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公积金别成“唐僧肉”

2013-03-02 15:42  来源:中国经营报

  据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透露,全国住房公积金入市的相关研究准备工作已经启动,证监会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尽快推动《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的修订。很显然,中国证监会已经盯上了2.1万亿元的住房公积金,由于住房公积金目前管理分散、运营效率低下、保值增值能力差,需要尽快改革管理和投资运营模式,但股市不是唯一途径,也并非最佳途径。

  记得2012年初证监会想方设法地吸引养老金入市,当时我曾在不同场合和多篇文章中反对养老金贸然进入股票市场,原因是“负和博弈”的A股市场不宜长期投资,如果股市环境不改,贸然拿老百姓的“养命钱”去股市赌是不负责任的,而且养老金自身的管理还存在诸多问题,最先应该解决的是提高养老金的管理统筹层次和营造A股市场的投资环境,而不是用这笔“养命钱”去填A股市场的坑。同样,对住房公积金入市我也是以同样的理由来反对,当前应该尽快启动对养老金、住房公积金等保障资金的管理体制改革,千万别再低效地管理和浪费这些保障资金。

  遗憾的是,养老金入市被舆论终止后,养老金的投资管理体制并未有丝毫改进,我们反对入市并不是反对对这笔资金的管理体制改革和保值增值,希望高层决策部门尽快督促相关部门改革落实,及早建立健全的中国社会保障体系,而不是将这笔资金变成一些权力部门垂涎的“唐僧肉”。

  证监会之所以三番五次地希望养老金、住房公积金入市,主要是A股市场长期IPO圈钱、抽血和限售股减持,导致A股市场出现了严重的“贫血”,要想快速提振市场信心只能通过引入巨额增量资金的办法来维系股市流动性的平衡。另外,由于养老金和住房公积金整体收益率太低,目前处于严重“浪费”的境况,于是证监会才有不断地尝试吸引这些资金入市的说辞,而养老金是“养命钱”,涉众甚广、责任重大,不允许轻易冒险。而住房公积金覆盖面相对较窄、社会关注度低,反对声音较少,证监会的游说容易成功。但我依然坚持反对将住房公积金统一地、盲目地投入股市,而应该借此次“入市”大讨论来充分暴露住房公积金管理制度的缺陷和存在的问题,以尽快启动养老金和住房公积金的管理体制和投资体制改革。

  住房公积金与养老金一样目前都存在管理统筹层次过低的问题。在2004年之前全国有2577个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直到2004年底才在国务院的要求下调整收缩至344个管理中心,并成立了339个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 会,来充当投资决策委员会,而让住房公积金在银行专户存储,由住建部、财政部和人民银行实施监督,但在具体工作中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往往实际履行了全部职能,使住房公积金管理委员会的决策流于形式,而且管理体制并未从本质上改变多头管理、政出多门、政令不畅的毛病,结果住房公积金贪腐案件频频发生,加上《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限定这部分资金只能存款和购买国债,其收益率远远低于房价和房租飙升的速度,显然需要改革目前的住房公积金管理体制,而且需要我们深刻反思住房公积金制度设立的初衷,需要重新思考住房公积金继续存在的必要性和存在方式。

  1991年5月上海市借鉴了新加坡公积金模式,率先试点住房公积金制度,然后各地纷纷效仿,直到1999年4月国务院才颁布了《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使得这项制度作为城镇住房货币化分配的一项基本国策而确立。设立住房公积金的目的就是为了推进我国福利住房向住房市场化和商品化改革,想通过国家支持、单位资助、职工自行解决住房的市场化机制来改善大家的住房条件,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来实现“住有所居”的梦想。但今天回过头来看,住房公积金制度基本是失败的,住房公积金使用率极低,从以往的数字看使用率不足20%,住房公积金只解决了行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等少数人的居住问题,而民企和效益不好的企业职工则很难通过住房公积金来解决住房问题,反而房价的飞涨让很多低收入者望而却步,结果大部分低收入者缴纳的住房公积金变成了“沉淀”,成为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挥霍的筹码,再加上申请程序的烦琐,使得很多缴纳住房公积金的低收入者很难享受到购房贷款利率的优惠,反而这一制度在充当“劫贫济富”。

  显然,住房公积金制度已经远远“跑偏”了设立的初衷,如果再不及时调整和改革住房公积金的管理架构,住房公积金若不能在房价飞涨的时候帮助低收入者发挥作用,还不如及早取消这一公积金制度,但取消可能性很小,由于庞大的住房公积金管理体系已经形成,而且住房公积金蓄积了2.1万亿元的规模,国家绝不会轻易放手,那只能改革管理框架和管理模式,让这笔资金用在刀刃上。既然我们学习了新加坡模式,那也应该学习人家新加坡对公积金“沉淀”资金的使用方式,人家是将这部分“沉淀”的住房公积金投入到保障房建设,以解决中低收入职工家庭买不起住房的社会问题,而不是像我们这样讨论着拿去炒股票、买债券。

  况且,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并不是一个职业的金融资产管理部门,既无资本金也无金融风险承担能力,更没有任何资格来决定这2.1万亿元的投资去向。如果真想让住房公积金保值增值,则不妨开放住房公积金账户的管理权限,让公积金缴纳者个人来根据自身风险的偏好来选择适合自己的理财方式,可以委托给基金等中介机构来打理,可以自行购买基金等理财产品,也可以自行投资或储蓄,千万别再让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低效管理,也不能交由一个统一的部门来“代表 ”大家,否则在监管主体不明确的情况下住房公积金就会成为“唐僧肉”,人人都想瓜分。因此,这个账户不妨采取个性化管理,减少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盲动的可能性,并可以大规模缩减住房公积金管理人员的队伍和管理成本。

  很显然,当前我们已经不再是讨论住房公积金该不该入市的时候了,而应该是反思和讨论住房公积金究竟该不该继续低效地存在下去?该如何存在下去?

责任编辑: 墨迹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