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琏:怎样应对我们面临的挑战

2013-03-15 11:39:42  来源:新浪财经

  新浪长安讲坛第90讲,长安讲坛总第221期,做客专家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经济50人论坛成员吴敬琏。他演讲的题目是“怎样应对我们面临的挑战” 。

  以下为吴敬琏演讲实录:

  吴敬琏:很高兴一年前我曾跟大家在长安讲坛见过面。这段时间我对我们面对的问题和出路也有一些新的思考,今天想跟诸位来交换一些想法。我们现在处在一个很重要的历史关头,我们怎么来面对这些问题,来找到一个最好的有利于我们民族,有利于我们大家的一个出路,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而且它正处在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关口上。

  今天我讲的题目,就是我们怎么来应对面临的挑战。讲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两头冒尖为什么愈演愈烈;第二个问题应对这种情况有两种对立的方针,要对这两种不同的方向做法做一个分析;第三个就是寄望于改革的再出发。

  新体制的最大贡献在于解放了中国民众长期受压抑的创业精神

  1998年纪念中国改革20周年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在这个文章里面我借用了《双城记》开篇的话来描述当时的情景。读过《双城记》的人都有很深刻的印象,它描绘的是18世纪末期的那种状况,这段话就是“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前途无量同时又感到希望渺茫,我们一起奔向天堂,我们却又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十多年过去了,这种两头冒尖的情况看来却愈演愈烈,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一个临界点。所以我们需要认真的分析产生这种状况的原因,在社会发展的十字路口(有人叫三岔路口)上,找到一个好的出路。

  我们来看一下两头冒尖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为什么会出现两头冒尖愈演愈烈的状况。从一个方面讲,在20世纪的最后十年,我们通过改革开放,在原来的命令经济制度体制下开辟出一块新的天地,这就是市场经济的新天地。另一个方面,就是大量原有的经济,也就是命令经济的遗产大量存在,使得这个体制很不完善,命令经济和市场经济双重存在。由于这种双重性的存在,这个体制就带有过渡性。就是说它是从一个旧体制到新体制的过渡期间。这样一种体制的作用也是双重的,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两头冒尖的状况,好的和坏的都同时存在。问题就在于,这种过渡性质的双重性究竟是此消彼长?还是此长彼消?是旧体制逐渐消退,新体制逐渐成长完善,还是反过来,新体制停顿了,倒退了,重新回到旧体制。从新体制的出现和逐步扩大来说,它造成的结果是正面的,是积极的。它最大的优点就是解放了中国民众长期受压抑的创造精神、创业精神。在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常常跟海外的人们讨论问题,他们都说全世界的华人都是天生的企业家,但是中国大陆的人却是个例外。然而改革开放证明了我们并不是例外,只不过因为旧体制把这种创造精神压抑住了,没有办法发挥出来。改革开放使中国人的创造精神发挥出来,最重要的就是我们的成千上万个民间创业企业像雨后春笋一样发展起来,这是我们过去30年能够高速增长的最基础的力量,推动了我们经济高度的增长。具体的说,一方面过去没有得到利用的,或者没有得到充分利用的资源得到了利用,另一方面城乡分割的体制和旧的增长模式被打破,使原来在农业或者说传统产业中低效使用的土地资源、劳动力资源,转移到了城市工商业或者转移到了城市中的比较高效率利用的行业,对我们增长的效率提高也有很大的贡献。

  在旧体制下,因为城乡的分割格局所以使大量资源低效利用,那时候在我们的增长中,全要素生产率提高的贡献是微不足道的。因为我们有了改革开放,因为有了各种生产要素结构性的改善,使得我们效率有了相当的提高。另外就是开放,开放使我们在没有原创性创新的情况之下,很快大量吸引吸收和消化国外的先进技术,使我们的产业技术水平有较快的提高,生产效率有了提高,这些支撑了改革30年来的高速增长。特别是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对外贸易的增长速度加快,最近20年我们的GDP年增长率甚至超过了10%,整体的经济实力很快得到了提高,到了2010年中国超越了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的经济体。如果能够保持这样的势头,很多人估计中国将在本世纪的20年代或者30年代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

  但是,事情还有另外一方面,旧体制的遗产还在阻碍中国的技术进步和经济发展。

责任编辑: 墨迹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