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信托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兴业信托滥选地下私募惹官司

  原本只是一起普通的地下私募理财纠纷案件,却无意中牵出了兴业信托一个巨大的资金托管黑洞:将巨额信托资金违规交给其他机构独自运营,更要命的是这家机构还是一家似乎并不具投资咨询资质的地下“黑私募”。

  北京维权律师张远忠昨日对北京商报记者爆料称,其已代表其代理的受害人向银监会和证监会投诉了兴业信托和一家名为神码投资的机构,并向海淀法院提起维权诉讼,此案源起一起投资理财纠纷案。

  而据受害人医圣神农公司董事长梁学军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梁学军于2012年6月与神码公司、自然人袁磊和朱玉峰三方商定,以近500万元受让后三者共计约600份兴业信托·神码投资机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标的信托”)的次级受益权。而当梁学军缴款后,兴业信托拒绝为其办理相关权益手续,理由是该信托计划合同明确规定标的产品的次级受益权不得转让和质押。

  损失惨重的梁学军只能通过律师向银监会投诉兴业信托和神码投资,并提起诉讼。表面上来看,这起纠纷纯属标的信托受益人与第三方之间私下违反合同约定进行权益转让,与兴业信托本身并无太大关系,但问题绝不止表面那么简单。

  北京商报记者多方了解获知,标的信托实际是一款私募产品,于2011年6月成立,募集资金1.2亿元,投资期限为两年,主要投资于沪深两市的股票、债券、认购新股、认购权证及其他金融工具。而神码投资即标的信托的投资顾问,其主要负责人正是袁磊和朱玉峰。

  问题在于,北京商报记者在证券业协会网站上未能查到神码公司拥有证券投资咨询资格,也未能查到袁磊、朱玉峰等人拥有证券投资咨询资格。这也意味着,与兴业信托合作的标的信托实际操盘方神码投资很可能是一家地下私募。

  张远忠指出,“在产品实际运作中,作为托管人的兴业信托竟然将1.2亿元资金全权交给这样一家没有资质的投资公司打理,信托计划成立时是如何进行的尽职调查呢”?梁学军也表示,标的信托合同注明信托公司将对资金进行相应的监管,但显然这些规定并未实质落实。

  对于上述指责,就此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兴业信托,公司负责人表示不接受采访,也并未给予说明。

  • 责任编辑:叶青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