粮食辩大豆殇 中国大豆路在何方

2013-03-04 15:11  来源:中国证券报

  如果说豆一、豆二只是期货市场上的大豆之争,那么,国内榨油厂的艰难度日、东北大豆种植面积和产量日渐萎缩显然就是现实经济生活中所直面的挑战。在主要农产品(000061)中,为什么只有大豆如此让人焦虑不安?有观点认为,表面上看这是非转基因和转基因二者的博弈,背后原因则还在于对大豆属性的定位上:如果能划入粮食品种,则国家政策保护力度会更大,纵然有压力亦无消亡之虞;如果视为经济作物,则还将更多地直面市场竞争,最终上演优胜劣汰一幕。大豆到底应该算什么,中国大豆路在何方?

  中国证券报:国产大豆为何逐年萎缩,除了市场原因以外,有没有自身因素?

  刘登高:市场只是结果,更重要的原因是缺乏国家政策的有效保护。如果说十年前社会争论的焦点是要不要进口大豆,那么现在的焦点已经变为要不要抛弃国内大豆生产,要不要保护国内大豆产业的问题。进口的过快增长,外国大量的补贴,明显的倾销行为,中国要不要启动WTO原则赋予的反倾销、反垄断等产业保障措施,是中国政府的权利。不作为就只能受制于人。所以,在放开进口的前提下,如何制定有效的国内大豆稳健发展政策,是当前大豆问题的核心。

  我们不反对进口,但在进口的同时如何对待国内产业?一定要把保护主义和放弃反倾销、反垄断、启动产业保障措施的权利相区别。在国际 贸易中搞“裸奔”式的开放,将会从根本上危及国家粮食安全和民众的食品安全。

  马文胜:国产大豆产量逐年降低,并不单纯是市场原因造成的,其中也包括大豆种植业自身存在的问题。而食用大豆产业链条发展缓慢,非转基因大豆优势宣传力度不够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白明:从近几年国产大豆发展情况看,国产大豆逐年萎缩主要受国内因素影响。首先,国内大豆种植缺少统一规划,跟风现象严重。其次,国内土地机会成本上升,农民宁可放弃种植也不愿放弃在外地打工的赚钱机会。再次,农民对收储政策的不满以及农业生产资料的上涨等因素,削弱了农民种植大豆的意愿。

  中国证券报:中国每年进口超过5000万吨的大豆,转基因大豆为何竞争力强?

  刘登高:我不认为转基因大豆竞争力强于非转基因:首先是因为二者属性完全不同,在国际上是两种价格,在美国非转基因大豆价格比转基因大豆高30%-50%,两者缺乏可比性;其次,真要比较,原因也出在我们估价政策的不同上。外国对大豆产业长期实行高补贴,从品种看所转入的只是抗除草剂基因,根本没有发现和转入高产基因,把一些雨量丰富、气候良好的国家的大豆亩产与中国高寒、丘陵、干旱地带的大豆比较产量,来否定中国大豆优势是不对的。

  国产大豆的问题在于,由于政策上缺乏足够的支持,也没有对自己的优势进行充分宣传,从而导致国内市场大豆与玉米等价格的比价扭曲。在我国,正常年份大豆与玉米的比较在2.5:1左右,由于玉米国内外价格倒挂,致使大豆与玉米的比价降到2.0:1,甚至更低。所以造成农民不愿种植大豆;另一方面,国家粮食安全计划按照数量奖励地方政府,把富含蛋白40%、含有至20%以上的大豆与玉米等量看待,这种政府激励机制对大豆生产没有积极性;对于主产区加工企业来说,由于在国内转基因大豆与非转基因大豆鱼目混珠,以转基因为原料的企业往往采取蒙混过关的办法,回避作明显标识,甚至与把非转基因大豆产品和转基因产品一同限价,导致主产区加工企业不愿收购加工国产大豆。农民、地方政府、制产区加工企业积极性受到制约,这就是国产大豆连续滑坡的原因。

  就现在看,进口大豆主要是榨油和饲料生产,这个方向是对的。出于对转基因大豆安全性的考虑,世界各国把进口大豆粕用作饲料,所以人们一般把它叫做饲料大豆。即使有问题,经过畜、禽、鱼类的“过滤”会比直接食用安全一些。非转基因大豆主要用于直接食用或食品、保健品加工,这种大豆在国际上一般称作食用大豆。中国大豆是非转、高蛋白大豆,受到国外高端食品加工企业的欢迎,近些年中国大豆蛋白出口形势很好,在国际食品及大豆制品市场已经占到50%的市场份额。这充分证明了国产大豆的国际优势。

  白明:由于进口大豆是转基因种植,其产量高、单位成本低,价格相对国产大豆产品便宜。从进口大豆产业链看,以ADM、邦基、嘉吉、路易达孚为代表 的跨国公司大举进入中国,通过原料进口贸易、直接建立合资或独资企业、资金参股来控制国内大豆产业。相对于国产大豆,进口大豆在价格和产业链方面的优势增强了其竞争力。

  马文胜: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待这个问题:其一,由于高科技手段的应用,转基因大豆的单产大大高于非转基因大豆,而且全球种植转基因大豆的地区基本都采取农场制,规模化、集约化、机械化种植使得种植成本相比国内大幅降低。其二,从大豆品质来看,转基因大豆出油率高,若不考虑其他因素,采用转基因大豆榨油经济性较好,因此国内压榨用大豆绝大多数都是进口转基因大豆。其三,转基因大豆的物流运输较为便捷,我国现有的压榨产能主要分布在沿海地区,对于大型压榨企业来说,通过船运方式来补充库存是最理想的方式。而国内东北腹地的大豆即使是通过铁路运至几个出海港口,成本也很高,运输能力有限,所以运输经济性较差。

  中国证券报:国产大豆只能靠政策来保护吗,有没有内生的应对之举?

  刘登高:从产业链本身来看,我们也有不少改进完善之处。一个重要体现就是国内产业体系尚未完善,一盘散沙在国际市场上怎么能有竞争力?产业是一个链条,产业组织是一个体系,家庭经营必须要在合作社的基础上有贸易企业、加工企业和行业协会共同加入,才能对付国外倾销和垄断。此外还要充分发挥传统的品质优势、耕作优势、栽培优势和技术优势,培育自己的品牌、建立完善相关生产体系,特别是要有相关的政策支持。

  白明:政策保护是必要的,但在政策保护下,国产大豆却逐年萎缩,说明政策保护作用有限。更值得反思的是,政策保护的能力有没有那么大?政府需要投入多少财力进行保护?如果投入大量的财力,是否会违反WTO规则?我认为,除了政策保护、保障种植面积外,国家应给国产大豆更多的政策支持,让“输血”变为“造血”。

  面对国产大豆的困境,首先要增强它作为一种商品的价格弹性。增加它的价格弹性,也就是要增加它的可替代性。例如以其他粮食品种替代它作为粮食作物的粮食属性,并发展相关的非豆产业替代其经济属性,对其形成双重替代。这一方面会增加消费者选择的多样性,维护国内大豆市场价格的稳定,另一方面,减少国际市场用大豆带来的要挟。

责任编辑: 墨迹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