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黑幕全链条揭秘:银行等多方被波及

2013-04-30 08:39:28  来源:理财周报

  4月15日14点17分开始,万家基金的明星基金万家添利B突遇大额卖单砸盘,成交额近1亿元,是前一日成交额的10倍。当时还很少有人意识到,这是一场席卷固定收益圈的债市监管风暴的开端。

  两周以来,万家基金邹昱、中信证券杨辉、齐鲁银行徐大祝、西南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薛晨、易方达基金马喜德、江海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张守刚证实卷入,多家机构也传出被调查。

  “会有一些影响,但不是很大,我们都是在合规范围之内,也没有人接受调查,业务一切正常。”北京银行董事长闫冰竹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没有人到公司来查过也没有员工接受过调查。”招商基金总经理许小松说公司刚做完自查,确认没有人被调查。

  虽然“央行与审计署达成妥协”消息传出;但一位证监会官员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这次检查是公安部、中纪委介入的,由头是反商业贿赂。一行三会基本没有参与。”他说:“检查还在进行。”

  对核查风暴的起因,有人这样评价:“国内股市与债市均是二十万亿的市值规模,但股市成交量最大也就六十万亿,而债市早就过百万亿。股市通过交易所连续竞价交易,债市以交易双方或多方自我寻价交易为主,中间有多少腐败空间不言自喻。”

  张守刚非法获利1.5亿

  截至目前,金融机构明确涉案的6人中,两人来自基金,3人来自券商,1人来自银行。

  但是据理财周报记者了解,这很有可能是几个不同的案件,几人罪名各有侧重。

  江海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张守刚和易方达基金马喜德应该为同一案,当时张守刚还在哈尔滨银行任职。而马喜德曾在工商银行总行任职,公开资料显示,马喜德,曾任中国工商银行总行资金营运部人民币交易处投资经理、金融市场部固定收益处高级投资经理。

  今年3月,湖南宁乡县人民检察院对马喜德等人提起公诉,以职务侵占罪追究刑事责任,当地法院3月11日开庭审理,马喜德以亲属病重为由请了事假并出庭。4月19日下午,易方达基金公司向马喜德核实了3月11日受审情况,确认属实后,公司立即暂停其基金经理职务,随后免除了基金经理资格,更换了相关基金的基金经理。

  易方达基金公司4月20日和4月21日连发公告,披露了马喜德的涉案行为发生于2008年3月至12月,涉嫌损害易方达旗下基金利益117万元。

  根据易方达交易记录显示,易方达稳健收益基金按99.2921元的全价价格分销买入080010国债,持有5天后于上市首日以99.3564元全价价格卖出该券,相当于以4.73%的约定借贷成本融出资金,而同期7天回购利率均值为3.2643%,基金获益199252.11元。

  此后四个交易日该国债的中债估值全价分别为99.1142元、99.1664元、99.1787元、99.0512元。根据检察院起诉书,同案人员之后再次卖出该债券获利117万元。

  “马喜德的这笔交易是很难发现问题的。一方面,易方达卖出该国债后的四个交易日该国债的中债估值为波动下跌,易方达当时卖出该国债的操

  作符合交易逻辑。另一方面,易方达不与丙类账户进行交易。而报道中的长沙摩根公司为丙类账户,并非易方达的交易对手。”易方达总经理刘晓艳解释。

  一位知情人士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易方达风控严格,并不鼓励基金和丙类账户做交易。而且一般而言,基金内部全部实行投资与交易分离,基金经理不用自己寻找交易对手。但是当时刚到易方达工作不久的马喜德向公司表示,该丙类账户的背后是哈尔滨银行。

  这是债券交易中很多人心知肚明的潜规则:在债券分销过程中,基金为代表的乙类账户很少拿到券,能够从银行自有资金控制的甲类账户拿到券的,往往是与其有关联关系的丙类账户。

  由于丙类账户需要代理结算,所以其与关联甲类账户交易,常常采取“先拿券后给钱”的做法。然后迅速将券转手给其他账户,“先拿钱后给券”。按照这一“空手套白狼”的做法,交易日结束时,丙类账户只有现金盈余,没有任何债券存量。

  马喜德当时向公司表示,这是为哈尔滨银行代持几天券,公司会有代持收益。因为理解丙类账户从一级半市场拿券的潜规则,再加上这一交易确实能够为基金贡献收益,易方达并未阻止。

  “现在来看,他当时的对手方应该就是张守刚。”前述知情人士表示。

1 2 3 4 5 6 7 8 9 10 ..20 下一页
关键字: 债市 银行 基金
责任编辑: 叶青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