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切莫走上被国际化的歧路

2013-03-18 10:43:35  来源:华夏时报

\

  全球范围的“货币战争”,并非是空洞的伪命题,一直在或隐或现地存在。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元全球货币绝对霸主的地位,已悄然演变为发达经济体的货币盟主,尽管仅是从霸主到盟主的些许差别,但这却是在持续贸易逆差以及巨额债务之下的美元,试图维持其既得利益必然的次优选择。

  而与此相对应,我国作为全球第一大新兴经济体、经济总量第二经济体,在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尤其是外贸出口)之下,早已感受到货币势能不对称所带来的苦楚,而这种苦楚在美联储持续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之下(其他发达经济体货币亦是如此),正日益激发起人民币奋起应对的力量,并且或被动或主动地向新兴经济体货币准盟主的位置靠拢。

  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分野日益明显的货币结盟格局已经形成,以美元为盟主的发达经济体货币,以及以人民币为准盟主的新兴经济体货币,更已有冲突进一步加剧的迹象——3月5日,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布雷纳德表示,“G20国家必须履行汇率承诺,中国必须使人民币汇率市场化。”

  尽管,美副财长敦促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的理由看似充足,“有管理的汇率制度会造成贸易保护主义压力,中国需调整贸易政策以使其符合国际 规范。”但是,只要略晓国际货币史者,就知此言要么无视现实,要么暗藏玄机——这是因为,其一,自2005年汇率改革以来,我国已连续三次扩大人民币汇率区间(分别为0.3%、0.5%、1%),汇率区间扩大速度不可谓不快,人民币升值幅度亦不可谓不大,迄今升值幅度已达24%;其二,美副财长所指人民币为“有管理的汇率制度”,焉不知全球货币(除美元外)哪个汇率制度没有管理?美元实行汇率完全自由浮动,是因为美元作为全球最重要储备货币,其汇率浮动风险实际已由全球承担,而其他国家货币依照“三元悖论原则”(货币政策独立、汇率稳定、资本流动,三者最多只能选二),自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面对彻底无锚(此前为金汇兑本位)的美元,均只能无奈选择放弃“汇率稳定”,当下即使如欧元、英镑、日元等全球其他储备货币,其所实行的亦是“有管理的汇率制度”(汇率区间为3%),而不是所谓的完全自由浮动的汇率制度。

  难道美副财长对全球货币的汇率特征不甚明了?还是对人民币近年来的汇率区间扩大熟视无睹?都不是!如果说,美国此前多次指责人民币为“有管理的汇率制度”,是为了逼迫人民币加大升值幅度,那么,在人民币8年升值24%,且人民币兑美元间隙性贬值已经频现的情况下,应该说,此番美副财长对人民币汇率管理制度的指责,其核心诉求可能已不是逼迫人民币升值,而是另有玄机。

责任编辑: 拾禾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