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信合作七年未央:博弈监管再创新

2013-03-06 14:55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听起来差,用起来好。”一家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用这八个字形容了银行对于银信合作的感受。

  在他看来,存贷比触线、贷款额度见底、信贷集中度过高、争取更高的融资收益,或是寻求资本充足率中风险加权计算较低资产(如将信贷资产“变为”同业资产),是银行希望解决的问题,而具有融资属性的银信合作理财正是有利于解决这些问题的一道“暗门”。

  “上市银行有利润指标,降低运营成本、提高收益是内在需求,挡也挡不住。”该总经理从这一角度看待银行7年来不断“创新”银信合作模式以应对逐年趋严的监管。

  然而,由银信合作带来的影子银行规模扩大,也造成了系统性风险的隐忧。当信托业规模已超过7万亿,其中账目在银行表外,而风险在银行业内的资产占比有多少?“监管部门正在摸底,这次的重点是信托受益权投资。”上述总经理透露。

  经过两轮“创新”,绕道“信托受益权”是多家银行近年兴起的一种规避信贷额度控制的监管套利银信合作模式。据业内估计,截至目前,银行所持有的信托受益权规模已达约8000亿,银信合作业务余额则从高峰时的2万亿降至1.6万亿左右。

  首轮“创新”:拉长战线

  银信合作的首款理财产品始于2006年,采取从银行直接发放信托贷款的最原始模式。业内观点认为,这种“合作”缘于国开行当时有项目、缺资金,因而借道其他银行发理财产品给信托,信托再给国开行项目放款,国开行则提供担保、承担风险。因当时银行理财计划直接发放贷款有合规性风险,因而借助信托作为通道。

  民生银行发行于2006年5月的一年期“非凡人民币理财T1计划”是国内首款信托贷款类产品,由民生银行将理财资金投资于平安信托吉林江珲高速公路项目贷款资金信托计划。其中,民生银行作为信托计划的单一委托客户,国开行在贷款到期日履约发放后续贷款,为借款人提供充足的还款资金,并负责贷后监控和管理,在借款人违约时,按照合同约定有权直接扣收还款资金,确保贷款安全。

  普益财富研究员叶林峰告诉本报,上述银行理财产品的实际作用,等同于对项目“表外贷款”,优势是一可躲过存贷比考核,“腾挪”出信贷额度,二可绕过监管部门对银行利率的监管。

责任编辑: 叶青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