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父母财富与子女无关

2013-01-21 09:36  来源:中国经济网

  1月11日,主持人杨澜携新书《幸福要回答》在京举办发布会。发布会后,杨澜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她是个对文字负责的人,写这本书虽具挑战,但确实做到了静心、用心。杨澜谈到了她的一双儿女,她认为孩子要有正确的金钱概念,要学着打工养活自己,父母的财富和他们无关。

杨澜:反对富养女儿穷养儿 父母财富与子女无关

 

  哪些是我写的一目了然

 

  采访还未正式开始,杨澜先说,这本书是由她和中国传媒大学学者朱冰合作写成:“我是一个对自己文字负责的人,不管写得好不好,但是哪些是我写的,哪些是朱冰的,大家一目了然。我们两人的文字风格不一样”。杨澜介绍,她在书中的写作是横向的,朱冰是纵向的,她以嘉宾、话题为线索,朱冰以时间为线索。

  杨澜坦承,她平常的日程排得很满,静下心来写作其实挺有挑战性,“这本书中我们有分工,我更多地是谈个人的主观感受,朱冰则主要采访我的团队和嘉宾。她看了将近400期节目,让我非常敬畏”。

  在创作《幸福要回答》的过程中,杨澜看到了很多嘉宾的成长。杨澜称,这些年她在读书和采访的过程中,与研究幸福、积极心理学的专家沟通,越来越印证了她书中的幸福女人色彩纷呈的故事。杨澜由此对新书做出自荐,“每个人的幸福都是一张网,不是单一的线条,希望这么多女人独特的生命体验和故事能给读者带来启发”。

  很多借壳书与我没关系

  杨澜承认,这些年市面上一些大标题中出现“杨澜”二字的图书,很多并非由她写就,“我很困惑,市面上杜撰的书太多,我深感自己的真实面貌也变得模糊。我查了一下有五本,一本在机场还卖得不错,今天我要捍卫一下我的姓名权。”除了一些出自其节目文字稿的图书,杨澜认可她真正独立写作的图书只有三本:1997年的《凭海临风》、2011年的《一问一世界》以及2013年初的《幸福要回答》。

  对于市场上“借壳”之作,杨澜认为它们传达的是一种廉价、错误的观念。这些书把许多话硬塞到了杨澜的嘴里,比如“你要找一个人就要他能帮你实现梦想”。杨澜特地澄清这句话与她无关,“我觉得一段感情、婚姻必须出自真爱,才能带来生命的滋养和它本来的意义,否则只能离幸福越来越远”。再比如说,有本书编造说,杨澜认为“孩子是最伟大的作品”。杨澜也予以回击:“我不会把孩子当成作品或工具,更不会把他们当一种炫耀。我觉得他们只是借由我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我们要帮他们找到真正的自己,这就是为人父母要做的事情。至于他们选择什么样的道路,是他们成年后要选择的”。

  《凭海临风》的销量达60万册,《一问一世界》目前售出百万册。对于《幸福要回答》的销售预期,杨澜委婉地说:“我想这本书的读者不仅仅是我的观众和粉丝,我希望有更广的读者群”。

  谈工作

  尊重隐私才能得到回报

  由杨澜主持的《天下女人》栏目从开播到现在已经8年了,期间她采访了400多位嘉宾,大多数为女性。杨澜首先感谢了所有受访嘉宾,“在大众媒体上谈个人经验和情感经历,很不容易。大家能在节目里与我分享,我自认为很幸运”。杨澜一直难忘孙俪、海清在《天下女人》中讲出了在其他节目中不会讲述的故事,“女人是非常感性的,希望谈话场所是一个会客厅的感觉。我访谈的话题不会过于沉重,但非常真诚和温馨”。

  杨澜对嘉宾们的隐私非常尊重,“嘉宾对隐私很注重和敏感,我特别能理解,因为有些事情会被放大到脱离生活本来面目的状态,从而变成一种困扰”。杨澜自曝,即使是做客节目的男嘉宾,她也是呵护有加,不过节目中还是不乏紧张者,杨澜说:“《甄嬛传》中的皇上陈建斌第一次到我节目中做客,他看到我时吓坏了,连说这帮女人有特别大的气场,他浑身都出汗了”。

  脆弱时需要团队帮

  在杨澜主持过的节目里,《杨澜访谈录》更具理性思辨色彩,《天下女人》则满是感性的话题。这在杨澜眼里并不矛盾,“我觉得工作状态和生活状态都是很真实,只是每个人的不同面而已。《杨澜访谈录》更多的是提问,《天下女人》更多的是分享,会更加地流露出真性情”。

  一档好节目,离不开一个好的电视团队。杨澜自称有时也会处于非常脆弱的状态,“人总是会遇到不确定性,我在心理上很需要团队的支持。在做《杨澜访谈录》时,我会经常把编导拉到一边,把提纲再过一遍,其实心理是忐忑不安的,因为我觉得没有一个人能自信到做的所有事都是正确的”。

  团队的合力很重要,但是杨澜并不会因此而懒到坐享其成。杨澜称她会参加每一个策划会,所有的资料都会看一遍,采访提纲虽然有策划人供给的草稿,但最后都由她落笔。

  谈孩子

  有金钱概念双手赚生活

  杨澜难得地谈到一双儿女,面对记者抛出的是否担心孩子与富二代挂钩的问题,她坐不住了。杨澜说,任何人都不应该被贴上标签,尤其是孩子。杨澜细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我父母是很清贫的知识分子,但我从没觉得自己缺少过什么,从没有因为家境而自卑。从小父母就给我一个理念,人生而就平等,它贯穿在父母对我整个的养育过程中”。

  对于孩子,杨澜称不会特别强调财富的价值,她会让孩子知道金钱的概念是什么。杨澜自曝儿子常去勤工俭学,每天帮画廊钉画框,填写数据。她回忆了生活中的一件小事,“有一天我给儿子午餐费的时候,他告诉我现在的午餐真贵。可以吃5元的盒饭,10元的三明治,如果要吃得更好则要30至40元”。孩子接下来的一番话给了杨澜很大的触动,“我现在还没有独立赚钱,等将来毕业了,赚的工资也是有限的,所以就从午餐做起,只选不到10元的三明治”。

  杨澜的教育理念是,孩子要有金钱的概念,但是不能做金钱的奴隶,“《幸福要回答》中就有个篇章讲子女的教育。我反对富养女儿穷养儿子。我认为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都要在对财富有正常心的环境下长大,知道将来父母的财富和他们无关,要靠他们的双手赚生活。但我也不会故意压低金钱的作用,让他们对金钱产生更多的欲望”。

  杨澜还自我反省了过去的几年,因为在工作上疲于奔命,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很有限,“2013年,我要让事业再简单点,多腾出点时间给家人。我觉得把生活和事业搞得太复杂了,不是一种智慧的表现”。 (来源: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 墨迹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