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金融街咖啡馆重新热闹起来:顾客热盼IPO放闸

中国证监会所在的北京金融大街附近咖啡馆里的顾客和其他地方的有些不同,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在热切地盼着IPO放闸 ”  2012年初,曾经在证券媒体做过记者的李晨耳闻目睹了财经公关的行业暴利后,在朋友的引荐下进入到了现在的公司做IPO公关。

  中国证监会所在的北京金融大街附近咖啡馆里的顾客和其他地方的有些不同,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在热切地盼着IPO放闸

  4月14日,周日,由于清明节已经过去了10天,北京的天气开始逐渐温暖了起来。位于金融大街和金城坊街交叉口的星巴克金树街店二楼的休息室里坐满了人,靠窗的位置,有5个中年男人围坐在一起谈论着什么。黄生是其中的一位,他是上海一家企业的老板,公司在准备上市,其他四位是他的朋友也是合作伙伴,分别来自投行、会计事务所、财经公关。

  在之前几天,新华社连续3天刊发了5篇聚焦IPO(首次公开发行)重启的文章,让黄生觉得IPO放闸的期限就要来临,于是连夜赶到北京,打算再探听一下具体的情况。不过,就在他到达北京的第二天,证监会发表声明称:不知新华社为何连发IPO评论文章。

  “等得太久了,又被泼了凉水。”黄生起身去续了一杯拿铁,顺便打电话订了机票准备回上海。这次来北京,他主要是想了解一下IPO的情况,还有投行和会计事务所要求提交的自查报告的内容,“新华社总不会随便发文章,也许真的要重启了。”

  在咖啡馆里公然谈论生意,已是金融街一个公开的秘密。包括华尔街、香港中环在内,很多最好的想法和重大决定都来自于一杯咖啡,而不是设施完备的董事会。

  在这个寸土寸金的金融大街,很多银行、资产管理公司乃至一些大型对冲基金没有为他们提供足够的会议室。与狭小、密闭的会议室相比,人们更愿意利用其他的空间,在热闹的气氛里来谈论生意,并最终取得客户的信任,比如咖啡馆。

  一般,他们有两种公认的选择:去五星级酒店的大堂咖啡厅,或者去咖啡馆的分店。“像星巴克这样的,经常去的多是经理级别,谈的生意也不会太大。那些副总裁以上级别的,会更在意保护机密,也更舍得在潜在客户身上花钱,他们一般去威斯汀的大堂咖啡厅。”招商证券投行部的经理范兴说。

  因此,金融大街也成为咖啡馆店主的梦想之地。在金融大街对面的金纺城9号楼里,就有星巴克(金树街店)、雕刻时光、Cost3家咖啡馆,而整个金融街区域仅星巴克就有家,这在其他区域是非常罕见的。

  正因为咖啡馆里的金融人士居多,所以,在咖啡馆也更能感受到金融政策的变化。

  2012年9月,IPO进入实质暂停阶段以后,喝咖啡谈生意的少了起来,“也许和天冷了有关呢,冬天喝饮料的人肯定比夏天少。”星巴克金树街店的店员Jack说。而环境相对宽敞和隐秘的上岛咖啡也同样感受到了变化,“2012年前,还有公司在这里包场举办会议的,比如AIH培训联盟的股东商讨会,但是2012年下半年后,这样的事就很少了。”上岛咖啡金融街店的服务员Lily说。

  “IPO暂停影响了很大一部分人,像投行、财经公关,这些人本身都是咖啡馆的常客,喜欢在咖啡馆里谈生意,打探消息,”范兴说,“可是,IPO暂停后,没有项目的保荐人和财经公关基本上没事可做,就是有拟IPO的企业,因为不能及时兑现,他们也就没什么心思去拉拢客户了。”

  不过,现在人们又活跃了起来。即使是金融咖啡客们不常去的玫瑰园咖啡店,经理王轶佳也明显地感到了变化,“因为我们主要是以工作餐为主,来喝咖啡的人并不多,但最近下午,总有些西装革履的男士三五一群的过来,隐约能听到报表、上市什么的。”玫瑰园咖啡馆位于平安大厦一层,已经经营了14年,每到饭点,100多个位置座无虚席,“位置好啊,要不怎么能干这么长时间呢。”从平安大厦向北,富凯大厦(证监会所在地)、北京银行大厦、中国人寿大厦等依次排开,这里几乎囊括了中国所有的金融机构。

  “平时人就多,尤其是下午4点后上座率能有80%。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这个点人就这么多。”4月18日,下午3点,星巴克金树街店吧台前十几个人在排着队等着点饮料,而二楼的休息厅座无虚席。Jack摇晃着一把饮料壶,对面前点饮料的顾客说:“这没了,你能换一种茶么?”按照以往经验,每年进入5月天热起来后,人流就开始明显增多,但今年,3月底就忽然出现了许多人,有些还拉着黑色的大拉杆箱,一看就是从外地过来的。

  • 责任编辑:岩实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