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学锋:央企合并损人不利己

  \

  中国“神车”终于暂消停。5月7日起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停牌,直至合并完成后以中国中车股票简称复牌。南、北车合并造就股市疯狂,将“央企将进行大规模兼并重组,数量或减至40家”(国务院国资委的回应只是称该消息未向其进行过采访或核实)之类声音推向高潮。目前央企112家、总资产约38万亿元,降至40家意味着力度空前巨大的合并。传闻中涉及的企业如,中国中铁与中国铁建、南船与北船、中石油与中石化、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央企合并让不少股民大赚、营造出其乐融融氛围,却隐藏了一个极其严肃、危险的真相:整体而言,央企合并损人不利己的可能性极大。

  损人有二。其一,有损市场竞争,破坏市场公平、效率。市场经济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经济制度,生命力在于自由、公平竞争,垄断是其大敌。1999年,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推动下,包括军工等多个行业的垄断国企被一分为二,以形成竞争格局,南、北车即由原铁道部所属企业分拆。事实证明,这有利于市场竞争、民企发展、国民经济健康。尽管如此,不少央企形成垄断、规模庞大,民企经营遇到了很多玻璃门、弹簧门,甚至一度国进民退严重,破坏了市场经济规则。如今,若力推央企合并,势必加剧央企寡头垄断、更加不合理地挤压民企空间,损害市场经济有效性。

  央企合并损人之二,即损人民(名义上是央企的股东)利益。一些央企合并形成、加剧垄断,很可能损害消费者利益。三桶油若合并,油价上涨、服务变差的可能性非常大?

  所谓不利己:不利于央企自身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合并非解决内耗、产能过剩的正道。10多年过去,众央企成长起来,规模、利润是当年的数十倍,一些还实现了从亏损到年利润上百亿,如中国建材集团。这在相当程度上得益于市场竞争:逼迫央企适应市场经济的需要,做强自己。若通过合并重走获垄断之利的老路,无疑是歪路。正如英国标准人寿集团董事长秦智涛所言,“竞争才能带来效率的提高,与其让企业合并导致低效的寡头垄断,不如让它们相互竞争。”

  同时,合并可能带来虚胖,导致企业风险很大包括增加公司治理问题。企业合并使得本来就很复杂的央企人事安排、治理设计更加复杂化,极大增加治理完善的难度,而企业越大对治理水平的要求越高。不乏前车之鉴。曾经,两家航运央企合并,由于治理出重大问题包括原来两家企业的高层在新公司勾心斗角,导致企业内耗严重、在经济下行时由盈转大亏,生存艰难。按原国务院国资委主任李荣融的说法,如果没有规范的董事会、治理结构,企业都得倒,都是不可持续的。国企改革的方向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其中治理为核。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混合所有制,正是国企完善治理的良方。央企合并,增加健全治理、发展混合所有制的难度,如,央企规模越大,民资入股获得话语权就越难,体制机制市场化越难:显然不利于央企的健康发展。

  事实上,央企的目标,前几年已从做大做强变为做强做优(优的重要体现是业绩、公司治理),这无疑很明智:企业贪恋规模往往风险很大,特别是对本来公司治理就很薄弱的央企而言。在时任总经理追求规模的思路下,央企中钢集团一度进入世界五百强(实际上是按营收规模排的五百大),却很快掉入规模陷阱,企业经营困难、亏损厉害。倘若如今再简单追求通过合并做大央企,不是开历史倒车?做强做优央企,关键是修好内功,如发展混合所有制、优化治理。今年前3个月,央企利润同比下降9.9%——更得立足治理完善这个治本之道来提升业绩,而非寄望合并。

  关于央企合并还存在一个重大误区:有利于减少央企内耗,增强国际竞争力,如当年日韩通过垄断企业获取全球竞争优势。然而,事实证明,相较日韩模式,美国苹果、谷歌这样靠市场竞争造就的企业,无疑更具全球竞争优势、长远生命力,更值得学习。中国也有这样的企业,如华为。同时,正如原国务院国资委改革局副局长周放生所言,主管部门通过合并回避竞争,却无法真正消除竞争,这种做法的弊端将会逐渐显现,对于解决产能过剩没有帮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陈清泰称,“拼盘”形成的年销售收入,并不能反映企业的竞争实力,企业的合并或淘汰必须依靠市场竞争的手段。确实,一定要相信、尊重市场经济,企业经营包括合并与否应遵循市场经济规则、“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万不可胡来,或好心办坏事。

  损人不利己,那么,本着对市场经济、百姓之利、央企自身负责,央企合并之风该彻底消停?

  (作者严学锋系大公财经特约评论员,财经作家,现供职《董事会》杂志。主要研究公司治理、国企改革。采访了大量公司高管,发表作品数百篇。)

责任编辑:李靓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