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急跌小回 年内再贬空间受限

\

  图:中银香港预计,短期内人民币将在新机制下寻找均衡汇率,稳定将是主基调,但后市仍有一定调整压力 新华社

  大公财经8月24日讯 2015年8月11日以来,人民币呈急跌小回走势,CNY(在岸人民币兑换价格)从6.2097急跌至6.4489,之后小幅反弹至6.39上下。目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与CNY接近,均在6.39水位,CNY和CNH(离岸人民币兑换价格)窄幅波动,表现基本平稳,市场趋于稳定。预计短期内人民币将在新机制下寻找均衡汇率,稳定将是主基调,但后市仍有一定调整压力。

  中间价报价机制调整 减少市场扭曲

  本轮人民币贬值直接原因是人民银行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2015年8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完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即做市商在每日银行间外汇市场开盘前,参考上日银行间外汇市场收盘汇率,综合考虑外汇供求情况以及国际主要货币汇率变化向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提供中间价报价。新机制下,CNY对中间价有更大的影响力,中间价向CNY靠近,CNY向市场汇价靠近,从而引发人民币出现大幅贬值。

  今年以来,人民币的市场表现显示人民币兑美元存在较大贬值压力。CNY一直处于中间价的0至-2%区间,并接近-2%的边界。CNH低于CNY。NDF预示人民币兑美元有超过5%的贬值压力。在离岸外汇期货、期权市场上,空头做空与人民币相关联的货币,如澳元、新西兰元。市场如此反映,符合内地货币政策与美联储货币政策走向背离、7月份M2同比增长13.3%的现状,也符合去年11月、今年3月、5月和6月人民银行连续减息并交替降准,市场利率整体下行的现实。

  人民币无法保持与美元同步升值趋势

  但是,今年3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保持在6.11-6.12的窄幅区间,较大幅度偏离市场汇率,且持续时间较长。导致人民币对非美货币大幅升值。国际清算银行(BIS)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7月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与名义有效汇率指数,分别升至132.13点和127.46点,双双创歷史新高。中间价报价机制调整后,减少扭曲,推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向市场均衡汇率趋近。

  一是内地经济疲弱,难以承受人民币与美元同步升值。首先,最近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内地二季度第二产业增长6.1%,较一季度回落了0.3%。7月中国製造业採购经理指数(PMI)为50.0%,比6月回落0.2%。7月中国财新製造业採购经理人指数(PMI)由6月的49.4大幅降至47.8,为2013年7月以来的最低值。7月生产物价指数(PPI)大跌5.4%。这些数据反映内地实体经济下滑压力加大,承受不起人民币与美元同步升值。其次,两个PMI的就业指标均为收缩,预示失业率上升、社会稳定的风险上升,进一步增加了稳增长的压力。稳增长需要更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中偏松的货币政策支持。而高估并稳定的人民币汇率,与减税、降费、减息、降准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极不协调,人民币“对内贬值、对外升值”加剧了资金外流,部分抵销了减息、降准、减税“三率”的作用。稳增长需要协同“四率”齐动。

  二是出口面临困境。内地对外贸易数据显示,按人民币计价,今年前7个月出口7.75万亿元人民币,微降0.9%。其中,一般贸易出口4.22万亿元,增长3.9%;加工贸易出口2.68万亿元,下降8.6%。可见,加工贸易出口下跌是拖累内地出口疲弱的主要原因。加工贸易出口下跌,原因又在加工贸易的向外转移。在内地新的贸易增长点没有成长起来之前,仍需留住加工贸易企业。从促进出口尤其是对欧元区和日本的出口增长,留住加工贸易产业及市场的角度看,需要降低人民币汇率。

  三是人民币国际化面临新挑战。此前多数机构认为,适度高估并稳定的人民币汇率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但市场的反映并非如此。2015年上半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发生3.37万亿元,只比2014年上半年的3.27万亿元,多1000亿元。日前人民银行发布的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跨境人民币收付金额合计5.67万亿元,其中,实收3.02万亿元,实付2.65万亿元,收付比为1:0.88,净流入3700亿元。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需要综合考虑人民币“走出去”遇到的阶段性问题。应以综合指标评估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及下一步措施,而非靠坚挺的汇率。

  四是美联储加息带来风险。美国经济处在復甦过程中,美联储明示年内加息,市场预计9月和12月是美联储加息的两个时点。美联储加息预期导致美元继续走强,欧元和日圆趋弱,一些新兴经济体和大宗商品生产国货币贬值,国际资本流动波动加大,这一复杂局面形成了新的挑战。人民币需要适度贬值并与强美元脱?,减轻美联储加息带来的冲击。

  从内地经济下滑前景难改,实体经济企业迫切需要降低经营成本,国际收支存在经常项目顺差收窄、资本金融项目逆差扩大趋势,美元将继续走强,CNY窄幅波动缺乏弹性难以较长时间维持等角度来观察,人民币仍存在一定贬值压力。年内人民币存在二次探底的可能,但大幅贬值的机会不大。

  贬值压力仍存 年内大贬机会不大

  一是人民银行维稳汇市。其一,观察8月12日和13日的CNY走势可见,12日下午4时之后和13日上午10时前后,人民币汇率均有转强,反映监管层有防止人民币出现“超调”,避免形成人民币趋势性贬值预期的意图。其二,在新的中间价形成机制下,虽然CNY对中间价的影响更大,但人民银行仍有能力和条件调控中间价。其三,市场上空头态度谨慎。过去几年,空头与人民银行的数次博弈均大败而归。因而,在人民银行强调,“人民币中间价与市场汇率的偏差,3%左右的累积贬值压力得到一次性释放”之后,空头保守力量居多。且目前人民币外汇市场的风险敞口有限,做空的工具不多。

  二是内地经济虽然疲弱,但GDP增速不会大幅偏离7%左右的目标,仍然高于绝大多数国家。今年前7个月内地货物贸易顺差达3052亿美元,外汇储备仍达3.65万亿美元,通胀率较低,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都在安全区间。这些基本面因素都将为人民币汇率提供重要支撑。

  三是美国并不认同IMF对人民币汇率的看法。今年以来美国的出口形势不乐观,7月份出口跌幅扩大,中国对美贸易有较大顺差,因而存在美国施压阻止人民币继续贬值的可能。过去20年的经验是,只要美国给中国政府施压,人民币汇率就会回升一些。

  四是美联储加息导致美元在较长一段时间走强,市场对此已在消化之中。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后,全球汇市出现较大变化,美联储亦有可能会重新评估并推迟加息时机。未来美联储加息这一时点性震动过后,市场会更加理性。

责任编辑:洪笑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