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雅玲:警惕美元霸权战略

2013-01-11 11:31  来源:腾讯财经

  摘要:伴随这两年美国财政赤字不断加重的关注,金融市场关于此话题的争论、讨论已经完全超出美国国家战略的基准定位,以及美元地位的有效论证。近期美国财政悬崖的炒作性的喧嚣和引导性的人为色彩凸起,市场值得警惕更大的风险,即美元霸权战略带来的世界压力与挑战。

  2013年新年伊始美国国会如笔者预期批准了炒作性的财政悬崖命题,两院达成协议,再次避免了媒体舆论关注的财政悬崖命运。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以257:167的票数批准了议案,奥巴马竞选总统连任时承诺的对富人增税将得以兑现;民主党控制的参议院此前在新年会期中早些就通过议案。未来奥巴马表示将很快签署议案,使之成为法律。国内外市场担忧乃恐吓性的财政悬崖命题是指一系列美国增税与减支措施的启动,因为如果不解决,或许美国经济经济则有衰退之虞,乃美国债务和美元崩溃之疑。这一论调和预期不攻而破,其实质和本质的议论偏离美国国家战略与利益的诉求与方略,解读有误和有偏颇。

  首先美国财政悬崖是一个伪命题,不是一个真命题。其实美国财政赤字问题已经延续40余年的时间,其中2000年美国有过短暂财政盈余的过度,随后伴随金融危机概念的生成,美国经济衰退的出现,美国财政赤字进一步扩张和恶化。但是至今美国财政赤字并未达到悬崖的边际,美国的财政对策继续有效把握与调节着经济与金融的实力与势力的发挥与强大。令人记忆犹新的2011年8月份的美国财政赤字揪心,美国两院与两党的争论也十分激烈,而最终10月美国两院和两党回归美国国家战略的需要和美国国家利益的必须,美国实施了历史上第79次的债务上限的提高。2012年做美国选举之年,美国财政赤字的夸张被夸大为财政悬崖,借用美国选举之年的特性和环境,美国财政赤字争论继续演绎。但到目前位置的结果依然是两院、两党达成共识,最终决定继续提高债务上限。美国财政赤字是一个长期经济结构和全球战略的布局,并非是一个燃眉之急的焦点,如何评论预定义十分重要,尤其是怎样解决是更重要的舆论导向和失态定性。

  其次美国财政悬崖是一个全球化战略,并非国家单一概念的债务。美国财政赤字问题的讨论与美元全球扩展紧密相连。尤其是经历了独特的、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机新模式,美国债务扩张与美国金融扩张并举。笔者从事30年的国际金融研究,我清晰的记得,80-90年代的国际金融市场仅局限在金融产品、金融机构和金融体制,并且并无相互关联度,市场之间的分割十分清晰。但当今的国际金融并非寻常,金融层面的定义已经延展到更多的领域与市场衔接。首先石油被纳入国际金融市场,随后大宗商品、资源产品、农产品都被统统纳入国际金融市场。美元透过独特的定价与特权的报价体系扩大垄断和控制了全球市场。美联储的政策以及美元的战略已经努力扩大国际金融市场的概念与范围,并有效的运用美元特权的定价机制以及美元霸权的报价制度,进一步增强美元霸权的世界范围与势力,扩展美元覆盖的更多领域与更大的市场。所以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并不仅仅局限美国本土概念,更着眼全球化的战略。由此,美国财政赤字的扩张并不局限美国概念自身,而是具有更广泛的全球化概念与世界性范畴。直白的说是美元势力扩大,加剧美国财政开支扩张,这是体现着美国全球化的战略必然的结果甚至收益。

  最后美国财政赤字是全球化扩张对策,美元霸权政策是重要的基础。美元作为世界上现在非常具有实力和势力的货币,其货币政策考量将更具有特殊性,并非是单一货币的基点,而是综合考量全球战略布局和部署。美联储的货币政策看似一国央行常规的货币政策,但是由于美元地位的独特性以及美国经济的特殊性,恐怕我们议论与研究这一央行的视角或层次需要调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有别于世界任何一国央行的政策基础,其目标侧重是全世界,并非本土化的概念难么简单,进而政策的着眼点并非我们各国理解的本土化,美国货币政策的基点是全球化。一方面美国政策比例的配置是以全球比重为主,60%的货币供应量在全球范畴,只有其次的40%才是美元国内供应量的需求。美国全球的战略决定了美国货币供应量的分布与比重。另一方面是美元货币供应量是伴随全球市场配置的变化而增量,并不仅仅是因为美国经济本土的问题而扩大,并非是舆论如此简单的评说美国经济不好导致美元货币供应量增加。实质是美元货币供应量不足,进而为实现美元霸权的覆盖率已达到垄断力而增加货币发行。我们一国货币政策视角过于局限和狭窄,解读美元货币政策有死角,理解上会出现误区甚至盲区,这是舆论推进的混乱之处,解读不准确的基础在于对美元货币地位的独特和独到的偏激和不准。更重要的在于美元货币地位不同于欧洲、日本、世界所有国家,也包括我国。我们理解货币政策的基点是国内和本土,美联储是全球和世界。因此,市场议论美元的职能和地位需对症美元特殊性和特权性,并不能按常理分析或按常规推论,这是十分复杂和深入的话题,并不是一个简单数量的概念或规模的效率。尤其是面对全球货币竞争的加剧,美元更加关注货币竞争对手和战略,极力规避美元对手带来的挑战,重新架构货币新体系和世界价值新构架。

  所以我们讨论或争论美国财政悬崖的立场、角度和结论更需要全面性的睿智、综合性的远见以及美国式的高度和特性,并不能以一国常态和常规简单化的议论和评价。美国财政悬崖谈判有惊无险是2011年之后的第二幕,舆论和市场值得反思过失与过错,因为我们分析的角度与立场不对症真实和事实。未来市场需要防范的是美国国际的财政政策的前景,全球对策自我控制与防范。正如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所言,相比财政悬崖中极端措施启动所能带来的预算节省有限,上述法案将使美国财政赤字在未来十年内增加4万亿美元。美国因素的敏感更需要睿智应对,不是舆论调侃。

责任编辑: 墨迹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