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浦路斯存款税 或将引发新一轮欧债危机

2013-03-20 17:05:12  来源:证券时报

  为获得欧元区100亿欧元援助,塞浦路斯政府拟向储户征收存款税,引发当地民众出现挤兑潮并对政府此举强烈不满。不仅如此,国际金融市场第一时间认为这或是欧债危机冲击波的再现,而欧元区主权债务的收益率也在走高。笔者认为,欧洲当局需惊醒,塞浦路斯存款税或引发欧债危机新一轮风暴潮。

  从5年前的冰岛因受到信贷危机冲击,冰岛银行业陷入空前危机,国家“濒临破产”,到3年前的希腊拉响欧债危机的导火索;再到今天,塞浦路斯政府意外拟向储户征收存款税,可以说,这是欧债危机史上前所未有的举措。根据3月18日公布的最新提案,塞浦路斯政府将对不超过10万欧元的存款征收3%的税率,对不超过50万欧元的存款征收10%的税率,对超过50万欧元的存款征收15%的税率。而3月16日公布的征税提案为向不低于10万欧元的存款一次性征税9.9%,向低于10万欧元的一次性征税6.75%。预计征税措施将筹集58亿欧元;此外,塞浦路斯计划将公司税由10%提升至12.5%,并私有化14亿欧元的国有资产。塞浦路斯政府缘何有如此胆量敢直接向储户存款征税?这主要缘于当地时间3月16日,欧元区就塞浦路斯救助达成一致,救助金为170亿欧元,其中“三驾马车”将提供100亿欧元,余下金额由征收存款税等方法凑齐。于是,继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后,塞浦路斯成为第五个寻求欧元区救助的国家。

  笔者认为,无论怎样寻求欧元区救助,也不能在储户存款上动心眼。政府在考虑欧债危机解决方案时,应该充分估计到对广大民众的影响,应该充分尊重并维护老百姓的切身经济利益。想当年,希腊、法国、意大利等国家的民众为反对政府采取紧缩措施,多次爆发游行示威活动。因为政府采取紧缩措施,动了老百姓未来收入分配的“奶酪”;而塞浦路斯政府征收存款税,是想将老百姓辛辛苦苦所取得的合法收入的“奶酪”硬切下一块拿走。尽管税收具有强制性、无偿性的特征,但强制、无偿地征收,又必须具有固定性,减少随意性,否则一定会遭到纳税人的反抗。同时,尽管塞浦路斯政府考虑了将用等值的银行股票来补偿被征税的储户,但用等值的银行股票来补偿被征税的储户相当于政府“强制售卖股票”。还有银行冻结了转账功能,以杜绝塞浦路斯大批民众排队到银行取钱,这让塞浦路斯的老百姓对银行也失去信任。特别是在过去3年多的欧债危机中,无论希腊或其他重债国如何闹得翻天覆地,欧洲央行和欧盟都在竭尽所能保证银行储户的安全。因为他们担忧,如果伤及储户,整个欧洲都可能出现大规模挤兑的危险。但是这次,包括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三驾马车坚持要求让塞浦路斯储户承担债务减记,再加上差不多一半的银行储户是俄罗斯人,其中多数为富人,这样一来,让塞浦路斯的政府信用和银行信用的负面影响或由国内会迅速传遍整个欧洲。

  有观点认为,不应过分夸大这种传染效应,因为毕竟如今的欧元区已经有了对抗传染的工具——欧洲央行购买主权债的计划“直接货币交易”(OMT),即一旦挤兑危机传染到西班牙与意大利,欧央行就可能启动OMT。但OMT就那么可靠吗?要知道,去年9月欧洲央行推出的OMT,因突破了《里斯本条约》以及该行授权的限制存在着多重风险,再加上OMT理论上的无限量操作,意味着欧央行开启印钞机满足欧元区所有国家潜在的巨大融资需求,这给欧洲金融市场埋下极大隐患。所以,这些问题值得警惕。

  还有观点认为,在塞浦路斯银行业出现问题时,可动用欧洲稳定机制(ESM)。为应对危机蔓延,欧盟已启动了5000亿欧元(约合6481亿美元)的ESM,但这一机制能否被用来救助成员国银行业,此前一直未有定论。而本次救助塞浦路斯银行业并未动用这一机制,表明这一机制将不能用于拯救银行业。这将引发西班牙等国担心,未来一旦银行业危机加剧,ESM将无法发挥稳定器功能。

  所以,笔者建议塞浦路斯政府取消存款税议案。实际上,塞浦路斯议会18日已宣布推迟对存款征税议案进行表决,但光推迟表决不行,最靠谱的表决就是不征收存款税。

  同时,塞浦路斯应该大胆推出更加激进的经济刺激计划。数据显示,去年塞浦路斯外债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达86%,今年预计该比例将超过90%,且受金融危机影响,塞浦路斯经济已连续4年负增长,其中去年四季度经济增长同比下降3.1%,失业率已超过14%。可见,素有东地中海不沉航空母舰之称的塞浦路斯,已陷入了主权债务危机与银行业危机而面临沉沦风险。因此,拯救塞浦路斯,就是拯救欧债危机。尽管欧债危机目前有趋于平稳之势,但切勿忘了,造成欧债危机的主要原因尽管找到了,但迄今为止并未得到根本解决。为此,欧债危机或只是暂时稳定,一旦风吹草动,马上就会风生水起。所以,塞浦路斯政府需要得到欧元区的救助,但更要采取一切措施促进本国经济金融稳定,充分发挥金融市场的作用,打破主权债务和银行危机的恶性链接。

  另外,债务救助计划一定要转化为塞浦路斯的经济刺激计划,甚至可以设想更加激进一些的思路,比如变减赤为增赤,充分发挥危机解决的“热茶效应”,继续实行一些财政刺激政策,只要赤字扩大的资金用于经济增长,从而使塞浦路斯经济增长在两三年内能够得到恢复。GDP增长了,就业增加了,政府的税收也会在几年之后有较大幅度的增长,政府的财政赤字以及债务危机问题就自然迎刃而解。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教授,高级培训师)

责任编辑: 墨迹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