海”策略回应关于其出任中投董事长与否的疑问。

  中投5月27日对外公布了新任监事长李晓鹏。问及中投董事长人选何时敲定?中投方面称暂无可以对外发布的确切消息。

  一位中投接近人士透露,中投2012年的投资收益率超过10%。楼继伟在述职报告上信心满满,称中投五年滚动年化投资回报逾5%。这对于一个年轻的投资公司来说,表现并不差。

  “根本原因还是企业体制与机制的问题。体制决定机制,机制决定能否留人才。”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对经济观察报(微博)说,“官方投资机构很难出一个像沃伦·巴菲特那样的人物。”

  国家行政管理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告诉经济观察报,目前中国的用人机制也许无法吸引市场化的高端投资人才。

  谁来执掌

  “这都成为中国金融圈高层公开的秘密了。”上述中投接近人士说。原来,自不久前决策层敲定由屠光绍接棒楼继伟,但貌似被婉拒后,遂在诸如央行、国开行、工行等合适人选中找了一圈,也不见有谁动心。

  “高风险,风口浪尖,绩效导向,巿场化诉求与行政色彩机制的予盾。”竹立家这样形容中投高管们的“苦衷”。

  上述中投公司接近人士亦坦言,有关会议确定让屠光绍来,但其顾虑较多。结果发现在合适人选中寻找一遍后,大家都有顾虑。相关机构也在做工作。

  也有监管层人士认为,如果屠光绍离开由其一手主导的上海金融中心,诸多创新改革或将放缓,上海也需要屠光绍。

  可能最让管理层头疼的是,中投每年至少5%的投资回报率。每天睁开眼后需要支付3亿的利息。此外,如果与其他国有金融机构比较,中投有几个不足:机构网络,经营团队,投资平台,稳定的客户关系,以及非市场化运行机制等,高手不愿来,工作也难办。

  加之,“中投有一半资金都在国际市场运作,投资压力与风险都很大。不像国内(中央汇金公司)得益于几大银行的贡献,不难实现既定的利润目标。”上述高层接近人士分析。

  如此,自从诞生之日起就承担了巨大成本压力的中投似乎变成了决策层眼中合适人选谁也不愿意来的“烫手山芋。”包括中投成立之前投资黑石基金的浮亏,似乎也是一个恶毒的咒语。

  这种结果与五年前中投成立之时,公众对中投掌门人的期许形成巨大反差。

  2007年9月29日中投成立时,由原国务院副秘书长转身中投董事长的楼继伟说,中投公司承担着深化外汇投资体制改革、拓展国家外汇储备的运用渠道,提高国家外储长期收益的历史任务。

  迄今为止,在楼继伟看来,中投基本达到成立之初确定的目标,并形成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投资风格和管理模式。

  逻辑上,按楼继伟的说法,滚动年化投资回报逾5%的账面业绩并不差。中投为何会成为烫手山芋?

  竹立家对经济观察报分析,可能在于,公众对极具市场影响力的中投期望值很高,中投一举一动备受关注;工作岗位的“风险”值很高。才出现备选人不愿意接手这块烫手山芋的现象。

  “相信只有真正精通各类投资的人才会去。但某种程度上,中国的用人机制偏偏又很难选聘到类似中投公司所需要的投资人才。”竹立家说。

  对外经贸大学丁志杰(微博)教授也认为,坐在该位置很容易被烧伤。

  作为曾经的中投公司掌门人,楼继伟不是没有被公众言论灼伤过。也许是巧合,在中投公司官网上,楼继伟的最后一篇领导讲话中,有一句“我们这个社会需要理性、宽容”。

  • 责任编辑:墨迹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