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券商十年:一个行业的毁灭与救赎

2013-03-31 07:30:14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今年是我做财经记者的第十个年头。由于工作的缘故,我目睹了证券行业十年间的大起大落。从系统性危机,到规范治理,到过度管制,再到鼓励创新,这个行业的十年具有颇多戏剧性。

  当初入行的时候阴差阳错地被领导分配去报道证券公司的新闻,我的新鲜感却很快被挫败感替代。2003年正值整个行业处在谷底,不仅市场行情萧条、证券公司门可罗雀,许多公司还因为挪用客户保证金和坐庄而陷入危局。这种低迷的行业,对于一个新入行的记者而言很难打开局面。

  一年之后,我却时来运转了。这并不是因为股市突然由熊转牛或者证券行业出现了转机——恰恰相反,整个行业的系统风险已经到了集中爆发的边缘,证监会下决心开始整顿。先是南方证券被行政托管,直到成为最大的一家宣布破产的证券公司,接着大鹏证券、闽发证券、巨田证券、广东证券等又一家接一家地倒下。这个过程自然有很多故事,为记者们提供了许多难得的素材。

  那些年里,证券公司给我这样一个新记者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有一些细节至今难忘。在南方证券被行政接管的前一年,我曾参加过其组织的一次证券公司之间的高层会议,阚治东、朱利等券业元老均有出席。就是在这样一个表面上很堂皇的会议上,南方证券当时的一位中层干部公开提议券商抱团自救,把自营盘重仓持有的股票“拉上去”,“吸引散户跟进”。

  放在现在,这样的言论是不可想象的。但在那个时候,证券公司不但可以公开讨论坐庄,行动上更是肆无忌惮。南方证券当时已经重仓持有哈飞和哈药两只股票,到了被行政接管的时候,其在“双哈”流通股中的控盘比例已经达到了90%。

  为了在低迷的行情中支撑高度控盘的庄股,券商需要向外部融资。但是除了少数公司得以发行债券或者上市融资之外(中信证券于2003年上市),大部分深陷自营盘的证券公司只能通过挪用客户保证金,或者委托理财的方式吸纳资金。

  南方证券一家就挪用了80亿元的客户保证金,其实它在外面放出的杠杆远不止于此。委托理财是另外一个重要的手段。南方证券与客户签订国债委托理财协议,许诺15%甚至更高的年息,但资金实际上被用于支撑庄股的股价。这很像德隆做的事情,只不过德隆玩儿得更大,它通过自己控制的上市公司套取了更多的资金,甚至包括银行贷款。

责任编辑: 冬日暖阳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