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保险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农业保险理赔难:养禽户因H7N9是新病毒巨亏

  “不瞒你说,这两个月把我这些年的所有利润全贴进去还不够,全赔光了。”江苏三德利牧业发展有限公司经理朱晓演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现在,银行贷款没钱还,保险赔付没着落,我真是愁断肠,整个人像害了一场大病。”

  前几天,朱晓演到扬州参加全国畜牧业的一个年会,一位副会长对他说,老朱啊,这次真正死于H7N9禽流感疫情的是二三十个人,而血本无归的养殖大户,远不止这个数。

  养殖户的血泪账本

  三德利是一家具有相当规模的以优质肉鸡养殖为主导产业的现代农业企业,去年出栏各类商品鸡1813万羽,销售收入3.19亿元,为农民增收3507万元,提供1000个就业岗位。今年4月份突发禽流感疫情后,所有孵化的苗禽均卖不出去,苗禽只能深埋掉。朱晓演拿出个账本说,截至4月22日已生产苗禽594.46万羽,埋掉苗禽410.98万羽,其中埋掉鸡苗342.7万羽(鸡苗成本2.3元/只),鸭苗68.28万羽(鸭苗成本2.7元/只),疫情严重的时候,市场出现恐慌性抛售,公司没有资金,饲料都快供应不上,养不起,只能以4元一公斤的低价出售183.48万羽,光这一块就直接产生亏损1317.6万元。“没办法,当时看不到底在哪里,只能挥刀断臂求生,回收了千把万买饲料,让另外的家禽能有食吃。”朱晓演说。

  朱晓演的报表显示,目前公司现有的存栏种鸡55万羽,种鸭20万羽,所有种禽一天的饲料费用需36万余元,每月饲料成本1080万元,人工成本接近200万元。4月份,一个月的时间,因苗禽及人工、饲料成本直接亏损达到1800万元,而勉强撑到现在,累计亏损超过3000万元。朱晓演称,前些时候市长也来了,看了也很着急,帮助协调银行,争取到千把万的贷款。公司每年为鸡场投保的活禽类保险费在20多万,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到一分钱的理赔,上周开始,随着部分地区活禽市场的开放,鸡场陆续开始出货,但企业的困难还远未过去,依然举步维艰。

  在三德利隔壁的薛阜镇上,有家恒荣畜禽公司,是一对年轻大学生的创业项目。谢彬和他的女友在父母支持下办了这个蛋鸡厂,存栏量有12万羽,是常州最大的蛋鸡养殖企业,年产无公害鲜鸡蛋2200吨,满足了金坛市60%的市场消费需求。受疫情影响,鸡蛋出厂批发价格从3月份月均4.2元/斤降到疫情暴发后的2.7元/斤,每天差价损失18000元;鸡蛋销量只有疫情暴发前的20%。到4月底,公司库存的鸡蛋已有80多吨,仓库里鸡蛋堆积如山,养殖场里到处是脱毛后卖不掉的老母鸡,而出笼的苗鸡无处安身大量死去,小谢和女朋友两个人都蒙了,蛋每天还以4吨的数量递增,气温逐渐升高,鸡蛋保鲜期限有限,女朋友急得直哭。两人发动同学、亲戚、朋友、熟人找销路,最便宜的时候2.5元1斤就卖了,只要听说哪要货,再晚再远都立即发货。3万多羽待淘母鸡已经过淘汰期限一个月,目前无法进入市场销售,每天饲料及其他成本要4万多元,两个月时间把4年赚的钱全赔进去。“又脏又累又不赚钱,出这么大的风险没有一分钱的补助,农业太脆弱了,女朋友已经打退堂鼓说不想干了。”小谢说。

  • 责任编辑:叶青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