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忧储局缩表带来风险 或引发融资成本上升

  图:美国联储局缩表动向成为市场最关注焦点之一 资料图片

  大公网6月19日讯 美国联储局货币政策正常化既成事实,6月加息兼披露缩表的举动实属鹰派。经济学家聚焦联储局缩表动向,关注缩表带来的风险,若处理不当恐危及经济復甦,最担心是联储局在减持如此规模庞大资产过程之中,所造成的混乱局面或较耶伦预期的更为严重。

  虽然联储局主席耶伦曾经说过,希望以有秩序和可以预测的方式缩减资产负债表,限制缩表对经济构成之风险。不过,经济学者认为,对于经济的影响、缩表过程中会发生的问题,联储局其实无法完全控制。太平洋投资管理全球策略顾问Chard Clarida认为,联储局也无法确定未来情况,因为没有太多先例可循。

  或引发融资成本上升

  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联储局透过量宽买债支撑经济,压低借贷成本,经过一段时间,联储局资产负债规模达到4.5万亿美元,几乎是金融危机前的五倍,约为美国GDP的25%,远高于金融危机前的7%。随着美国经济好转,联储局逐步调升短期利率,进而确定处理其持有之庞大资产,然而缩表带来什么影响是无法百分百确定,经济学家最担心是联储局在缩表过程中,出现任何差池的话,可能会酿成另一次危机。

  华尔街日报分析认为,到目前为止,联储局的资产为其带来利润,不过如果持有的资产出现贬值或利率加速上升,情况就会有变。瑞信经济学者报告指出,联储局缩表意味抽走市场美元流动性,引发美元流动性的融资成本上升,目前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面对一系列风险,包括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的金融周期形势兴盛,如果这种周期突然出现变化,可能引起市场动盪,而新兴经济体的企业美元债务特别令人关注,一旦美元汇价波动,美元汇价急升之时,对于借贷人偿债压力构成影响。

  然而,高盛经济学家认为,联储局缩表应不会产生重大影响,缩表可以是加息的一个取代品,如果缩表步伐缓慢,将不会造成太大影响。波士顿联储银行行长罗森格伦看法与高盛相同,罗林格伦认为,在过渡时间充足情况之下,资产负债表正常化不会产生破坏性影响。

  与此同时,有经济学者认为,央行有必要保留部分资产,用作支持金融领域和货币需求,庞大的资产负债表可以作为央行额外政策工具,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弗里德曼(Benjamin Friedman)认为,联储局可以出售部分按揭贷款抵押证券,推升按揭贷款利率,抑止住宅市场过热,如果处于金融危机之时,联储局又不想使用短期利率抑止住宅市场泡沫,可以选用这种工具应对。


扫一扫,关注大公网《晨读香江》公众号

责任编辑:齐宾遥 qiby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