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一轮债务危机隐患不容忽视

2013-01-09 17:35  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在新年第一天通过解决“财政悬崖”议案,暂时缓解各方的“悬崖”之忧。但在短暂欢呼过后,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两党达成的协议只是解决了临时性问题,并不能根本上解决美国面临的高额财政赤字和未来政府开支增长的来源问题。

  实际上,美国的“财政悬崖”问题根源是由于美国债务持续突破债务上限所引起的,被认为是美国债务危机的后遗症。债限问题若处理不当,会为新一轮债务危机埋下隐患。如果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如2011年8月那样再次被评级机构调降,将对美国及全球金融市场造成巨大冲击。

  目前,欧债危机和美债危机已引发了各国对合理债务负担水平或能承受的最大债务警戒线的探讨。一般来说,可以通过以下几个指标来衡量国债风险。这些指标主要包括国债负担率、赤字率、偿债率、国债依存度、中央财政国债依存度、借债率、居民应债能力指标等。目前,国际上普遍采用国债负担率(国债余额与GDP的比率)和赤字率(赤字总额与GDP的比率)来分析和评价政府债务风险。2011年底,美国联邦债务总规模为14.76万亿美元,占GDP比重为98.7%;州及地方政府债务规模约为3万亿美元,占GDP比重为20%。有分析预计,美国联邦和州及地方债务规模仍将继续膨胀,其中联邦债务2016年将突破20万亿美元,占GDP比重也将达到106%,明显突破了风险警戒线。

  不容忽视的除显性债务外,还有一部分是隐性债务,一些欧洲国家在上一轮金融危机中对部分银行国有化后,原来银行的负债合并到公共部门负债,导致债务负担率激增超过风险警戒线。冰岛、迪拜、希腊等经济体相继爆发信用危机,充分说明在被迫采取大规模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财政刺激政策拉动经济复苏的情况下,极易导致负债比例过高、经济结构失衡,并最终导致政府债务突破风险警戒线,最终诱发债务危机,实际上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很多国家在此轮危机中都面临类似问题。

  庞大的公共债务还可能带来一系列的问题:包括巨额偿债支出、市场信心的缺失以及对汇率的负面影响等。同时,巨额财政赤字会引起货币贬值和通胀。可以想象,美国和欧元区未来应会寻找新的增长点,实施扩张性货币政策,容许较高的通货膨胀率,并采取措施削减财政赤字,而加快欧洲一体化进程包括建立欧洲债券市场也成为欧元区关注的路径。

  有学者认为,政府债务危机的直接原因是公众预期的改变,但根源却在于政府支出的过度增加。当政府债务水平、债务的期限结构、私人资本存量等影响政府债务安全的基础变量进入了危机区域,政府将失去市场参与者的信任,从而引起危机的爆发。当政府处于危机区域时,最佳债务政策有两个:一是削减开支,降低债务水平;二是延长债务到期时间,有效缩小危机区域。由于削减开支带来的一系列负面问题,出于可行性的考虑,后者在实践中得到更多关注。

  目前,财政悬崖问题导致美国经济下行和失业率高企,而延长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实施期限,迫使美联储投放更多货币,甚至购买美国国债。美元超发将增大赤字货币化的风险,向全球经济注入过多流动性,还会推动国际黄金、原油、粮食等大宗商品价格出现新一轮上涨,提高未来通货膨胀预期和货币贬值,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热钱流入新兴市场。

  目前,美国各方关于是否调高政府债务上限的争论又开始升温。已有市场分析人士警告,债务上限问题远比“财政悬崖”严重,美国新一轮债务危机隐患不容忽视。如何妥善解决债务上限问题,将成为确保美国经济短期和长期走好的必要因素。

责任编辑: 拾禾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