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银行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农商行高薪酬的背后:职员本地化烙印明显

  5月的一个周日下午,珠三角某发达城市A市城郊中心刚开业的购物中心咖啡店里,几位来自不同银行的年轻客户经理正讨论着各自的薪酬待遇。他们身后一片片崭新的大型楼盘刚刚经过一场豪雨的洗涤,很难想象5年前这里曾是一片绿油油的农田。

  “我去年拿到手接近16万元。”在A市市区一国有银行支行工作满3年的对公客户经理小翁说到。小翁的客户大多是市中心区的中小型外贸企业。

  “我去年接近20万元。”与小翁同期进入该国有银行培训的客户经理小王说。由于小王在城郊的支行,存贷款需求大的电子制造业企业多,他的业绩也自然好过小翁。

  一直默不作声的农商行对私客户经理小李开腔了,“先不说我去年收入是多少,我们行一个柜员的收入就和你俩差不多了。”

  原来,小李的客户清一色都是本地村民,这几年房地产开发浪潮席卷城郊地区,土地、楼价升值以倍数计,村民靠卖地、盖楼收租赚得盆满钵满,有的甚至盖起厂房出租给外资企业,然后举家移民。在这些富得流油的本地客户的支持下,小李的存款和理财产品销售指标都出色完成,其所在农商行的存款规模年年在该地区的银行中保持领先,薪酬待遇自然水涨船高。

  相对小王和小翁,小李能入职这家城商行有他的自身优势,这家农商行用人偏向于具有本地户籍且能掌握本地语言的,所聘员工多由本行职员推荐,校园和社会招聘少之又少。“本地客户经理往往能更好地服务本地客户,毕竟有些客户连普通话都讲不好。”小李说。

  农商行的出色业绩和薪酬并非A市独有。记者了解到,在全国许多发达的省市,农商行的业绩都保持在当地金融机构前列。在我国银行业仍以存贷利差为主要利润来源的情况下,存款多寡决定了银行的盈利水平和职员的薪酬福利。

  以乡镇民营企业发达的温州为例,温州银监局近期发布的4月温州银行业监管统计月报显示,农村合作机构(包括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和农村信用社)当月的本外币存款规模达1440.96亿元,接近所有股份制银行1720.77亿元的存款规模,且超过了温州的存款“一哥”农行的1373.22亿元。

  • 责任编辑:叶青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