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令彬:中国降准为救市

  日前中国央行再降存款准备金率,且一降便一个百分点,倍于过去惯例的半个百分点,估计可释出过万亿元资金。在首季数据显示中国经济未如理想后,对“双降”(降利息及准备金率)的要求或预测便不断浮出,故此次降准并非全属意外,也是今年二月首次后的第二次。须予探究者是此举是否恰当和效果为何。

  货币放宽对推动实体经济本身效用每有限,欧美日的量宽已证明此点,在中国同样如是。当前中国经济面对的主要问题是总需求尤其投资不足,必须以实际行动推高投资增长,否则单凭货币放宽将无济于事,并会跌入“流动性陷阱”(liquidity trap)。

  事实正如此:三月底货币供给增长偏低,M2增11.6%低于全年目标的12%,M1增2.9%更低,显示社会上的资金需求不大。央行官员亦指出货币低增与经济放缓及资金需求疲弱有关。三月的新增信贷及社会融资同比明显减少,同样是资金需求疲弱的反映。在这种情况下扩大流动性增加资金供给,对振兴经济效果自不大。降准可释出过万亿元资金,表面上看力度很大,但还须贷出才有用。

  要振兴经济还是靠政府加快审批来推动基建及民生建设项目上马,从而填补房地产投资的放缓。货币扩展既不能无中生有地扩大投资,也解决不了一些企业面对的融资难成本高的问题:这每是高风险的反映,只能从改善企业质素、经营环境及通过政策银行来处理。据央行报告三月底的企业平均融资成本为6.83%,比上年末下跌12个基点,但仍未能有效解困,更未有明显刺激资金需求。

  目前中国经济出现了GDP增长及通胀的“宏观双降”状况,故货币供给稍缓仍足可容纳经济活动,M2增长偏低亦无妨,不必急于转行货币扩张政策。但作为一般的流动性调节工具,在有需要时仍可降准。条件是有大量资金流出带来了流动性紧缩,央行为维持正常的流动性水平便须进行沖销,办法之一是降准。今年首季便有此情况:银行体系外汇佔款减少2500多亿元,同比少增逾一万亿元。在这情况下确可考虑降准,但是否要急急进行,特别是一次降一个百分点却不无疑问。正如上述资金需求趋弱,故可先试用其他的工具补偿流动性收紧。何况外汇占款只减少2500多亿元,似无必要补回过万亿元。

  由此可见是次降准乃为了其他目标,就是对沖之前中国证监会的规范双融动作,以防止A股大幅下调。因此要急于4月20日周一开市前公布,并要加强力度以起振奋投资信心作用。

责任编辑:李耀威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