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日国有化前途未卜 超日债或开违约先河

2013-02-04 07:18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超日太阳的现状与一年前山东海龙的处境十分相似。而在发债前后的业绩“变脸”一事上,二者几乎如出一辙 ]

  随着青海国投的介入,在40余天的停牌之后,超日太阳(002506.SZ)上周五迎来复牌。不过,当日ST超日开盘即遭遇跌停,“11超日债”(112061.SZ)则暴跌23.26%,显示了投资者的信心依然摇摇欲坠。

  从证监部门调查、贷款逾期、生产停滞,到发债前后的业绩“变脸”,超日太阳已然是又一个“海龙”。在惨淡复牌背后,超日太阳能否避免开创信用债违约先河的命运,仍然充满了悬念。

  地方融资平台介入

  超日太阳的股票与债券的双双停牌,始于2012年12月20日,数日后该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倪开禄被曝携款出逃,超日太阳随之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的焦点。

  接下来,关于超日太阳的坏消息此起彼伏。12月27日,超日太阳发布公告称,倪开禄辞去总经理一职;2013年1月18日,超日太阳修正业绩预告,预计去年全年亏损0.9亿~1.1亿元,且公司股票交易将面临退市风险警示处理;1月23日,“11超日债”持有人会议首次召开,却无果而终;1月24日,因涉嫌未按规定披露信息,超日太阳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上周四,超日太阳宣布,公司股票将于2月1日开市时起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超日太阳”变更为“ST超日”,公司股票日涨跌幅限制由10%变更为5%;债券交易保持不变。

  同日,有望拯救超日太阳的兜底者浮出水面。据披露,1月15日,倪开禄及其女儿倪娜已与青海省木里煤业开发集团(下称“木里煤业”)签订了关于转让公司股权的意向书;股份转让完成后,木里煤业将成为第一大股东。

  木里煤业成立于 2010 年 11 月,由青海省国有资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青海国投”)独资组建,后者的出资人为青海省国资委。公开资料显示,截至 2012 年6月底,青海国投总资产为775亿元,所有者权益合计约 243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这场并购案仍处于初期阶段。超日太阳与青海国投均强调,双方签订的仅为股份转让意向书,不具有法律效力。

  “青海国资接盘超日太阳,说明在我国资本市场,上市公司股权关键时候还是具有一定壳价值和流转性。”一位评级机构高管向《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称。

  2月1日,ST超日开盘便被22万多手大单封死在跌停板,收报4.85元,跌幅5.09%;同时“11超日债”收盘大跌23.26%至79.75元。

责任编辑: 冬日暖阳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