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亏损17亿 武锅中小股东不满

2013-01-04 08:46  来源:财经网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2012年12月26日,年报仍然预亏的武汉锅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锅)奇迹般地出现在了恢复上市公司名单之中。而就在短短9天前,中小股东从广州、杭州、深圳等地赶到武汉来投“反对票”,不顾投资归零的风险将武锅推向退市的边缘。

  由于持续亏损,武锅股票于2010年4月9日起暂停在深交所上市。2012年6月底新退市制度发布后,为降低负债,武锅董事会提出“债转股”的财务结构重组方案来避免退市,这个方案成为激怒中小股东的导火索。

  若债转股方案实施,阿尔斯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持股将从现在的1.5亿股跃升至6.8亿股,占总股本的82.4%。相应地,武汉锅炉集团的持股比例将从以往的6.91%缩小至2.47%,中小流通股东的持股比例将由42.09%缩小到15.06%。

  2007年8月,阿尔斯通从武汉锅炉集团手中收购武锅51%的股权,被寄予厚望的入主迎来的却是由盈转亏的季报,当年亏损高达4.8亿元,其后三年连续亏损,仅在2010年获得武汉市1亿元的财政补贴,武锅才避免退市。但2011年,武锅又陷入了2.6亿元的巨亏。

  “收购5年,武锅合计亏损超过17亿元。”中小股东代表金宏宇说,而同行却在这五年飞速发展。从公开的年报看,杭锅股份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从2008年不到1亿元增加到3亿多元;华光股份与华西能源的净利润也在亿元左右。这些只是业内的二线企业却将昔日排行第四的武锅远远甩在后面。

  对于武锅业绩的持续下滑,武锅董事长杨国威解释,这5年来管理层都在一步步实现收购当初的承诺,将武锅打造成世界一流的锅炉厂。2007年到2008年国内锅炉市场需求快速恢复之时,武锅正经历技术改造和新建工厂的建设、搬迁,客户只有看到了新厂、看到了新产品才会下订单,因此错过了高峰期。

  武锅方面提供的资料分解了亏损来源,7.01亿元的亏损是来源于阿尔斯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收购前已签署的合同;4.3亿元的亏损来自于武锅所背负的负债的财务费用;6.4亿元的亏损是在阿尔斯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收购武锅后发生的。

  投资者却认为阿尔斯通派驻的管理层应对武锅亏损负责。

  已经离职的原武锅设计处工程师王兆勇说,阿尔斯通对武锅傲慢的改造策略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他说,从过去外资收购国内锅炉厂的成功经验看,都是慢慢过渡,逐步引进,逐步转型。而阿尔斯通一刀切地将武锅从一个拥有多类锅炉生产产品的企业改造成单一产品生产基地,不仅丧失了不少传统客户,也错过了市场机遇。再加上其水土不服的营销战略,在技术没有高人一筹之时,价格却高于国内同行,造成很长一段时间武锅都拿不到项目。

  另一方面也与阿尔斯通的中国策略相关。王兆勇怀疑武锅被阿尔斯通用作自己的代工厂,由于外销和代工利润率的差别,导致企业净利润减少。

  他说,公开年报显示,华光股份、杭锅股份、华西能源的主营业务利润率在14%至22%左右。而武锅的主营业务利润率不到3%,这么低的利润使人怀疑武锅是不是在转移利润。

  尽管股东之间对立情绪激烈,但对于武锅深陷B股再融资僵局的认识,大股东与中小股东达成了难得的一致。净利亏损,净资产为负,除了经营本身的问题,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武锅负债过高,作为纯B股公司,它不能通过市场再融资。

  据了解,B股作为在上海或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的外资股,旨在吸引外资,2000年,B股暂停发行股票;2005年,管理层停止了B股的增发和配股。

  杨国威介绍,为了实现在收购前的承诺,阿尔斯通通过技术转让、新建工厂、资金支持等方面对武锅进行转型与升级。受制于B股再融资政策限制以及自身资产负债情况,武锅股份无法通过常规渠道筹措资金,只能依靠大股东输血。

  秦亮说,武锅目前的困境,其根源就是B股不能在证券市场上再融资的限制性政策。公司需要发展,却不能从证券市场融资,只能借债,于是导致公司巨额亏损,负债累累。

责任编辑: 墨迹
三项金融改革加快推进 或释放最大红利
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进入均衡区间、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存款保险制度的建立和实施,中国经济正步入对外开放的转型期。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