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上市公司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上海家化平安内斗暂休 时尚帝国梦存隐忧

掌门人葛文耀任期还剩两年,接班人悬空;5月16日,在家化2012年度股东大会上,葛文耀对接班人一事讳莫如深,只是再三表白:“万一我不做了,家化仍能发展,我有自知之明。” 

\

资料图 

  掌门人葛文耀任期还剩两年,接班人悬空;专家称家化将面临资本主导。

  上海家化与大股东平安信托之间的纷争暂告一段落,随着内斗事件逐渐平息,5月23日,上海家化股票逆势大涨,盘中最高涨近9%,最终报收67.9元,涨幅7.52%,因上海家化股票下跌而“受伤”的基金亏损额缩减了50%。

  这轮“内讧”虽未对家化的业绩造成明显影响,但对争执的双方来说,此前的亲密盟约关系已告分崩。失去资本的认同,上海家化董事长葛文耀辛苦筑造的时尚帝国之梦该何去何从?

  股权改制“一致对外”

  这场与资本的恶战已非上海家化经受的第一次考验。作为在企业化道路上摸索了近30年的老牌国企,上海家化的来路并不平坦。

  1991年,上海家化被政府安排与美资合并,旗下民族品牌露美、美加净一度被“雪藏”;其后,在有关部门的主导下,先后接过上实日用化学品控股有限公司、上海日化集团等同类国企的沉重担子。1995年,上海家化集团成立,2001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对于深刻体会了国资体制桎梏和外资游戏规则的家化来说,平安曾经是其最优之选。

  2010年12月,家化的重组大幕正式宣布开启,葛文耀接连开出一系列条件,为上海家化的未来规避风险:避卖外资、受让价资产规模不得低于500亿元、受让方及其关联企业与上海家化主营业务不存在同业竞争关系,项目不接受联合受让、受让方5年内不得转让股权,上海家化实际控制人5年内不得发生变更等。

  层层筛选下,一众实力雄厚的外资和国内投资者纷纷退散。而平安作为少有的符合条件者之一,最终被家化选为良配。

  事实上,当时除了平安之外,财力强大的海航也对上海家化表达了足够诚意,甚至愿意在家化51亿元的估值基础上再上浮20%-40%作为条件。

  知情人称,是平安方面的表态决定了葛文耀和家化最后一轮的抉择:“家化是一家能与外资竞争的企业,平安也准备在金融开放后与外资竞争。”

  如果说这番自白触动了葛文耀当时作为民族品牌掌舵者的情怀,那么平安后面这句表态的诱惑力显然更大:“保险资金的成本只有4.5%,我们会长期持有家化,支持家化集团发展成中国的时尚产业集团”。

  时尚产业集团也正是葛文耀一直以来的梦想。至此,上海家化与平安正式达成了看似志同道合的合作契约。

  2011年11月,上海家化集团完成股权改制,实际控制人由上海市国资委变更为中国平安。从股权结构上看,平安集团直接和间接持有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家化集团的上市公司)27.59%的股权。

  国际范儿”的高定价

  上海家化早已经开始了高端时尚品牌的布局。掌舵人葛文耀危机意识十足:“只有进入高端市场进行差异化品牌战略,才能抵御外资的竞争。”

  1998年,上海家化推出了主打中草药概念的护肤品牌“佰草集”以及模仿西方大牌的香水品牌Distance。西化的Distance不久落败,而充满东方元素的佰草集则成长为家化后来的盈利支柱。2007年,佰草集销售达4.2亿元人民币,该品牌已经连续多年保持了100%以上的增长速度。作为上海家化第一梯队,自2008年开始,佰草集相继打入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土耳其、波兰、丹麦等欧洲国家市场。

  “佰草集为什么今年能卖到20个亿?”2011年11月,葛文耀对着媒体自问自答:“因为它的价格比好多国际大品牌都要贵。”

  “双妹”品牌的试水显然也在延续这一理念,而定位则比佰草集更上一层,从化妆品、首饰、包等大类发力,向奢侈品阵营进军:双妹一款50克的面霜在千元以上,令不少国际大牌相形见绌。与之相对应的是购买者寥寥。虽然家化的市场部负责人拒绝透露双妹的销售情况,但记者注意到,在天猫旗舰店上,双妹品牌销量不错的产品,上线至今只卖出十几件。

  除了“双妹”,上海家化以振兴老品牌的方式打造时尚帝国的战略中,还包括一桩收购“海鸥”手表的旧梦。然而此时的平安却与家化同床异梦。

  葛文耀一个人的“中国梦”

  海鸥手表是一直让葛文耀心心念念的项目,但与大股东平安彻底“闹翻”后,这彻底成为了葛文耀一个人的“中国梦”。

  60年前,海鸥集团研制出我国第一只机械手表,如今,海鸥集团机械手表机芯年生产能力达到600万只,并且掌握代表国际水平的陀飞轮、三问、万年历三大中心技能。但海鸥也存在发展的劣势:没有市场,缺少渠道,资金周转困难。

  平安的进驻曾给葛文耀带来希望。投资之初,平安信托曾承诺,针对家化集团日化产业链延伸、化妆品专卖店、直销品牌、精品酒店、高端表业等时尚产业拓展追加人民币70亿元投资。

  去年6月还有消息称“天津手表厂正在走程序,希望能放进上市公司”,但到去年12月,在海鸥手表项目上,平安与家化产生了严重分歧,平安对海鸥表项目并不看好,在半年前的一场股东大会上,提及此事,葛文耀直言,“如果股东有不同意见,我不会强行去做,大家(对于海鸥)判断不一样,那就先放一放。我的产业梦想和具体投资是两回事。”

  从此,上海家化投资海鸥手表的项目被搁置。日前,上海家化的股东大会上,葛文耀宣布未来上市公司对于并购项目将集中在日化领域。而葛文耀在被罢黜了上海家化集团董事长后,过去主要由上海家化集团公司布局时尚帝国梦也几近瓦解。

  但葛文耀个人并未放弃海鸥手表项目,今年年初葛文耀抛售上海家化股票套现300多万,有分析称他个人要投资海鸥表。今年1月5日,葛文耀在其第1000条微博中称,看到85岁的诸时健种励志橙,很受震动,还想做两件事,一是集中精力做好化妆品业务,二是利用业余时间,带几个人帮助海鸥表做成一个国人可以引以为傲的民族品牌。“这是我的中国梦。”葛文耀说。

  接班人悬空成最大隐忧

  对于此次平安和上海家化的内斗,日化营销专家张兵武称之为“乱象的开始”。

  张兵武说,平安是做资本,上海家化是做产业,两者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们的联姻一开始就是强扭的瓜。“今后谁来统合这些品牌,以后家化可能就面临资本主导,而不是产业主导”。

  目前,平安和上海家化的内斗暂告一段落,股价也有所反弹。但毕竟,裂痕已经存在并且难以逆转,未来的分歧还有很多。对股东而言,上海家化仍然充满了悬念和不确定性。

  最大的悬念在于管理层。

  2011年家化集团实现股权改制,葛文耀作为上市公司董事长,任期被延续到2012年;而在随后2012年底的股东大会上,因为得到基金的力挺,葛文耀再次成功连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任期延长至2015年12月。如今双方势同水火,葛文耀在家化的余日也并不自在。未来葛文耀时代结束后,接班人也将成为上海家化的一大问题。

  现年45岁、曾任上海家化品牌经理和品牌管理部经理的王茁被外界猜测是接班人的可能人选。事实上,早在去年12月,上海家化董事会换届选举的布局中,65岁的葛文耀就已经流露出对接班人的意向。除王茁之外,新任总经理班子中另一位副总方骅也得以留任。而与此同时,平安也未曾停止向上市公司的渗透,在这次换届中,平安信托董事长童恺正式进入董事会。

  5月16日,在家化2012年度股东大会上,葛文耀对接班人一事讳莫如深,只是再三表白:“万一我不做了,家化仍能发展,我有自知之明。”

  但在张兵武看来,葛文耀是上海家化的“定海神针”,平安很难找到一个有丰富经验的人来代替他。

  在上海家化的员工看来,公司的未来更是系于葛文耀一人身上。一位在上海家化工作五年的员工对记者表示,葛文耀在上海家化的威信很高,“葛总关心员工,要求公司工会要为员工谋福利,开展业余活动,每次活动都能吸引上百员工参加。”他说,“希望平安了解到这一点,支持对家化的各项工作,而不要过多干涉”。如果2年后,葛文耀退休了,上海家化会怎样?他说:“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可能得到那时候才知道。”

  • 责任编辑:墨迹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