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宇信易诚:一家中概股的纳斯达克苦旅

2013-03-18 08:08:1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北京宇信易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宇信易诚”,YTEC.NASDAQ)结束6年的纳斯达克之旅后,目前正在为登陆国内资本市场作准备。

  对于“搭伙”上市的洪卫东和曾硕而言,这6年他们经历了很多。曾经为共同的梦想走到一起,200人的宇信鸿泰和130人的易诚世纪合二为一成功上市。两人共同见证了公司的迅速成长、股价的波澜壮阔,然后也一起面对了众多精英团队的得而复失。如今,因为梦想不再相同,他们分而立业,变成3000人的宇信易诚和400人的宇诚网络。

  如今,宇信易诚的上市、并购、退市,都不再成谜。

  退市“争议”

  做空浪潮下的美国资本市场,中概股公司不缺退市意愿,缺的是金钱。宇信易诚也不例外。

  宇信易诚一名高层告诉《第一财经(微博)日报》,公司的退市计划早在2010年就在酝酿。然而,直到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光大控股”)决定加入,宇信易诚的退市才从计划步入现实。

  2012年5月21日,宇信易诚宣布公司董事会收到董事会主席及CEO洪卫东提出的一份非约束性初步建议,洪卫东提出收购宇信易诚所有非其个人所有,或受其代表 的公司所控制的流通股,建议收购价每股3.8美元。

  2012年8月13日,光大控股旗下私募基金SOFIII宣布参与宇信易诚私有化。

  同一天,要约方将收购价提高至3.9美元,并宣布洪卫东及管理层员工目前33.9%的持股都不在收购之列,且洪卫东将从光大控股以可交换票据(exchangeable notes)的形式融资4800万美元,其个人出资359.4万美元。

  该计划在董事会会议讨论通过后,去年12月27日宇信易诚宣布特别股东大会通过了该私有化协议。

  2012年12月28日,宇信易诚正式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

  “为了更好地寻求资本市场的支持,从而更好地发展业务,”宇信易诚CFO戴士平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在过去两年多,中概股在美国资本市场遭遇了寒冷的冬天,宇信易诚决定从美国退市。”

  戴士平曾在UBS投行部工作多年,在他看来,通过反向收购去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大多数中国公司的管理团队对美国资本市场的认知和理解非常不足,宇信易诚也不例外。

  “在国内资本市场,买壳上市和IPO上市可能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在美国资本市场上,由于没有经过正常IPO上市的审计过程和路演,投资者通常会在市盈率上打些折扣,造成企业价值被低估。”戴士平说。

  然而,宇信易诚的退市,并不简单。对于退市本身,宇信易诚内部一直有两种声音。

  虽然曾硕在最后的董事会会议上投出赞成票,但他向本报表示自己一直都在建议不要退市。他说:“是否退市是在赌两个未知,也就是中国资本市场的未知和美国资本市场的未知。美国资本市场对中概股的估值已经到了低谷,未来会上升的。”

  曾硕是宇信易诚的首席运营官(COO),退市前是公司第三大股东。有的宇诚网络员工认为退市是洪卫东单方面主导,过程神秘。

  戴士平表示,公司在私有化时征求公司员工股东意见,是希望员工留下来继续持有公司股份共同发展的。

  不过,退市时宇诚网络的员工都选择卖出了持有的宇信易诚股份。一名在宇信易诚工作过多年的高层员工告诉本报,原来宇信鸿泰的原始股东也有不少人选择卖出。

  老股东对退市诸多不满,直接原因是认为私有化价格过低。2007年3月宇信易诚登陆纳斯达克,首日开盘价8.29美元。随后公司经历了近一年的股价上涨,2008年2月4日公司股价创下17.85美元新高,是开盘价的2.15倍。

  然而,2009年公司经历了股价的震荡下跌,又回至8美元左右。但是真正的“断崖式”下跌发生在2009年圣诞前夕到2010年2月初的40多天的时间里。到2010年2月1日,公司股价已经跌至3.3美元。此后公司股价的“3美元时代”持续近三年时间,直到退市。

  “上市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差不多8:1,退市时回购价格3.9美元,汇率6:1。”一位原始股股东对本报称,因感觉损失太大找洪卫东商量,但对方给出的解释让他难忘——“同股同权,愿赌服输”。

  宇信易诚内部,关于公司打压股价以进行私有化的传闻若隐若现。

  “我还记得那时候戴总在PPT里讲公司未来的前景,讲公司股价的走势肯定能超过同行业的公司。”一位参与合并、经历上市及退市的高管告诉本报,2010年和2011年,公司高层开年初会议时都积极动员大家买公司股票。他表示,虽然很难证明公司可能打压股价,但公司股价经历了长期惊人的低迷是事实。

  此外,并不是所有美国上市的中国金融IT公司2010年股价都低迷。与宇信易诚同行业的柯莱特,2010年7月股价只有10美元左右,但2011年初就涨到26美元以上。

  事实上,宇信易诚的退市遭遇重重矛盾,根源在上市之初早就已经埋下。

责任编辑: 墨迹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