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银行前行长夏平涉及债市风波

2013-05-09 14:27:28  来源:时代周报

  债券稽查风暴来袭,多位债券大佬接连出事,让人不禁猜测下一个会是谁?

  在此敏感时刻,南京银行(601009)4月19日发布的一则公告引起了外界种种猜测。公告称,接受夏平辞任行长的申请。这一人事变动消息立即被市场扩散开来,随之而来的反应也让南京银行有些措手不及。

  传言四起,甚嚣尘上—行长的辞任被外界风传为“夏平的离开与债券稽查存在莫多关联”。另外一种担心也随之扑面而来,债券市场频发的违规事件会不会发生在南京银行身上?

  自2009年2月起,夏平任南京银行行长逾四年之久。夏平的治下,南京银行的债券业务蒸蒸日上,债券投资收入也由2008年末的11.72亿元迅速增至2012年的27.97亿元。但无独有偶,此前已被警方带走调查的万家基金债券基金经理邹昱曾供职于南京银行。

  “我们现在正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逐一对内部进行自查。南京银行对债券业务一向是合规运行的,不存在问题。”5月6日下午,南京银行董秘汤哲新在接受时代周报专访时,谈到关键处,提高音调向记者多次强调:“夏平的离开是正常的人事调动,没有任何蹊跷之处。”

  对夏平调任一事,尽管南京银行坚称“无不正常情况”。但难以否定的是,南京银行债券业务特色鲜明,因受债市整顿风波拖累,其今年的投资收益恐陷入疲弱状态。

  而对江苏银行来说,今年刚年满50岁的夏平,四年来推动了南京银行各方面业务的发展,此次调任江苏银行能否推动其久拖不决的IPO事宜呢?

  南京银行受累债市风波

  南京银行一则简短的人事变动公告,引起了外界诸多猜测。

  南京银行在4月19日发布的公告中称,夏平因工作需要请求辞去公司董事、行长、风险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发展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的申请,公司董事会接受其辞呈。该辞呈当日起生效。

  债市风暴之下,行长辞任。外界不免把两者联系在一起。

  其实,夏的任期还未结束。夏在2009年2月起开始担任行长一职,同年5月起任南京银行董事。在他任职行长的四年时间中,推动了南京银行在各个方面取得不小进步:总资产从2008年末的937亿元,增长到2012年末的3437亿元;净利润由2008年末的14.56亿元,增至2012年末的40.13亿元。

  在过去的四年中,南京银行的多元化也有了多种尝试。2012年,南京银行中间业务净收入9.25亿元,同比增加1.95亿元,增长26.69%,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为10.15%。其在债券业务方面更是快速发展,面对记者时,汤哲新坦承:“债券投资是南京银行的特色。”而且夏平对此贡献良多。

  近四年,南京银行的债券投资收入每年均保持高幅度增长态势,2008年末才11.72亿元。夏平到来之后的2009年达到13.23亿元,2010年达15.02亿元。尤其在2011年为21.29亿元,增长幅度达到41%,2012年为27.97亿元,增长31%。

  资料显示,南京银行自1997年起开始涉足资金营运业务,通过十几年的债券市场代理业务,搭建了强大的债券业务平台。而据南京银行官方网站介绍,其在2002年便成立了金融市场部,作为银行间债券市场第一批做市商;2008年,又获得了债务融资工具主承销商资格。

  但近来有关债券黑幕的消息不断曝光于大众视野。目前,公开信息显示已有万家基金债券基金经理邹昱、中信证券(600030)固定收益部董事总经理杨辉、齐鲁银行金融事业部徐大祝、西南证券(600369)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薛晨等被警方带走调查。易方达马喜德被曝涉嫌挪用35亿资金,更是事涉30余家金融机构,瞬间让稽查风暴陡然升级。

  债市风暴重压之下,部分银行已展开内部自查,对可疑债券交易进行情况说明。而南京银行也因持有的大量债券,被外界认为是夏平留下的一个重大隐性风险。

  其中值得玩味的是,万家基金的邹昱此前还曾与南京银行有过交集。邹昱曾在2006年7月至2008年3月在南京银行工作。离开南京银行后,邹于2008年4月进入万家基金。

  对此,汤哲新回应说:“在我的印象中,邹昱当时是我们校园招聘来的一个小伙子,才刚毕业。他在南京银行也只是从事固定收益方面的研究工作。我们对他都没什么深刻印象,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年轻人。”

  实际上,外界的担心也并非空穴来风。有公开报道显示,南京银行曾被央行金融市场部暂停信用债承销资格,但并不是因为交易方面存在利益输送行为,而是因为央行在债券交易的后期价格监测中,发现存在两个交易价格异常、为非金融类企业开设的丙类账户。而南京银行正是这两家企业的丙类账户代理行。丙类账户正是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主要灰色地带。

  “暂停的原因也不是因为丙类账户的问题。当时央行只是暂停了一段时间,让我们进行自查。我们检查后发现并没有问题。”汤哲新告诉时代周报,南京银行在2010年就对丙类账户进行过清查。“现在我们又按照监管部门的要求,进行全面自查。并且在我看来,丙类账户只是容易产生问题而已,并不是表示丙类账户本身就是问题。其实,丙类账户为活跃债券市场起到了作用。”

责任编辑: 墨迹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