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股市研究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康芝药业被指虚构交易 前审计总监看守所实名举报

实名举报信矛头直指康芝药业2011年-2012年存在虚增利润、粉饰业绩、违规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虚构交易、隐瞒关联公司等重大违法行为。实名举报康芝药业存在诸多重大违法行为的,正是上市公司曾在公告中致谢的前任审计总监、审计部负责人何晓梅。

康芝药业被指虚构交易 前审计总监看守所实名举报

资料图

  5月8日,本报记者飞抵海口的第二天,期望能在看守所内对何晓梅进行采访。但由于何本人正处于审查起诉前的批捕收押阶段,任何与案件无关的外人都不得与其接触,几经努力最终未果。只得委托律师,将采访提纲带入看守所内,请何对举报有关问题逐一进行答复,律师再将回答问题的录音或手写的简要文字带给本报记者。就这样一个在铁窗内,一个在铁窗外,辗转完成无法当面对话的特殊专访。

  5月20日,针对举报的关键问题,本报再次以同样方式与何质证。需要反复核证的问题多达数十个,何辗转提供给本报的专访录音时长有四十多分钟。

  “为弥补2010年瑞芝清事件爆发导致的销售收入下滑, 掩盖主推品种度来林销售情况不如人意,康芝药业营销公司(海南康芝药品营销有限公司)通过虚构其他品种的销售,虚增销售收入”,此为何晓梅实名举报康芝药业的头号违法问题。

  此外,据其提供的证据显示,公司还可能存在资金不入账、设立两套不同账本、隐匿关联交易等多种违规违法行为。

  两年利润超三成虚增

  如举报人举报内容准确无误,则康芝药业两年累计利润至少三成以上是水分。

  据了解,康芝药业营销公司虚构收入的具体做法如下:其先通过事先找到的“过票公司违规开具药品购进增值税专用发票,这些“过票公司”主要有揭阳嘉信(揭阳市嘉信药业有限公司)、揭阳长懋(揭阳市长懋药业有限公司)、揭阳康特(揭阳市康特医药有限公司)、揭阳康泓(揭阳市康泓药业有限公司)等;同时,康芝药业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给事先约定的下家(客户)公司,金额较大的有广东大翔(广东大翔药业有限公司)、海南宜通(海南宜通医药有限公司)、海南昊德(海南昊德医药有限公司),并按开票需求,康芝药业营销公司海口财务部配合开出对应的采购入库单,以及销售出库单,以完成单据的配套造假。

  康芝药业业绩报告显示,2011年中期,广东大翔、海南宜通、海南昊德在公司前五名主要销售客户名单上分别排名第二、第三、第四。对这三个客户的销售收入总计28,130,580.73元,占公司销售总额的比例合计为20.87%。

  而2011年末,广东大翔名列康芝药业应收账款前五名之首,其名下的应收账款金额高达52,503,316.92 元,占公司全部应收款总额46.31%;截至2012年末,广东大翔、海南宜通仍为应收账款前五名中的前两大客户,这两家公司的应收款金额合计占公司同期应收账款总额的34.28%,达1700余万元。

  举报人何晓梅审计过程中还发现,康芝股份控股子公司北京祥云药业2011年-2012年少计费用虚增利润900多万元。

  2011年-2012年,康芝药业合并报表利润两年合计2686.5万元,康芝药业通过虚开发票、虚构交易和少计费用虚增的利润合计1600多万元,同期虚增利润金额占公告利润的33.5%。如举报人举报内容准确无误,则康芝药业两年累计利润至少三成以上是水分。

  “已销售”产品被成批销毁

  仓库主管人员报告,由其保管的度来林12袋/盒共计2600件,等待销毁。

  何晓梅在审计过程中发现,康芝药业营销质管部除按开发票要求配合开出相应的出入库单据外,还按公司要求伪造多家供应商销售出库单,并按公司授意,私刻多家供应商印章。

  她指出,康芝药业营销销售产品分为基药、普药和其他品种。在这三大类销售药品中,基本药物监管相对严格,作假难度相对较大;公司利用普通药物监管存在的漏洞,采用自制供应商产品销售单、私刻供应商印章等手段虚构采购交易,通过制作虚假产品采购入库单、产品销售出库单及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手段,实现虚增销售收入,虚增利润。至于所谓的“其他品种”,实为公司用以虚增收入、虚构采购交易、达到虚增收入与利润目的的幌子。

  2012年底,审计部在审计中发现,合计750件、每件300盒的公司主打品种度来林(18袋/盒,生产批号分别为2011年3、4月份的多个批次)被集中在车间,由车间工人逐袋剪开销毁。

  而在公司废品库中,发现数十包已拆出的该批次包装盒及说明书。

  2013年1月,审计部开展单据连续性审计时调阅了一本2012年5月的销售出库单,并与开单人员吴XX及印章保管人李X进行沟通,确认了康芝药业授意伪造单据的事实。该单据分别保管在康芝药业营销质管部海口的办公室,以及康芝药业营销公司位于海南洋浦的办公室。至于伪造多家供应商出库单,何晓梅向监管部门及本报提供有视频证据。

  内外两套账,小金库调节利润

  康芝药业营销设内外两套账,海口财务部核算外账;内账由广州财务部核算。

  公司审计部还发现,2011年-2012年,北京祥云药业分别支付销售费用(即回扣提成)465万多元和440多万元,因不能取得发票,而一直挂在预付账上。据了解,2011年底,为保证公司合并报表不亏损,公司指使资金主管陈XX,自私设的个人小金库账户(户名:洪XX)汇款到北京祥云药业财务副总周X的个人账户500万元,指示周X取现后做上述预付账的现金收回处理。2011年通过上述手法少计费用,公司虚增利润465万多元。2012年1月-6月,康芝药业通过向北京祥云药业提供广告费发票的方式,将上述465万多元套现,归还至上述小金库账户。2012年度,其还以同样方式支付销售费用(即业务回扣提成)440多万元,并于2012年12月底以同样方式处理。

  据何晓梅称,康芝药业设洪镇和个人账户,公司部分收入包括废品收入、大客车报废收入、仓库租金收入、员工内部购药收入及违法套取公司现金等其他交易,直接汇入洪镇和的个人账户,2011年12月,该账户曾汇出500万元到北京祥云财务副总周铁的个人账户,提现后用于冲回费用,虚增当年利润。

  此外,康芝药业营销公司广州财务部在公司授意下,分别在广州的中行、农行、交行等设有多个个人账户,以方便销售药品不入账,直接用于收取货款,实现资金体外循环。

  据其称,康芝药业营销公司销售绝大部分实行款到发货销售方式,接到客户要货需求后,发个人账号给客户,要求货款打入个人账户,确认款到后,通知广州库发货。如客户不要求开具发票,营销公司则不计收入成本,货款不入公司对公账户,实现资金体外循环;如客户要求开具发票,则要求客户二次打款(通常由销售员代为操作)至营销公司对公账户,营销公司质管部依据广州销售部发过来的开票申请,分别开出对应销售品种的产品购进入库单及产品销售出库单,送交营销公司财务部做账,营销财务部开票员依据开票申请开出发票。同时要求营销公司海口质管部门配合开出相应销售出库单,以完成单据系统造假。

  何晓梅称,康芝药业营销设内外两套账,其中营销公司海口财务部核算外账;内账由营销公司广州财务部核算,配备独立的财务软件,该软件未纳入财务用友U8系统核算。同时为了应对证监、药监等不同部门的检查,营销质管部还制作有两套出入库单据。借此,公司得以顺利操控自身各种财务数据,也实现了巨额利润悄然转移。而其渠道,则是一个个隐秘的关联公司。

  • 责任编辑:墨迹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