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大行较量“净息差” 共分羹7000亿

2013-03-30 16:05:38  来源:中国经营报

  2012年尽管盈利增速明显回落,资产规模占据中国银行(601988)业近乎半壁江山的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银行仍旧超出市场预期,实现净利润7746亿元,同比增幅近14.9%。

  不过,沿袭惯性惊艳的数据背后,作为中国银行业的第一权重梯队,面对利率市场化提速、金融脱媒及资本约束加强等的前围后剿,是否有着与其体量相匹配的战略眼光与应变能力,谁又能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构建起具有可持续性的盈利能力,未来仍将有一番较量。

  农行净息差连续两年居五大行之首

  利率市场化之后银行的利差不一定必然收窄,反倒是充分的竞争能给核心竞争力强的银行创造机会。

  随着利率市场化节奏的加快及愈演愈烈的金融脱媒,加之先期施行利率市场化国家多数经历过利差缩小的阶段,市场上弥漫着对于各家银行在新形势下或会因存款成本升高、贷款收益降低而致利差收窄的担忧。

  由于利息收入在全部营收的占比近80%,当前中国银行业的盈利能力很大程度上仍取决于净息差(净利息收入/总生息资产平均余额)。而据刚刚出炉的五大行年报,各行的净息差水平既延续去年的格局,又呈现出分化的走势。

  2012年,该项指标表现最优异的仍然是农行,延续去年头把交椅保持2.81%的高位;其次为建行,同比去年上涨5个基点达到2.75%;紧随其后的分别是工行、交行和中行,分别为2.66%、2.59%和2.15%。

  不过,尽管连续两年净息差保持首位,农行也是去年净息差收窄的两家银行之一,虽然仅缩小4个基点,但相较2011年2.85%的水平及同比2010年28个基点的增长,该行净息差降幅还是不小。此外,凭借2.61%的净息差在2011年曾与工行平齐的交行,今年已被对方拉开距离。

  分别来看,农行对于净息差和净利差(同比下降6个基点)下挫的解释是:一方面,去年上半年定存在央行加息后重定价,存款付息率同比上升较多。再者,央行两次下调贷款基准利率后,该行贷款在重定价过程中收益率年中触高回落。另外,去年全年市场的流动性较2011年宽松,货币市场的平均利率低于上年,存拆放同业收益率同比有所下降。

  业界周知,凭借在县域及农村地区的网点优势,较之其他大行,农行在吸纳存款和存款价格的承压相对较小,近三年的存贷比始终处于不足60%的低位。在此特点基础上,该行也是五大行中贷款资产占比最低、存拆放同业及买入返售金融资产配置最多的一家,2011年二者在总资产的占比一度逾25%,今年的这个比例降至10%左右,但在五大行中仍居高位。

  至于中行,虽然从结果上看其净息差于五大行中仍在末位徘徊,但该行此项指标却也连续三年小幅上涨。在日前举办的业绩发布会上,中行高管亦向媒体表态称,尽管2012年该行2.39%的人民币净息差水平和同业相比并不很高,但在传统的业务结构下其净息差的改善并不容易。

  这主要源自中行人民币存款的量价困局。如该行副行长王永利所说,由于人民币业务相对不具优势,中行需要付出更高成本获取资金,此外,信贷投放的增加也令吸存压力加大,使得该行在一段时间内呈现存款利率不断走高的情况。然而,一旦该行采取措施压降高成本负债,又会致存款总量下降。因而,中行亟待解决的问题便是“要努力增加存款来源”。

  在3月27日召开的业绩发布会上,工行行长杨凯生在回应该行承压利率市场化提速与否时即表示,其并不认为中国利率市场化之后银行的利差会必然收窄,反倒是充分的竞争能给核心竞争力强的银行创造机会。

  杨凯生以工行去年末64%的存贷比举例称,相较此项指标较为紧张的银行,该行付出高成本吸收存款的冲动相对要小得多,加之相对同业较有优势的活期存款比重(2012年为49.8%)及存款平均付息率(2012年为1.99%),工行负债端的压力并不是很大。

  事实上,较之定期存款有着相对较大的刚性与黏性,银行面对活期存款储户时也相对有着较大的议价能力,对于活期存款的吸纳能力很大程度上将决定一家银行在利率市场化时代的资金成本及竞争优劣势。

  而横向对比来看,除去负债端有明显优势的农行(去年活期存款占比54.4%,存款平均付息率仅为1.84%),建行负债结构中的活期存款占比及客户存款的平均付息率与工行不相伯仲,分别为51.2%和1.98%,二者的主要区别在于,工行公司与个人活期存款的比重趋近均衡,而建行活期存款中公司类的活存明显贡献更大。

  当然,除了负债端,净息差水平还受资产端影响。杨凯生即在前述发布会上强调,该行将在资产端加快信贷结构调整,适当提高高收益贷款占比,并拟进一步提高全行资金运营效率和水平。另据中行行长李礼辉介绍,该行去年净息差所以能同比上升,亦有高收益资产占比提升的贡献。据悉,中行去年末贷款和证券投资两项资产合计占比提高1个基点,其中前者上升明显的有境内人民币个贷及小企业贷款。

  另外,尽管去年五大行的净息差并未出现大幅滑落,但由于银行的经营较宏观经济及工商企业运行情况存在一定迟滞,今后国有行的净息差轨迹将呈何种曲线有待观察。杨凯生认为,基于一二季度工行有75%的存款及50%的贷款将完成重新定价,今年上半年该行的净息差可能会出现变化。据其透露,该行今年前两个月份的净息差已经较去年末下降了4个基点。

责任编辑: 墨迹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