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上市公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葛文耀惊魂15日 对擂平安三发停战信号

2013年5月13日,葛文耀被大股东平安免去了家化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接下来,双方互相指责攻击又握手言和,然后又爆发新的战争。” 

\

 资料图

  “改制后的条件很好,最不好的条件就是我年纪比较大。”平安入主上海家化,曾经给家化的创业元老葛文耀带来打造时尚帝国的憧憬,然而,仅仅一年多后,双方就撕破了脸。2013年5月13日,葛文耀被大股东平安免去了家化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接下来,双方互相指责攻击又握手言和,然后又爆发新的战争。

  在刚刚过去的15天里,65岁的葛文耀所经历的惊心动魄,实足是一幕跌宕起伏的商战大戏,一方是面目模糊的资本,一方是英雄迟暮的企业家,阳谋和暗流先后登场,同样地汹涌。

  “这个事情先告一段落,双方已经休战了。”5月25日,电话里的葛文耀声音沙哑。休战,这次是真的吗?

  “双方已经休战了”

  很显然,葛文耀现在并不愿提起与平安的矛盾。他对北京晨报记者一再表示,“这个事情等过一阵再谈,关于我个人有什么问题他们可以向政府反映。”

  从5月13日双方公开内斗以来,葛文耀此前已经两次发出停战信号。5月16日,上海家化股东大会上,葛文耀公开致歉并释放和解信号。5月20日,一封举报上海家化存在秘密账户,涉及利益1.5亿元的“匿名信”再次将葛文耀逼出来,葛文耀在微博上表示,“匿名信这招也使出来了,黔驴技穷了吧,我本已停战,被逼出来的,抱歉!”

  就在大家以为家化内斗“第二季”即将轰轰烈烈上演之际,葛文耀再次表达了休战的意愿,“有人短信我,所谓内部人匿名信事件非高层所为所愿,是上海某些人在策划。我愿意相信,因为这件事最终伤害了谁是显而易见的。我答应停战,但这种事来袭,为了投资者利益、员工的安定和公司经营不受影响,不得自证清白。”

  “海鸥表项目已不可能”

  5月25日,葛文耀连发了数条微博为海鸥手表的新品摇旗呐喊。“天津海鸥技术中心在马总带领下,有许多曹维峰这样国际水平制表大师和几十个复杂表装配的高级技工,是该厂的核心竞争力,也是中国制造的希望。听介绍,今年1至4月,该企业利润名列天津轻工第一,但潜力远远没发挥出来。天津各级政府要珍惜这个民族品牌。”

  就在很多人以为葛文耀所坚持的海鸥手表投资项目有所转机时,葛文耀向北京晨报记者否认了大家的猜想。“收购海鸥表已经不可能了,大股东不愿意”,葛文耀的言语间充满了遗憾。

  一波三折的“联姻”

  从2011年11月改制成功的“天作之合”,到2012年底家化与平安的矛盾公开,再到今年5月双方斗争的“白热化”,家化与平安的“联姻”一波三折,这其中,最受煎熬的是葛文耀。他先是被撤去集团董事长的职务,接着又忙着在微博上为自己的名誉而战。

  葛文耀曾经表示,2011年家化集团改制的消息传出后,马云、柳传志都找葛文耀谈过。当时,25家PE争夺家化盛况空前,这些企业“大部分是由于价格比较高而退出,平安和海航坚持到最后”。尽管葛文耀称,最终选定平安是“政府和专家通过打分选出来的,都不是我选的”,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力挺平安收购家化的正是他本人。

  葛文耀也曾经在一档电视访谈节目中透露,平安与上海国资委正式签约的前一晚,双方在合约细节上有了分歧,从下午3点争执到晚上9点,互不让步之际,是葛文耀从香港飞回上海,出面调停。此前为“帮助”平安入局,上海家化抛出“三年内不融资”的毒丸计划,吓退了频频运用再融资杠杆的海航。最终,平安信托旗下的平浦投资在2011年11月击败海航商业,以51.09亿元摘得家化集团100%股权,成为上海家化第一大股东,虽然平安比海航出价低了近6亿元。

  平安靠什么击退了竞争者?业界流传的段子是,当时平安老总马明哲说的“我们会长期持有家化,支持家化集团发展成中国的时尚产业集团”的一席话打动了葛文耀。不过,一年后,平安和葛文耀等家化元老的矛盾公开化,直到2013年5月,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葛文耀上海家化集团董事长的职务被废黜,取而代之的是平安信托副总经理张礼庆。这一切,使得葛文耀力主平安入主家化的举动被形容成了“引狼入室”。

  更凶险的暗战仍在继续

  “目标不同,性格强硬,最好的结果是同床异梦,最坏的结果是厮杀不断、两败俱伤。”知名财经评论人叶檀这样评述家化内斗。

  在业内人士看来,和平安闹掰与葛文耀强势的性格有关。“平安再有钱,葛文耀也不可能对它言听计从”。65岁的葛文耀是中国化妆品行业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家,他从1985年开始担任上海家化前身上海家用化学用品厂厂长,之后上海家化从一家固定资产400万元的企业,成长为年营业收入达45亿元的中国最大的化妆品公司。

  葛文耀一直宣称要打造中国人自己的民族品牌,对抗外资品牌,这也让公众对这位65岁的老人有着天然的好感。5月13日,葛文耀被平安卸掉家化集团董事长职位时,除了少数“冷静派”,包括基金经理、股民在内的所有旁观者都站在了葛文耀这边。“按照此前协议,平安属于战略管理,只派董事进入董事会”,尽管葛文耀认为平安换掉董事长,明显违背了协议,但面对大股东的决定,葛文耀依然无能为力。

  而葛文耀所坚持的海鸥手表投资项目被普遍认为是双方斗争导火索的开始。

  从去年4月开始,葛文耀放出了参股海鸥手表的风声,以手表作为时尚帝国的另一块敲门砖。平浦方面难以忍受,提出不同意见。去年12月18日,平安入主家化集团后的第一次股东大会上,葛文耀首次正面回应称,“股东不同意这个项目,我可以通过个人的资源去做这个事情。”此事以平安最终占据上风宣告结束。不过,在另一次平安意图出售家化集团资产上,葛文耀获得了胜利。

  双方矛盾发酵的结果是,到了今年5月,双方开始激烈地对攻,尽管由于上海市国资委的介入,双方表面上握手言和,“匿名信”事件的曝出则印证了战争没那么快画上句号。在大多数基金经理看来,更凶险的暗战仍在继续,上市公司控制权会是下一个战场。

  强人葛文耀何去何从?

  “可惜强人不是主人”,在业内人士看来,葛文耀的尴尬和他在上海家化所处的位置有关。

  上海家化改制后,葛文耀身份一下从国企领导变成一个职业经理人。“没有股份,只有少部分期权。”葛文耀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曾坦承,当时有两个方案,其中给他一个变相MBO(管理层收购)方案,他放弃了。“MBO对我一生的清白有影响,所以我放弃了。”

  “对他来说,MBO几乎是唯一选择,要么自己成为股东,像柳传志那样,要么就成为李经纬式的人物。”上海某券商投行高层曾表示。所以,没有股份的葛文耀没能成为柳传志,他甚至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

  回想平安刚入主家化时,葛文耀曾经意气风发地表示,改制后将开足马力做三件事:首先是做强化妆品主业,其次是收购海鸥手表厂,第三是振兴老的民族品牌。而现在,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按照现在发展,再过两三年就可以退了。但是现在要看大股东是否愿意让我干到那时候了。”在股东大会上回应退休时间问题时,葛文耀这样表示。实际上,即使平安不争夺上市公司的控制权,葛文耀的宏伟蓝图也很难全部实现。

  • 责任编辑:墨迹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