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称鄂尔多斯过半居民炒房 百万身家算穷人

2013-01-04 10:56  来源:东方财富网

  炒房的年关,难过!

  这个寒冬来得凛冽而备受煎熬。

  刘利强一直想,要不要去鄂尔多斯国贸大厦的“打击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办公室”,那里一直很忙碌,人流络绎不绝。

  他的心情从2012年8月开始跌到谷底。当时,内蒙古鑫源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鹏飞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已正式立案侦查。

  这宗非法集资案涉及了将近2000人,涉案总额达到将近26亿元人民币。

  尴尬的是,刘利强的身份是一个官员,尽管他的大部分下属也或多或少有一些钱投入其中,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称,这些钱是家属一时糊涂拿去放的,他们并不知情。

  这个“灰色地带”,让刘利强十分为难,他有一笔数额并不小的钱在里面,“我没有办法去登记成债权人。”这一笔金额涉及数百万,有一些来源于收入,有一些来源于房屋的抵押贷款。

  他换了两套房子,这两套房子是他最开始的起步资金。这两套房子,一套购于2005年,一套购于2006年。

  这是鄂尔多斯房价的底部。2005年,当时当地民用住宅均价仅为1200元/平方米。这一价格此后“突飞猛进”,现在整个东胜区的大部分房价都是8000元/平方米。

  和大部分鄂尔多斯人不同的是,因为工作上的关系,刘利强有一些去长三角学习的机会,这让他的理财观念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

  2009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93713万平方米,比上年增长42.1%。其中,商品住宅销售面积增长43.9%。这一年,刘利强在上海呆了一段时间,这里的房价和“炒房客”让他觉得很刺激。

  回鄂尔多斯之后,他迅速把原来的两套房子都“置换”了,从资产上来说,他迅速变成了“百万富翁”。这在鄂尔多斯不算什么,他认识太多梦幻般暴富的人。曾有一份调查数据称,在鄂尔多斯,每217个人中就有1个亿万富翁;每15个人就有1个千万富翁。所以,百万资产只能算是穷人。

  2009年下半年,他又开始重新买房子。他深刻地认识到,必须通过房屋置换来实现资产上数字的增值。

  这一“梦想”在不断发酵,他在新开发的铁西公园附近买了两套房子,这是他押宝的一个地方。有一些或真或假的消息刺激了他:这里有可能要进行大开发,所以房屋升值会比较快。

  在一次性付款还是贷款上,他犹豫了很久。他还没有勇气像温州人买房子一样,善用杠杆原理。最终,他选择了一次性付清了其中的一套,另外一套付了六成,这两套房子的面积,都超过了200平方米。

  这是鄂尔多斯常见的户型,这里的大部分房屋,都在追求面积大上做足了功夫。他的这些千万富翁老乡,买房子最多的就是选择全额付款。

  “我当时还没有想到用公积金来还贷款。”他有些懊恼,对于买房子这件事情,在细节上,刘利强觉得自己太缺乏“系统性学习”了。

  他的同事、他的同学、他的商人朋友,都没有人教他这些。这里的大部分人,在酒桌上,都会劝他全额买房子,然后挤兑他:“要钱跟兄弟说!”

  所以,刘利强最终妥协在一种道不清说不明的投资氛围中了。

  但是,他又很缺钱。他每天要去康巴什上班,住在东胜区,每天早晚奔波在“东康线”上,见到最多的豪车就是路虎。

  他一直被这样的氛围所刺激。更重要的是,他的爱人,赚得比他还要略微多一点。

  “我还想过要不要去康巴什买房子。”他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他甚至去问过一些相熟的浙江商人,令他沮丧的是,大部分浙江商人都更愿意在东胜区投资。

  紧接着,对康巴什新区的许多争议开始陆续来了。

  刘利强后来就把钱“借”给了他的一个朋友,这个朋友是一个小开发商。他们“觥筹交错”过很多次,大家彼此都可以谈许多更私人的话题。

  这个朋友最终打动刘利强的一句话是:“每个月1号付利息给你,如果是100万的话,每个月1号,你可以收到3万元。”

  “鄂尔多斯和温州相同的是,都是通过一个类似‘会头’的人来收集下线,所不同的是,鄂尔多斯的下线人数要更多一点,单个金额可能并没有这么多。”此前,在鄂尔多斯呆了多年的一个温州商人施展博表示。

  刘利强一直在寻找一个更可靠的“会头”,虽然他的同事或多或少都在私下放贷,碍于身份,他始终觉得自己应该风控意识更好一点。

  然后,从2010年夏天开始,他每个月的1日都可以收到3万元。

  接着,他很冲动地去办了房屋的抵押贷款,他希望手头有更多的流动资金,他想每个月可以收进更多钱。

  他的炒房生涯才刚刚崭露头角就暂停了。

  这是鄂尔多斯最常见的一种炒房模式。从炒房历史来说,他拥有过四套房子,这个数字,在鄂尔多斯,已经算是不错的战绩了。

  “你知道么,我就是想去买一个这样的房子,在你去康巴什的路上可以看到这个楼盘,冬天可以在小区里游泳,小区的旁边是商场。”他反复对记者强调,这样会有一种住在上海的感觉,小区里到处可以看到南方的植被。

  这样一套房子,要500万。为了这套“500万的豪宅”,刘利强在2011年春节的时候,又把房屋抵押的贷款,“借”给了第二个“金主”。

  怕什么呢?内蒙古大学的一份调研显示,50%的鄂尔多斯城镇居民都参与到了放贷与借贷的资本活动中。

  《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显示,鄂尔多斯房地产开发的资金主要来自民间借贷,而非传统的银行。

  只是,那些在酒桌上奉刘利强为“座上宾”的开发商,突然在2011年年中就不再给刘利强发利息了。

  他们还请他吃饭,还带他去KTV,还对他一样尊重,还跟他称兄道弟,但是,就是拿不出钱了。

  接着,就是鄂尔多斯爆发的多宗非法集资案,关键词几乎都是:开发商。

  “我也不能拿别人怎么样。如果去‘打非办’举报了,我的钱就更拿不回来了。”刘利强经常这样,陷入两难的境地。他既不知道要不要去证明自己是债权人的身份,也不知道要不要去举报。

  这真是一出啼笑皆非的轻喜剧:买房子升值了,然后放贷给开发商,然后开发商跑路了。

责任编辑: 墨迹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