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基金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李旭利二审全盘翻供 入罪证据三缺一

  一审被判“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罪名成立、获刑四年并处罚金1800万元后,李旭利仍在继续自己的“无罪辩护”之旅。

  在23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的二审现场,李旭利全盘推翻此前口供,自称遭遇办案人员“威胁”才“炮制”出认罪的供词。而李旭利的辩护律师则借“非法证据排除”发力,在庭审现场促使公诉方主动撤销了一审中的重要证据——李旭利妻子袁雪梅的口供,致使支撑罪名成立的三个人证骤然缺失重要一环。

  但公诉方仍坚定地认为,原判认定李旭利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程序合法,量刑适当;上诉人提出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成立,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该案23日未做最终判决。

  辩护方“穷追勐打”

  23日上午9点半,庭审准时启动,李旭利的辩护律师便迫不及待地亮出了自己的“撒手锏”——要求法庭进行“非法证据排除”。

  辩护律师骤然发力的“非法证据排除”,直指定罪李旭利“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的多项证据存在违法可能。辩护律师在庭审中表示,李旭利之所以在审讯中承认罪名,是迫于办案人员“如不承认就将你妻子羁押”的威胁,担心自己和妻子均获罪后七岁的孩子无人看护,并非其真实意愿。辩护律师先后出示了三份证据,分别为李旭利在审讯期间写给妻子袁雪梅和另一重要证人李智君的字条及录音,其内容均为劝说他们提供证明李旭利有罪的证词。辩护律师认为,这些证据足以表明,李旭利的认罪供词是在承受办案人员威胁的压力下形成的,属于“非法证据”。

  此后,辩护律师通过出示证据和盘问证人的方式,反复质疑李旭利案中多项证据的合法性。在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负责侦办此案的两名侦查员先后出庭作证时,辩护律师频频诘问他们是否在抓捕李旭利并将其带回上海的途中进行语言威胁,但均遭侦查员否认;而对于侦办案件期间,侦查员主动将李旭利所写字条及录音提供给袁雪梅和李智君的行为,辩护律师也不断强调其不合法,期望借此进一步推动非法证据排除,推翻李旭利的现有罪名。 或许受辩护律师在法庭上激情陈述的影响,李旭利在庭审现场一度哽咽。“在审讯的当天,警察告诉我,我妻子也被同时传来问询,如果不承认,将会一并羁押。”李旭利情绪有些激动地说,“当时我家里已经没有大人了,小孩子还只有六岁多,一个人在家里已经一天了,我实在没有办法。”随后,在下午的庭审过程中,李旭利主动发言,全盘推翻了自己此前的供词。

  • 责任编辑:冬日暖阳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