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欧债危机僵局 欧元区需建退出机制

2013-04-03 16:34:00  来源:中国证券报

  治标不治本的塞浦路斯救助方案本月将步入实施阶段。欧债危机爆发近4年来,救助与被救助间的拉锯战,让国际债权人、尤其是以德国为代表的欧元区核心国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归根结底,“寅吃卯粮”是欧债危机的始作俑者,而其劣根性就体现在政府放任财政、肆意扩大赤字、过度依赖外部债务支持国计民生。   治标不治本的塞浦路斯救助方案本月将步入实施阶段。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欧盟等决策者在“维护欧元区完整”的纲领下,屡次三番施救高负债国;而以塞浦路斯为代表的受助国,为维持欧元区成员国资格,被迫无奈割舍国家利益接受“自杀”条款。时至今日,欧债危机始终处在“按下葫芦浮起瓢”的僵局之中,一直没有摆脱高负债国脱欧的威胁。没有统一的财政联盟体制、合理的退出机制,已给单一货币联盟的长远发展埋下了重大隐患。任何一个国际组织的运作,都不应该“只进不出”,建立适宜的退出机制,允许高负债国有序退出欧元区,是盘活欧债僵局的可选之路。

  迫于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洲央行“三驾马车”的压力,塞浦路斯对银行储户强行减记并实施资本管制的举措,变相“掠夺”了民众的资产,导致欧元在塞浦路斯境内贬值,该国银行业规模面临大幅萎缩,对其以金融和旅游为支柱的经济模式造成摧毁性打击,国家经济难言复苏。正如该国外交部长苏利季斯所言,“为获得‘三驾马车’救助,国家和民众都付出了始料不及的巨大代价”。即便塞浦路斯如期得到救助款,也只是获得了在欧元区苟延残喘的机会,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其政府和银行资不抵债的结构性顽疾。

  此外,塞浦路斯的资本管制举措违反了单一货币联盟“资本可跨境自由流动”的原则,从根基上动摇了货币联盟的完整性,其负面效应将很快在欧洲其他银行中扩散。欧央行预测,三月相关数据势必显示欧元区存款出现大幅流失。

  欧债危机爆发近4年来,救助与被救助间的拉锯战,让国际债权人、尤其是以德国为代表的欧元区核心国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为把高负债国留在欧元区以实现“维护欧元区完整”的目标,数千亿欧元的资金源源不断地注入到高负债国及其银行,但外界至今没看到欧债危机发生根本性的转机。德国选民近期质疑德国总理默克尔,通过欧元机制为高负债国提供贷款担保是否真的有意义?高负债国为什么不能缩减开支减少赤字?

  归根结底,“寅吃卯粮”是欧债危机的始作俑者,而其劣根性就体现在政府放任财政、肆意扩大赤字、过度依赖外部债务支持国计民生。眼下的问题是,欧盟决策者坚持的紧缩政策在高负债国难以顺利实施,选民压力导致欧洲政坛领导人频繁更换,社会动荡更加剧了经济衰退。目前,维护欧元区完整的政治目标和此起彼伏的高负债国债务危机之间的矛盾很难调和,债务国和债权国民众都已对“维护欧元区的完整”失去了信心,欧盟决策者应审时度势主动推出欧元区退出机制,化解市场对“欧元区分裂”甚至“欧元崩溃”的恐慌。当然,建立并实施欧元区退出机制,可能要面临欧元汇率巨幅波动、退出国经济短期内大幅衰退以及核心国债权损失等各种困难。但是,相对于建立欧元区统一财政联盟可能涉及“放弃部分国家主权”等诸多要害问题,前者可能更便于实施。如果建立欧元区退出机制,让高负债国选民自行决定退出欧元区、还是继续保留欧元区成员国资格以及一旦退出欧元区后国家经济将怎样恢复,只有这样,救助与被救助间的恶性循环才能被阻断,欧债危机才有可能出现转机。

责任编辑: 墨迹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