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秉文:养老金制度不能继续打补丁

2013-01-23 09:57  来源:大公财经

郑秉文:养老金制度不能继续“打补丁”

  郑秉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和社会保障实验室主任,《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2》主编。

  核心观点

  基本养老保险制度需要“一揽子改革”,最好花上几年的时间,然后从某个早上开始实施运行,不要今天弄了这个,明天再弄那个,不要没完没了所谓试点。

  养老金的投资收益率不仅要跑赢CPI,更要逼近社会平均工资增长率,否则就会有巨大的福利损失。

  现行的养老金制度只要简单看几个参数,就可看出它是不可平衡的,在可持续性上存在巨大的隐患。

  对话动机

    据新京报报道,12月17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了《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2》,报告指出的一系列问题引发公众关注。

  报告显示,中国城镇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空账”额突破2.22万亿元,在32个统筹单位中(31个省份加上新疆兵团),2011年收不抵支的有14个,如果没有相应的财政补贴,支付缺口将达767亿元。

  如此规模的“空账”,是否意味着养老金的亏空?700多亿元的收支缺口,要如何解决?

  2万亿“空账”

  不是养老金“亏空”

  这一代人要建立自己的账户,但上一代人谁来养?在制度建立之初,我国没有解决这个“转型成本”问题。

  新京报:个人账户2万多亿元的“空账”,是否意味着养老金的“亏空”?

  郑秉文:这是两个概念,完全是两回事。我国实行的是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养老制度,我们叫“统账结合制”,或者说“部分积累制”。

  社会统筹用于支付已退休的参保人员,个人账户则是用于个人积累,退休时开始支付。

  所谓的“空账”是指,个人账户的部分也被拿去支付已退休人员的养老金。2011年全国个人账户的空账额是2.22万亿元,首次超过2万亿大关。

  但从整个养老金的收入支出来看,制度能够大体维持平衡。

  2011年城镇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结余4130亿元,其中财政补贴2272亿元,“非正常缴费”收入1898亿,这包括补缴、预缴、清理历史债务等。

  新京报:这些“空账”是怎么来的呢?

  郑秉文:社会保障制度的本来面目是“现收现付”,也就是下一代养上一代。但这一代人要建立自己的账户,上一代人谁来养?

  因此个人账户的制度一建立,就面临一个“转型成本”。在十几年前制度建立之初,我国没有解决这个转型成本问题。

  新京报:所谓“转型成本”,就是现在退休的一部分人当初没有缴费,却要拿钱?

  郑秉文:对。我国建立这个制度是在上世纪90年代,当时是国企改革阶段,国企员工都是企业劳动保险,因此亟须建立一个社保制度,替代企业保险制度。

  这些退休人员为经济建设贡献了一辈子,由于制度转型的原因不发给他们养老金是不行的,于是国家建立了“部分积累制”,你自己积累一点,拿出一部分来养老头老太太。

责任编辑: 冬日暖阳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