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券商逆袭突围:自营资金接棒与8号文躲猫

  北京西单商业街,每天数以万计的购物人群蜂拥而至,这里也长期驻扎着回收各类购物卡、图书卡的“黄牛”,为需要配置现金流动的“持卡族”套现。

  黄牛党操作手法非常简单,每张卡50、60元的利润算是可观,但这样的理想状态并不常见。所以他们更倾向于跑量,批量操作快速结利。

  可西单的“黄牛党”与坐落在两公里外的金融街“倒爷”们相比,也只算是“小巫见大巫”。从2012年起,从高歌猛进的信托业,到券商、基金、保险公司的资管业务“大松绑”,中国的泛资产管理行业正进入一个全面混战的时代。

  但不论是银信合作、银证合作,还是银证信合作,“目前仍停留在帮助银行搬运资产阶段,成为银行表内信贷类资产转移至表外的主要通道。”某国有大行资管业务部的王琳琳(化名)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银监会推出的8号文力求规范非标准债权市场,意在压缩券商、信托公司、第三方机构的通道业务,但目前看来,“猫”显然落后于“鼠”。

  自营资金曲线接棒

  银监会一纸铁规,雷厉风行地挤压着泛起泡沫的银行理财业务,时隔两月,金融市场依旧受此震荡。

  8号文第二条规定,商业银行应实现每个理财产品与所投资资产(标的物)的对应,做到每个产品单独管理、建账和核算。

  “这对商业银行创新的积极性有非常大的挫败。” 某股份制银行北京分行私人银行部蔡建表示。

  但银监会在关上了“理财资金池”这扇门时,仍保留着“银行的同业资产或自营资金投资去向”这扇窗。其中,8号文规范的主体集中于银行理财资金,但对于银行的同业资产或自营资金却并无严格限制。

  “这对于不差钱的大行来说,意味着可以直接拿银行的自营资金接非标业务了。”王琳琳称。也可以采取银行自营资金投资信托受益权的一种典型模式。王琳琳坦言,“很多中小银行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利用自营资金曲线投资非标业务。”

  • 责任编辑:叶青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