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日太阳的轮回:门口保安年终奖6千算少的

2013-01-06 13:44  来源:新金融观察

    “说实话,我们作为打工的算不错了。我们班车免费的,吃饭也是免费的,平时吃饭三菜一汤,一个大荤、一个小荤、一个素菜。”门口保安介绍,“2011年我的年终奖是6000元,2010年是4500元,在这里还是属于少的。”

    老板深陷“跑路”传闻、银行逼债、生产停滞,成立10年的上海超日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正上演着企业存亡的生死时速。

  从2003到2013,起步、辉煌、落败,从无到有、由弱至强、然后从高峰落入低谷,10年时间,超日太阳划过了一道令人惊愕的曲线,完成了一个传统制造业需要几十年才能经历的轮回。

  超日的十年路程与中国光伏行业的整体发展经历着同样的过山车,一同沉浮。

  -“跑路”迷局

  2013年第一个工作日,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31岁的林峰悬了好久的心终于放下,盛传“跑路”的超日太阳能董事长倪开禄再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这一天离他携款潜逃“跑路”国外的消息出现正好一周。

  4日下午,倪开禄出席了由上海证监局召集的多部门会议,一同参会的还有上海市银监局、上海市金融办以及奉贤区政府等金融管理及相关部门。而此前,作为上海超日太阳的一名中层管理者,几天之前林峰和其他1000多名员工还一直无法准确说出自己的老板在哪里。

  2012年12月27日,超日太阳董事长倪开禄携款20亿潜逃、留下超过千名员工和数十亿债务无人打理的消息传出,成为年末光伏行业最后一个引爆点,将本已经人心思变的行业再一次推上了风口浪尖。

  在上海光伏领域里,倪开禄曾经属于先行者和行业标杆,如果其跑路消息为真,不啻于丢下一颗重磅炸弹。目前该公司注册资本1.976亿元,占地1.5万平方米有员工1500多人,拥有上海超日(洛阳)太阳能有限公司和上海超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两家子公司。在上海并不算发达的光伏产业领域,超日的地位举足轻重。

  一石激起千层浪,超日太阳能的联系电话瞬间被打爆。

责任编辑: 冬日暖阳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