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20年 港银行业竞争力变化

  图:香港银行业可利用其区位优势来把握“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投资机会,进一步发展跨境金融服务和拓展盈利增长点

  回归20年,香港银行体系取得长足发展。截至2016年底,香港共有195家认可金融机构,总资产达20.65万亿港元;总存款11.73万亿港元,增长了4.5倍;总贷款8.02万亿港元,增长了2.3倍。整体贷款资产质素保持良好,不良贷款比率维持在0.85%的健康水平,综合资本充足比率持续上升至18.3%。香港银行业不仅审慎经营,而且注重金融创新,这使其在提升行业国际竞争力的同时,巩固和提升了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一、香港银行业在香港经济金融中的地位显著提升

  金融服务业是香港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从2000年至2015年,香港金融服务业的产业增加值佔GDP的比重,由12.8%提升至17.6%,而银行业产业增加值在整个金融服务业中的佔比高达60%左右。

  这期间,香港银行业有几个发展趋势值得关注:一是香港中资银行抓住欧美国际性大型银行规模逐步收缩带来发展空间的机遇,加快区域化拓展,资产规模快速提升。截至2016年底,在总资产中的佔比已达35.15%。二是香港银团贷款规模稳步增长。2016年香港银团贷款创下1060亿美元新纪录,佔整个亚太区25%。

  二、加强与内地的经贸合作是香港银行业发展的重大推动力

  回归以来,内地和香港的经贸合作关系不断加强,以香港对内地的出口为例,香港对内地的整体商品出口量增长了四倍,香港对内地的服务出口量增长了九倍。自2004年起生效的CEPA(《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是这段时期香港贸易快速发展的主要推动力。

  CEPA在目标中明确指出,要“逐步减少或取消双方之间实质上所有货物贸易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逐步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减少或取消双方之间实质上所有歧视性措施”。在CEPA的框架下,内地与香港经贸投资愈加便利,两地经济融合加深。

  CEPA实施的10年期间,香港银行业的贸易融资增长了3倍。随着香港和内地工商界的联繫日益紧密,企业不断在两地寻找投资机会,促进了香港银行借贷业务的增长。CEPA亦推动了香港银行业财富管理业务的发展。由于香港是一个拥有成熟金融体制、先进金融管理经验、丰富的金融服务品种的国际金融中心,内地企业偏好把香港作为进军海外的“桥头堡”,一般会先在香港设立办事处、分公司或者财资中心作为窗口。

  三、业务多元化和金融创新提升香港银行业竞争力

  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前,香港的银行大多集中于楼宇按揭和信用卡业务等一般银行业务。然而金融风暴期间,信用卡拖欠比率显著上升,给银行造成大量坏帐。此外,自1997年至今,香港零售净息差从2.2%降至1.3%,压制了银行的盈利空间。因此,各大银行都尝试多元化经营以维持增长,其中最主要的是发展财富管理业务。

  财富管理业务给整个香港银行业的格局带来了巨大变化。2014年香港财政司官员表示,香港资产管理金额在过去十年增长三倍,其中六成来自海外。新加坡会计师事务所德勤(Deloitte)2015年发布的调查显示,香港的国际财富管理规模自2012年首次超越新加坡,并连续三年成为亚太最大的财富管理中心。香港的国际财富管理规模在全球排第五位。以增长速度来衡量,香港资产管理规模增长最为强劲,2008年至2014年六年间的增长率高达142%。

  目前,香港不少银行已开始加快国际化布局,并不断探索跨境业务新模式,加快提升其全球资产配置能力和服务能力。金管局资料显示,香港零售银行非利息收入佔总经营收入的比例从2002年的30%上升至2016年的44.3%,混业经营模式日渐成熟。相信随着沪深港通,香港与内地基金互认以及债券通的开通,人民币国际化的大趋势将吸引海外资金流入区内,香港的财富管理业务规模有望进一步扩大。

  同时,互联网亦逐渐渗入金融市场,加速香港银行业的金融创新。香港银行业近年在电话理财、网上银行、支付体系方面的投入增长很快。根据香港金融管理局资料,截至2013年底,香港的个人网上银行户口增至880万个,企业网上银行帐户增至78.8万个,分别是2004年的3.5倍和9倍。

  四、回归以来香港银行业监管环境日渐完善

  由于香港金融市场日益成熟,香港金管局自1999年起按照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建议的国际惯例,开始採用“风险为本”监管模式,以促进银行体系的稳定及有效运作。香港金管局还十分注重建立符合国际标准的银行监管制度,会定期检验香港的监管制度是否符合国际标准和符合巴塞尔有效监管原则。2007年,香港成为全球率先实行全新国际资本及风险管理标准—《巴塞尔协定二》的地区之一。自2013年1月1日起,香港金管局开始分阶段实施《巴塞尔协议三》。此外,金管局建立了严密的风险评估体系,还採纳CAMEL评级系统对认可机构进行风险评级。

  在监管方法上,金管局採用“持续监管”的模式,对机构进行现场审查和非现场分析。回归至今,金管局不断优化监管架构。截至2016年,金管局的现场审查已囊括了信用风险管理、科技风险、财资业务、人民币业务、证券保险业务等范畴。1998年至2016年间,金管局平均每年进行现场审查230次。监管效率的提升使零售银行的资产素质显著提高,需要关注的贷款及特定分类贷款佔比由1999年的18%下降到2017年的3%。

  五、内地制度红利为未来香港银行业发展再添动力

  展望未来,中国内地和香港的联繫会更为紧密,中国内地“一带一路”的顶层设计以及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建设,都将为香港的跨境金融服务提供更加广阔的空间。

  在内地层面,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将帮助提升香港在国家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中的地位与功能。香港可与澳门、广州和深圳等城市加强分工合作,共同打造完整产业链。香港银行亦可深化与广东自贸区的金融合作,积极推进跨境人民币业务发展,继续提升香港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地位。

  在国际层面,“一带一路”建设将为香港银行业带来发展新机遇。市场预计未来10年中国内地对“一带一路”地区的出口佔比有望提升至三分之一左右,与沿线国家的贸易将会录得双位数的年均增长率,而未来5年沿线国家基建潜在需求将超4万亿美元。香港作为全球最重要的离岸人民币中心、内地企业“走出去”的桥头堡和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可充分利用其区位优势来把握“一带一路”政策带来的投资机会。香港的银行可以为沿线国家提供银团贷款、资金结算及清算、基建投资与财富管理等一站式的金融服务。这将有助香港银行业进一步发展跨境金融服务和拓展盈利增长点。(文丨中银香港分析员 刘雅莹)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