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医保也悲剧 协和医院医生爆料医保潜规则

2013-03-01 11:03  来源:纸上建筑

  我们的公办机构有个本事,那就是把一切好东西运营的一塌糊涂,慈善就不用说了,红十字会在全世界都享有美誉,唯独在中国臭了大街。

  如今举世称善的医保又出了奇葩。

  近来纷纷有媒体爆料,多地医保机构给医院下达了费用指标,限定每个医保住院病人10500元治好,没用完的余额归医院,超额则医院自行负责——荒唐之至,这不是变相承包吗?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医院为了保盈不亏,也纷纷制定了内部的规矩:医保病人花完一万元定额就立即安排出院,不管病有没有治好,需要继续治疗的只能重新挂号入院,这样才能有新的费用指标。

  有些重病患者已经深受其苦,拖着病体住院出院反复的折腾,已有报道广州某心脏病患者在被迫出院期间发病身亡,一万元“定额”活活卡死了病人!

  全世界都没有这么荒唐的事情,人的生病轻重有别,有的小病几百几千元就能治好,有的大病得花几万几十万,有的重病一天就花上万,而且不能须臾间断,否则性命堪忧,岂能用一条定额卡死?

  凡是保险,当然要考虑赔付成本的事情,但前提是要尽到赔付责任,对医保来说就是给予合理到位的治疗,达到医学标准再出院,没治疗完钱一花完就赶人出院,这和穷人自费治病有什么区别?

  算计成本有正规的算计法,世界上不止一家保险公司,有的是成熟的经验,你可以详细审核病例和处方,可以聘用专家来审专家,该用的治疗手段用,不该用的就不用,既不让小病大治,也不让大病没得治,一样可以有效控制成本。但不该一刀切给个限额,你们倒是省事了,却给病人带来了极大麻烦,甚至贻误了生命。

  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自然会有一个支出平均数,但这是医保机构后台统计的数据,跟患者没有关系,甚至跟医院也没有关系。如今大多数病种都有成熟的治疗方案,你可以要求医院规范治疗,限定合理用药,只要没有违规就应该足额支付,而不应简单给一个限额完事——要是这么容易的话,谁都能开保险公司。

  患者参加医保,目的是治病,而不是为了这一万元限额,参保人月月不落的缴费,或许一年也没有进过医院,但或许一病就是大病,参保最主要的意义就在这里,现在你说一万元封顶,心脏手术做半截就得缝上待下回分解,谁受的了?

  今天有位医生 @急诊科女超人于莺 爆料:由于定额的作乱,为了不被半路遣送出院,为了得到合理的治疗,患者又走上了寻人走关系的老路,因为指标下达到医院,医院可以把一部分患者节余的钱,补在另一部分人身上,所以没关系的患者治疗可能遭到克扣,而有关系的则可以高枕无忧甚至用最好的药品器械。

  医院之所以有这个操作空间,也正是由于医保机构的“简化管理”,反正你不审核我处方,只管人头指标,就必然造成这样的不规不矩。最后受害的都是平头百姓,而有权有势的从来就无妨,而医院居然还能够在此框架下扩大盈利,因为总还是可以克扣拔毛的平头百姓人多,需要超额伺候的关系户总是少数——号称人人平等的社会医保,最后执行成了极大的不平等!

  基本医保还不同于商业保险,应更侧重于福利性质,别说能不能盈利,就算是办亏了也要兑现承诺,把病给治到位,国家用纳税人的钱在托底。可是我们的医保竟然办成了变相承包,不讲专业审核,只拿钱说话,你倒可以保证不亏了,却让百姓吃了大亏!连自负盈亏的商业医保都不带这么干的,要连这点专业性都没有,保准它卖不出半张保单!

  畸形规定下继而生成的新型腐败链,继续保证权贵阶层的特权,还是只有无权无势的平民受害,早晚令人深恶痛绝,走上红十字会的老路。

责任编辑: 渊海子平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