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年终存款扎堆 百万亿资金埋通胀隐患

2013-02-09 10:49  来源:腾讯财经

  春节临近,随着货币投放进入高潮,社会资金也显现颗粒归仓效应,货币洪峰所到之处,银行业储蓄存款呈爆棚式增长。

  来自江苏多家银行的报告称,储蓄存款激增,全省银行业存款已过8万亿。“一月份以来的银行业存款主要靠储蓄拉动,形势前所未有的好”。一位省行行长对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去年12月,中国银行体系存款余额已超过97万亿元,按目前的增长态势,春节前后,中国银行体系的存款总量很可能突破100万亿元,新一轮的货币大潮惊涛拍岸。

  年终兑现潮

  “忙得差不多了,可以歇歇了吗?”前两天,记者问一位央行从事货币投放的负责人,他回答说,高峰临近,忙得大喘气,“城市里到处是工地,光年底发民工工资就是非常可观的现金量”。他的话得到一家城投公司老总的验证。

  “2月1日以来,我天天都在忙着筹钱发民工工资,工地上2000多民工,人均10多万元,因为平常管吃管住,只发生活费和小孩开学时的学费,工钱年底要一笔头结清,要忙4个亿资金,所以一直弄到6日下午,银行年前最后一批贷款下来,把民工工钱付清。他们的包车走了,我回家倒头就睡,今天还想再蒙头大睡一天。”昨天上午10点,南京一处保障房项目分管财务的副总接到记者的电话后,嘟嘟嚷嚷说了几句,就继续“蒙头大睡”了。

  付民工工资、企事业单位年终奖兑现,各种兑现导致存款激增。南京城东靠近仙林大学城的一家银行行长告诉记者,年底由于附近的几所高校发年终奖,他这个支行储蓄存款几天时间增长了10个亿。而在市中心,一家大券商年终奖兑现,其所在开户银行的对公户转为个人工资户的资金量也数以亿计。

  江苏一家大型国有银行零售部负责人告诉记者,截止到2月7日,今年以来该行的全辖存款增量已突破500亿,这两天的储蓄日均增长在60亿~70亿左右,这种情况在2009年曾出现过。去年全年,才增长了400亿左右。按这种态势,今年全年的存款增长可能要放天量。

  另一家大型国有银行的行长告诉记者,该行今年以来新增了410亿的存款,其中300亿左右是近半个月时间冲上来的。而省内多地银行业反馈信息显示,各地存款都呈现压不住的上涨态势,建筑和劳务输出大市的南通、常州等市,各家银行储蓄存款全线飘红。

  江南农村商业银行所在的常州是个中等城市,最近,其存款冲过了1000亿,其中今年以来40天的存款在50亿左右,张家港农商行、太仓农商行的存款新增都在40亿以上。

  数据显示,去年12月31日,江苏银行业存款总量为7.8万亿,去年净增额超过了1万亿,其中有4200亿左右为储蓄存款,增势之猛为多年所未见。而今年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全省存款又已轻松增长3000亿,该省银行业存款冲过8万亿几无悬念。

  钱多无处去

  “钱多,无处可去。有点钱能干什么呢?房子限购,股票几年跌下来,惊魂不定。钱还是主要囤在银行。”一位长期从事货币政策研究的专家表示。

  公开数据显示,去年12月,中国银行体系存款余额已超过97万亿元,按目前的存款增长态势,春节前后,我国银行体系的存款总量很可能突破100万亿元。

  过去二十年,广义货币供应量(M2)维持着18%左右的年均增速,远超过10%左右的平均经济增长率。1990年,M2为1.53万亿,而到金融危机时的2008年底,M2已达47万亿。

  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造成M2倍增。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末,中国M2余额达到97.4万亿。在GDP约占全球10%的情况下,货币供应量占全球的1/4。尤其是M2与GDP的比例高达190%,创下历史新高,而同期美国M2与GDP的比例为63%。

  多位货币政策专家认为,大量资金囤积在银行体系,社会的普遍心态是现金为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民众对未来的信心不足,以及金融创新和有效供给不足。长期以来的金融抑制下,投资渠道窄,消费和投资热点缺失,而社会保障体系的统筹层次和保障水平不高,百姓不敢放手消费等一系列问题始终没有破解。

  “有钱人忙于资产套现,忙移民,所以现金为王,多家银行门槛为1000万元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近年来激增,这些资金都是随时可以走的。”一家大型国有银行负责高端VIP客户的负责人对记者说。而在保障普遍较低的情况下,普通投资者也在积谷防饥。

  中国经济仍处于投资拉动和货币化的进程中,每年20%以上的投资增长,7%~8%的经济增长都需要一定量的货币推动,但是如果陷入货币主义泥淖,过度盲目迷信货币对经济增长的拉动,那将不可避免地埋下通胀的隐患。100万亿的背后,通胀的长期压力已经形成,今天,抑制通胀的难度要超过以往任何时候。

  谨防“笼中虎”

  货币与经济增长本身应是面和水的关系。如何“勾兑”货币投放与经济增长的合理比例,是当前必须厘清的问题。我们的M2与GDP之比已经史无前例地接近2:1,这是一个不祥的信号。其本质是经济结构性失衡、金融体系发展的严重滞后和金融资源配置效率的低下。

  在一个金融大爆炸的年代,“钱多”的背后是财富注水和资产价格虚高,对通胀的焦虑、担忧和恐惧困扰着每一个人。

  现在面对银行体系内的巨量高能货币,既不能完全照搬西方货币主义理论,视之为洪水猛兽,因为中国还不能算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资金富余国,资金结构性过剩和财富二八定律决定了大部分民众收入和储蓄率不高。但是对近百万亿的资金堆积,又不能熟视无睹。

  事实上,汹涌的高能货币加剧金融体系的风险。百万亿的资金被拦在银行的防洪堤里,所有力量集中于一个点上,必然加大银行防洪大坝的风险。银行的资金都是它的负债,今年以来,存款激增倒逼加快投放,信贷刹不住闸。

  今年1月份,四大国有银行的过量投放已引起监管部门的关注,多家大行受到“窗口指导”。2月份以来短短一周时间,四大行信贷投放已接近2000亿元左右,呈井喷式增长。银行业开年的信贷冲刺既是惯例,又是一对悖论。钱少了不行,但钱多了,流动性过剩甚至酝酿新一轮的流动性泛滥,又会带来新的麻烦,这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如果把这100万亿“关进笼子”,并恰当引导,把它转化为强大的消费力和有效投资,可提振内需,成为拉动经济健康发展的积极因素。但如果引导不当,没有足够好的“池子”和金融创新工具来分流、泄洪,这100万亿的高能货币就极易成为“笼中虎”。

  实际上,央行最新公布的去年四季度的货币政策报告,就明确地表达了对“货币超发”可能诱致通胀和严重资产泡沫的担忧。

责任编辑: 嘉缘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