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速度与激情”下的失意30年

\

  2014年5月23日,融创和绿城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孙宏斌接任宋卫平出任绿城中国董事长,宋卫平任名誉董事长。(图片来源:东方IC) 

  孙宏斌似乎将再次遭遇滑铁卢。继收购绿城失败之后,孙宏斌收购佳兆业又遇阻,4月13日,佳兆业创始人、原董事长郭英成回归佳兆业重任董事会主席,16日,孙宏斌下令融创团队撤出佳兆业,融绿之争的场景重现。

  孙宏斌,1985年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他曾用2年时间从联想一名普通员工升至经理;用10年的时间将地方公司顺驰发展到距全国第一仅一步之遥;用5年时间将默默无闻的融创中国打造成极具实力的地产黑马。还是他,曾入狱4年官司缠身;也因快速扩张导致顺驰资金链断裂,将公司低价转让;他还经历过收购绿城失败,奉献了一场年度“商业狗血剧”……

  孙宏斌的勤奋与激情在业内有口皆碑,但他这30年却走得坎坷艰辛,抛除运气不好、造化弄人等因素,透过他的商业轨迹或许可以探究他屡战屡败背后的内在逻辑。

  顺驰时期:急速圈地致资金链断裂 地产神话破灭

  在顺驰时期,孙宏斌将对速度的追求发挥到了极致。

  1994年,孙宏斌注册了天津顺驰房地产销售代理公司,主营房地产代理业务。年底,公司开始向房地产开发转型。

  在孙宏斌的带领下,顺驰开始了火箭般的发展之路。顺驰用4年时间从名不见经传的房地产代理商变成天津知名开发商;用6年时间坐上天津房地产开发商第一把交椅;用不到10年的时间,差一点超过万科成为全国第一。1998年到2002年,短短4年,顺驰开发了30多个项目。2002年,顺驰规模仅有10亿,但到2004年,顺驰规模已翻了10倍,接近百亿,公司也从天津扩张到10多个省、16个城市。

  孙宏斌的发展策略可以总结为两点,一是拼速度,二是拼价格。一方面,孙宏斌创造了“现金-现金”的房地产开发模式,即先用较低的自有资金启动项目,随后立即进行土地开发,用销售回款来支撑后期建设,再用项目盈利作为新的自有资金启动新项目。通过这种模式,他将地产业开发周期由18个月缩短至7个月。顺驰曾在一年的同一时间向十几个城市扩张,拿地近千万平方米。另一方面,为了追求规模,孙宏斌不惜高价拿地制造“地王”。2003年,顺驰用比政府预计高出一倍的价格制造了轰动一时的“北京世纪第一拍”。

  孙宏斌这种“短平快”发展战略造成了顺驰的高房价、高土地支付款、高管理成本和低收益,资金链一直绷得很紧。即使是身处暴利的房地产业,顺驰在2003年和2004年的净利润也只有3%-4%,而万科一直高于15%,富力和中海则高于30%。但孙宏斌似乎并不看重企业的收益,他更在乎自己是否能当行业老大。

  所以,当2004年国家启动房地产宏观调控时,顺驰失去了上市融资的机会,随后顺驰资金链断裂,负债累累。2007年,孙宏斌无奈将顺驰低价卖出。

  这个时期的孙宏斌一心想当全国第一,过分追求速度让他丧失了风险意识,当政策风险和市场风险一起袭来的时候,没有准备的他毫无还手之力。

  融创时期:白武士大手笔收购 怎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2003年,在顺驰劲头正盛时,孙宏斌创立了融创中国,主打高端住宅,所以当顺驰的资金链破裂无法挽救时,融创中国成了孙宏斌的退路。接下来,孙宏斌又用5年时间将融创中国从默默无闻的小公司打造成行业黑马,并余2010年成功在港交所上市。他带领融创进行了两次可以写入中国并购史的大收购,但这两次收购却一波三折。

  在收购中,孙宏斌追求速度和充满激情的个性充分展现,喜欢他的人认为,“他是率性而为的企业家,明知有难度依然敢上。不论成败都应该叫好。”但不喜欢他的人则认为,“孙宏斌每次都是趁人之危下手,收购当然一波三折。”

  绿城是孙宏斌首次大规模收购,从2014年5月双方正式发布公告确认收购,11月宋卫平反悔执意收回绿城,到12月双方就终止收购协议达成一致,不过短短7个月的时间。

  孙宏斌在这次收购中,与对顺驰的扩张一样,显得有些心急和任性。7月,孙宏斌开始入驻绿城,并调整绿城的内部构架。融创团队进入绿城后则通过各种方法加大楼盘销量。虽然融创团队为绿城创造了超过400亿的年度销售额,但也因质量问题和原有承诺得不到兑现等问题引发了老业主的维权。这直接导致宋卫平对融绿合作的态度发生转变。

  有人这样评价这次收购,“孙宏斌不是运气不好,而是在收购过程中太过任性。公司交易都没完成,就派出团队到别人公司,帮别人做手术。”

  2015年2月,融绿之争还未完全结束,孙宏斌已带领团队入驻佳兆业办公楼,开始新一轮收购。但历史似乎在重演,2个月后,原董事长郭英成回到佳兆业重任董事长,来自融创的佳兆业高层被免职,孙宏斌带领团队全部撤出佳兆业。这些似乎预示着孙宏斌收购佳兆业的计划将再次失败。

  业内人士这样分析这次收购,“和上次一样,孙宏斌进驻得太急了。”孙宏斌依然没有顾及各方利益,他在与郭英成达成股权转让的共识后,却提出要债权人削息展期的要求,违背了债权人清偿次序高于股东的基本原则,导致与债权人的谈判迟迟不能达成一致。“如果不是债务重组方案的苛刻,或许在深圳项目‘解锁’前,融创已能获得债权人的支持,郭英成也就难以翻盘。”

  另外,这两次收购,孙宏斌都是在收购尚未完成时就在对方公司派驻团队,并干预对方公司事务,将不同企业文化团队的磨合问题提前暴露,导致绿城和佳兆业的员工均对融创团队产生了抵触情绪。

  30年的商业之路,孙宏斌已经向世人证明了他的才智、勤奋、野心和激情,他自己曾说过,“要有激情地去做每一件事情,做就好好做。”柳传志也认为他是极少数“能审时度势、一眼看到底”的人,似乎他却总是在关键时刻功亏一篑,与最后的成功失之交臂。

  孙宏斌经营企业如同开跑车一般,追求着速度与激情,努力向冠军冲刺,只不过凡事都过犹不及,速度太快容易失控,头脑发热会忽视风险,很可能连终点都达不到就半路“夭折”。柳传志这样建议过孙宏斌:“你做企业别的都挺好,就是有一点,太急躁了,要把心态稳一稳。”

  财经作家吴晓波也曾这样评价孙宏斌:“他在25岁时成为中国最大计算机公司的接班人,30岁时在牢狱中度过生日,40岁时则成为房地产业最让人敬畏的人物之一。他以速度击垮一切竞争对手,然后,自己也被速度击垮”。(文/翟光)

责任编辑:李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