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中北信披回应漏洞百出 公告数据前后打架

2013-03-21 09:00:00  来源:北京商报

\

 资料图

  南京中北(000421)参股子公司案再添疑云。

  本报昨日报道了南京中北参股子公司人间蒸发并对其信披提出质疑。昨日,该公司证券事务代表 回应了本报质疑,然而其回应不仅漏洞百出,而且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南京中北的历史公告中对该起投资的数据披露也出现前后打架的现象,令这起离奇投资案更加扑朔迷离。

  根据本报报道,南京中北参股的子公司天地股份不仅近十年来未开股东大会,更未有任何分红,甚至连投资方南京中北至今也查不到任何有关该公司的资产线索,天地股份如同幽灵一般人间消失。南京中北当年投资天地股份时既未做信息披露,而且当时的投资决策过程及其他相关资料更是无从查证。

  面对本报质疑,南京中北证券事务代表表示, “这项投资是1994年做出的,那时候我们公司还没有上市,因此没有信息披露的义务”。此前,该证券事务代表称,上述投资时间为1997年前后。

  以未上市为由回应信披质疑,似乎合情合理,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北京商报记者从南京工商局网站上查到,天地股份的注册时间为1997年9月4日。该公司登记于南京工商行政管理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法人代表为易忠前,而南京中北上市时间为1996年。

  这一结果显然与南京中北证券事务代表的回应有较大的出入:1997年才注册成立的公司,南京中北如何能在1994年就进行了投资?

  对于北京商报记者提出的新质疑,南京中北证券事务代表表示,相关问题应由公司董秘作答。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南京中北董秘办公电话无人接听之后,该证券事务代表拒绝提供其董秘的其他联系方式,并拒绝回应上述相关质疑。

  不仅南京中北的回应漏洞百出,在调查中还发现,南京中北发布的对天地股份的信息披露更是惊现前后矛盾的“乌龙”数据。

  在南京中北2011年的年报中,南京中北披露对天地股份持股比例是3%,初始投资成本为120.6万元。然而在南京中北本周二发布的《关于对长期股权投资计提减值准备的公告》中,却显示该项投资的初始资金为90万元,占比3.43%。

  南京中北到底持有天地股份多少股权?是3%还是3.43%,这又是一个谜。

  就此疑问,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厉健律师表示,南京中北对天地股份的投资,属于《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的“应当披露的交易:对外投资”,该公司未在定期报告或临时公告中依法披露,根据《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明显涉嫌信披违规。

  厉律师进一步指出,南京中北自2003年起就没有接到天地股份召开股东会的通知,却听之任之,未在第一时间及时披露这一情况,确实让投资者很震惊,虽然该项投资金额不大,但凸显上市公司对投资者合法权益的漠视和践踏。

  相关事件的进展,本报将继续追踪。

 

责任编辑: 墨迹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