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业上演黑色幽默 易买难退易保难赔已成顽疾

2013-04-26 13:30:02  来源:国际金融报

  “从禽流感疫情到当下的地震,保险行业给出了两份不同答卷,但都难言及格,这个行业到了该‘洗洗澡,治治病’的时候了。”

  上周五,笔者突然接到一家保险公司“服务专员”的电话,说要上门对保单进行“年检”。交了七年保费从没被人“问候”过,今年突然要年检。我住处离该公司不远,“专员”在电话中反复问到我家乘哪一路公交车,下车怎么走?星期天有贵宾讲座,来者每人一瓶色拉油,要不要先替你报名?没完没了,你得极有耐心才能接完这个电话。

  次日晚八点,一男一女两个大学生模样的“专员”敲门来访。夫人拿出几年前自作主张买的保单,我随手抽出一份为孩子买的智富人生B(893)保单,问这款保险保什么的。女“专员”回答让人“石化”:智富人生嘛就是保人生的!连说两遍。老天,保人生这该是多大的责任啊!我翻了一下条款启发她,保人生的什么呢?疾病,还是意外?她半天答不上来,说这个条款推出的时候,她还没来公司呢。

  我无语了,只好耐心地再逐条细读天书般的条款,觉得比帮孩子做奥数还难。该款保险到今年5月已累计交费4万元。我问她,如果出险,保险赔偿责任是怎么算的。“专员”说有个公式的,她趴到我写字台前的电脑上查询半天,回答说交多少赔多少,最多赔4万元。我不懂了,保险不是储蓄,保险的原理是基于大数法则的杠杆放大效应。如果缴费4万元,出险后最多赔偿4万元,那要你保险公司干什么呢?但两位“专员”异口同声地说,“条款上就这么定的,我也不知道。”夫人又拿出“智盈人生”来问,我怕专员再给我谈“保人生”,赶紧起身送客。临走,他们情意殷殷地不忘提醒,“明天讲座有色拉油送。”

  好端端的一个轻松周末,给两个半吊子“专员”搅得一肚子气。由此想到眼下的H7N9禽流感,疫情持续一月有余,感染者逾百。上周,国家相关部门已明确,将此次流感病人纳入医保报销范畴,但保险业至今对此如何赔付尚无动静,各大保险公司几乎都成了哑巴,没人接招。笔者问,H7N9禽流感能否参照重大疾病保险给予赔付,一般都回答说,保险公司只对合同条款中的重大疾病进行保障,禽流感是新发现的流行性疾病,保险条款中没有列明责任,当然不予赔付。

  面对损失惨重的养殖大户,各财产险公司以同样理由拒赔。多个地方大户因活禽出笼不畅,不堪饲料成本重负,含泪扑杀家禽。广东高要养鸽大户李玉珍,一个月来滞销的肉鸽有20多万只,加上10多万对种鸽,每天饲料费用8万多元,短短十来天,损失200多万元。她泪流满面地埋掉12万只鸽子,无奈地发出“谁来救救我!谁来帮帮我!”的呼救。但保险公司回答说,H7N9禽流感是一种新型疫病,过去办理的家禽类死亡保险,多以冻死、常见疫情病死为主,保险条款中没有针对H7N9疫情的死亡赔付内容,所以保险公司原则上不予赔付,但也不排除监管部门重新对条款进行界定。一家公司负责人表示,“我们只听政府的,如果政府说要我们赔,我们就只好赔一点。”

关键字: 保险业 禽流感 赔付
责任编辑: 叶青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