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财经 > 金融资本 > 银行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尚福林:预计3.49万亿贷款将在未来三年内到期

  近期中央对融资平台风险的关注度有所提高,主要担忧地方债务扩张规模是源于换届效应带动的投资冲动。而今年我国20多个地区将经济增长目标定在10%及以上,而为了实现经济高增长,对地方政府而言,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扩大投资。由于从银行获得贷款受到严格监管制约,导致融资平台的非信贷渠道债务总量增幅较大,这其中的风险不容忽视,甚至不排除局部地区出现债务危机的可能。

  “平台贷款风险监管依然面临较严峻挑战。”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在最近一次银监系统内部会议上表示,今年地方政府在换届完成后,极有可能产生新的投资冲动和较大规模投融资需求,从而使地方融资平台贷款总量控制面临较大压力。

  尚福林称,贷款到期时间较为集中,财政代偿压力较大,预计共有3.49万亿元贷款将在未来三年内到期。2012年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为9.3万亿元,已超过2012年地方本级财政收入的1.5倍,如果加上通过债券、信托等渠道融资的债务规模,这一比率将更高。

  尚福林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审计署资料显示,2012年和2013年到期的额度分别约为1.8万亿元和1.2万亿元,合计占2010年底债务余额的28%左右。包括惠誉、穆迪等国际评级机构则以“中国经济转型可能面临的波动以及不断积聚的地方债务风险”为由,先后下调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和展望。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认为,中国经济面临最大的风险在金融领域,而在城镇化过程中尤其要注意预防金融风险。城镇化过程中的过度借贷,将会促成金融方面危机的发生。

  连平表示,虽然当前我国地方融资平台贷款风险整体可控,也不会引发系统性风险,但从短期看,地方政府偿债仍有压力,短期还款高峰还没过去,2013年和2014年将迎来还款高峰期。

  他指出,在现有的融资平台中,地市级以下的平台(县或县以下)偿债能力较弱。尤其是中西部地区,一方面经济结构单一,收入来源有限;另一方面,国家对房地产市场进行调控,未来三四线城市房价有可能会出现一定程度回落,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未来增长空间有限,从而可能发生偿债困难,尤其是县级以下新的地方融资平台有这方面苗头。

  连平认为,在新型城镇化发展趋势下,一些地方为了获得更多融资,以新型城镇化为由,包括县级以下开发区、镇等也希望通过建立这种平台来扩大融资。但由于较低层级政府的管理水平低、经济基础弱、收入来源少、风险相对较大等,这可能会对某个地区本已不小的偿债负担带来新的压力,从而增加这一地区的平台债务违约风险。另外,在目前的存量平台中,有一部分融资主体的资产负债率在明显上升,有的地区已达到80%以上。

  • 责任编辑:叶青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地方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