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海洲:本轮股灾乃人为造成 监管者不适应市场发展

  从6月15日到7月9日,A股市场发生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股灾。上证指数从5178.19点暴跌到3373.54点,暴跌1804.65点,跌幅高达34.85%。大量的个股股价被腰斩,部分创业板、中小板乃至主板的中小盘个股,股价甚至被斩去了60%以上。

  这场股灾给市场带来的负面影响是相当严重的。它不仅给投资者带来了巨大的投资损失,虽然指数表面上的跌幅只有34.85%,但大多数投资者的亏损则是在50%以上,对于那些融资客来说,损失更大,甚至有的投资者被平仓,而场外配资的投资者,基本上都是面临着爆仓的命运,他们成了本轮股灾中损失最惨重的群体。不仅如此,本轮股灾给市场最大的打击,是对投资者信心的摧毁。面对股票的习惯性跌停,投资者甚至无路可逃,他们束手无策,任凭空头对他们进行摧残。投资者天天处于惶恐状态,股市成了他们这段日子里的恶梦。受此重创,他们对股市的信心发生动摇,不少投资者都有意离开股市。

  对于A股市场来说,这场股灾显然是前所未有的。因为这场股灾发生的背景是资金杠杆的运用以及做空机制的运用。这在2006~2007年的牛市里是不存在的。毕竟股指期货是2010年4月才正式登陆A股市场的。本轮牛市是股指期货推出后,A股市场迎来的第一轮牛市;本次股灾也是股指期货推出后,A股市场迎来的第一场股灾。而透过A股市场这场史无前例的股灾,它所透露出来的信号是非常危险的。那就是这场股灾是人为的,它既体现出A股市场盲目发展的一面,更暴露出监管者不适应市场发展需要的一面。

  之所以说这场股灾是人为的,是因为这场股灾是监管者人为挑起的结果。为了让股市告别低迷,为了营造一轮政策牛,管理层对入市资金是没有严格管理的。这其中既包括银行资金的违规入市,也包括场外高杠杆的配资资金的违规入市,还包括对券商降低两融门槛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于是各种各样的资金都被调动起来,纷纷进入股市。这其中甚至还包括高层人士所言,资金进入股市也是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更是为各路资金的入市打气鼓劲。

  然而,杠杆牛市的疯狂又让市场感到害怕起来,管理层同样对此充满了担心。所以,管理层着手去杠杆。先是提高融资融券业务的资金门槛要求,将资金门槛提高到50万元。此举在市场上引发起大震荡。最后管理层只能退让,决定资产低于50万元但已开通融资融券业务的投资者,可以继续按协议开展“两融”业务,未开通“两融”业务的投资者,将执行50万元的门槛设置。这样的规定才保证了行情没有受到更大的刺激。

  而在处理完了券商“两融”问题之后,管理层将监管之手指向了场外配资业务。由于配资业务的高杠杆、高风险,加强对场外配资的监管是很有必要的。但采取“一刀切”的方式,不允许券商为场外配资提供便利,这就迫使配资盘必须平仓。尤其是在股市下跌的情况下,配资盘平仓的压力也就进一步放大。但问题是,管理层并不清楚股市里的配资资金有多少,管理层公布的数据是5000亿元,但真实的水平是多少,管理层同样也是心中无数的。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对配资的清理引发了股市里的踩蹋事件发生。这一事件又被别有用心者引伸为恶意做空事件,A股市场上史无前例的股灾因此而产生。

  不仅如此,管理层对股灾的认识也是严重不足,甚至反映迟钝。对于这次股灾,在发生半个月的情况下,一直到6月29日晚,证监会在加班加点救市时,仍然表示是自然正常调整。“是市场自身运行规律的结果”。对股灾的严重性缺少最基本的认识。也正是基于对股灾的认识不足,所以管理层前期救市,基本上都是一些停留在“口尖上的利好”,直到7月3日还安排了10只新股发行,甚至在当天下午的新股发布会上,相关的救市措施仍然只是减少IPO发行数量与筹资金额。直到7月4日国务院召开救市工作会议,这才将IPO叫停,救市进入攻坚阶段。

  因此,透过这次股灾,所暴露出来的有关监管者的问题是明显的。比如,对场外配资的监管,这是目前管理层非常薄弱的一个环节。在这次股灾过后,对场外配资的监管应列为一个重要课题。

  又如,片面追求创新发展的问题。如股指期货作为一种做空工具,在本轮股灾中发挥得淋漓尽致。股指期货对于中国股市来说,当然是一个新生事物。但在沪深300期货合约尚未经过市场考验的情况下,又盲目推出中证500,上证50合约。结果在本次股灾中,中证500合约成了做空的主力军。而为了救市的需要,中金所又一再修改交易规则。这其中所暴露出来的问题是明显的。比如,制度的设计并不完善,给了做空力量以可乘之机。又如,市场监管存在很大的漏洞,尤其是对于跨市套利问题的监管,几乎是一个空白。而交易规则的随意更改,作为短期救市来说,当然无可厚非,但这种情况如果经常出现的话,显然是对A股市场形象的破坏。一个交易规则可以随意更改的市场,实际上是与改革开放的大趋势背道而驰的。

  而实际上,正是基于上述问题的存在,因此在对待A股市场的创新问题上,有关的步伐不妨收敛一些。比如,个股期权问题。好在本轮股灾发生之时,个股期权还没有推出,否则,这场股灾会越发严重。痛定思痛,个股期权要不要推出,在目前看来,真的该重新商议了。

  再如,一些股市制度上的问题,归根到底还是监管者的问题。比如,股灾来临时,个股流动性缺失的问题。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来的是,公募基金以及一些机构投资者在这些个股上持仓过重。特别是在一些创业板、中小板这样一些中小盘股票上,公募基金持仓太重,面对投资者赎回压力,公募基金只能以跌停的方式来出货,这又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情绪。因此,这反映出来的,同样是监管者对基金投资的监管不力问题。

  此外,从管理层救市措施不力来看,也反映出A股市场救市机制缺失的问题。面对股灾的来临,管理层只是出台一些“口尖上的利好”来应付市场,从而导致股灾的进一步蔓延。如果有完善的救市机制,股灾来临时,有关方面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这样股灾自然就会早一点受到控制。因此,如何把救市机制建立起来,这应是救市过后管理层需要认真考虑的一个问题。不然,下一次股灾来临的时候,管理层仍然还会手足无措。

  (作者皮海洲系大公财经特约评论员,所写文章以政策、时事热点评述、股票炒作心得为主,以反映中小投资者呼声为己任,著有《轻轻松松炒股票》一书。)

责任编辑:李耀威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