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抢购的股权证让我们很受伤:离奇破产颗粒无收

2013-03-15 13:56:24  来源:金融投资报

  公司无影踪,投资颗粒无收,股东大会从省内开到省外

  现在公司在哪里?还在正常经营吗?什么时候召开股东大会?会不会分红?公司被人家重组?那我们手上的股票怎么办……时过境迁,这些小股东品尝到的不是丰收的喜悦,而是失望甚至绝望。

  “买了上市公司股票,总还能从公告中了解到一些信息,而买了非上市公众公司股票,却连这点知情权都无法享受,想维权又无门!这算什么事呀!”手中持有好几家非上市公众公司股票的朱先生无可奈何地说道。为此,记者进行了系列采访,将种种怪象罗列于后。

  怪象一:离奇破产

  提起早前已宣布破产清算的聚酯股份,黄女士至今仍是一脸愤慨:“我在1993年以3元/股的价格购入聚酯股份5000股,公司有上亿元的巨额注册资本,在初期还头顶众多耀眼光环,比如‘西南地区唯一聚酯生产企业’、‘中国西部最大聚酯化纤生产厂’等。既然公司拥有这么多的优势和巨额资产,但为什么几乎在一夜之间便离奇破产?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深入调查聚酯股份的破产原因,给众多股民一个交代!”

  据黄女士介绍,她还分别持有四川四达生物、四川大渡河钢铁等公司股票数千股,目前上述公司似已“人间蒸发”,而自己几乎也从未见到这些股份制公司发出的任何通知和公告。

  黄女士说,她一直持有的四川三友集团股份公司近年来发展势头颇为强劲,但作为公司投资者之一,她却对于公司具体的经营情况、分红情况并不了解,致电公司询问也未得到答案。

  黄女士对非上市公众公司股票交易市场有三点期待:第一,希望非上市公众公司吸取聚酯股份等公司的前车之鉴,公司应承担起对于投资者和社会大众应有的责任。第二,希望管理层能够有相应的监管部门对那些非上市公众公司进行有效监管。第三,希望以后能够有群众性的协会组织来保护投资者利益。

  怪象二:知情困难

  成都股民何先生从上个世纪90年代“红庙子”时期便进入股市,至今已有20多年的时间了,可谓不折不扣的“资深股民”。不过,大起大落的股市没有击倒何先生,反而是那些股权证让何先生备受煎熬。

  何先生告诉记者,早在2000年前后,瑞达股份在金牛宾馆召开过一次股东大会,会上还透露过海南有企业想要对其进行重组的信息。但从那次以后,瑞达再没有召开过股东大会,而他们从前在科华路附近的办公地点,现在却已不知去向了。

  另有成都海斯凯投资者称,公司自2004年起,每年都召开了股东大会,并对股东大会的相关信息进行了披露,但股东大会的地点越来越远:2004年、2005年在彭祖山风景区召开,2006年在西昌召开,而2007年、2008年改到了云南澄江县,2009年在湖南吉首市凤凰县,2010年度股东大会更远,在福建厦门。而交通费、住宿费自理,我们小投资者是真的伤不起啊!这实际上是变相剥夺了小股东的参会权。”

  怪象三:颗粒无收

  徐老先生是成都“红庙子”时期炒股大军的一员,他买过的四达生物、三电股份、川棉厂、倍特(现高新发展)、联益这些公司的股票,曾经都给他带来了不错的炒作收益。但他告诉记者,如果这些股票的盈利跟另外一些股票的亏损相抵的话,自己就几乎“颗粒无收”了。

  徐老先生也呼吁,希望有关方面能够对亚都、亚新这样发行了股票后却“离奇消失”的公司及股民权益的维护有所关注。

  另一位杜先生说起自己投资四川绿源公司股票一事,大有被“误伤”的感觉。“我在2003年看到介绍四川江油的四川绿源公司报道而购买了该公司88000股股票,然而不久后该公司董事长因为非法卖出法人股被判刑13年,股权转让从此被托管中心冻结。”杜先生表示,直到2012年下半年,四川绿源公司还是既无分红,也不召开股东大会,而该董事长似乎仍未出狱,股权转让仍被冻结。杜先生想找到其他的股东,然后大家一起去江油看看这个公司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关键字: 颗粒无收 分红 股权
责任编辑: 冬日暖阳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