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俊生:不要过度解读《人民日报》的股市报道

  3月30日,A股市场再度出现强劲的上升行情,股指全天上涨2.59%,创造了7年来的最高纪录,成交量也再度轻松突破1万亿元。在已经形成的A股牛市氛围中,当天的市场表现由于涨幅巨大,仍然是令人瞩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当天早上各大门户网站纷纷在重要位置挂出一条重要消息,称人民日报一日刊出两文力挺A股市场。这一消息在投资者中引起了广泛的注意,开盘之前,一些券商出具的分析报告将其作为重要利好加以推荐。但从当天上午盘内的表现来看,领涨股主要是与“一带一路”有关的题材股,这显然与在刚刚结束的博鳌论坛上我国家领导人就“一带一路”战略作出了全面阐述有直接关系。而到了下午,盘内领涨的个股主要是房地产股和银行股,由于这两个板块在股指中占有较高权重,对大盘的推动作用十分强劲。收盘以后真相大白,央行、住建部、银监会和财政部、税务总局出台了有关房地产市场的重大政策,从首付、商业房贷、公积金房贷和二手房交易税收等多个角度实施宽松政策,这意味着中央对房地产调控的态度已经有根本性转变,房地产市场很可能将迎来一轮上涨行情。这一消息显然已经为有关主力机构获悉,从而掀起了一轮冲天行情。至此,有关“人民日报一日刊出两文力挺A股市场”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人民日报、新华社在我国是具有重要地位的两大权威媒体,它们承担着传达执政党和政府决策的重要职能,因此,对市场信息十分敏感的股票市场重视这些权威媒体上发出的声音,自然是十分重要的“功课”。除此以外,人民日报、新华社还和其他媒体一样,需要进行日常的新闻报道,并且运用多种新闻手段报道和分析新闻。但是,在A股市场上,却经常出现将权威媒体日常的新闻报道当作重大事件来作出过度解读的情况。以人民日报3月30日的这两篇报道来说,它们一篇是记者的述评,题为《股市“牛气”哪里来》,一篇是署名评论《把握牛市“红利”》。这两篇文章作为一个组合,刊发在当天《人民日报》第18版上迪个版命名为“财经纵横”,是《人民日报》的一个专刊版面,每星期一刊出,3月30日正是星期一。由此可见,《人民日报》的这两篇报道并无深意,作为一家媒体,它的财经专刊面对已成热点的A股牛市,组织这样的报道、评论是完全正常的,但它同刊登在其他媒体上的关于牛市的报道、评论一样,只是报社的一个“自选动作”。

  为什么权威媒体上一篇普通的报道、评论,会引起A股市场的高度重视,甚至引发行情波动?这与这个市场的经历有直接的关系。A股市场从其诞生之日起,就在政府政策的高度支配之下,而利用权威媒体传达政府声音,便自然而然地成为这种“政策市”的一个特色。让我们记忆犹新的是,1995年年底,还在幼儿时期的A股市场因为沪深两地的竞争而出现了一波牛市行情,股指保持了持续一年的上涨态势,但当时政府认为这干扰了中央的金融决策,因此采取了严厉的打压措施,人民日报以“本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评论《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后来透露的信息表明,这篇文章是在证监会策划之下完成的。与当时证监会推出的涨跌停板制、加大新股发行额度等举措一起,引起A股市场所有股票连续三个交易日的跌停板行情,并从此开始了持续多年的熊市。但这种熊市的持续又使新股发行面临困难,为此,1999年,证监会再度策划了一篇以“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的文章,对当时刚刚兴起的网络股行情大肆拉抬,并发动了一轮跨世纪牛市行情,上证指数第一次越过了2000点。

  回顾这两篇以“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的文章,它们在A股市场历史上的影响是深远的,但就文章本身而言,站在今天的角度来看,其中的内容不乏商榷之处,因此其影响并不完全是正面的。而证监会通过这两篇文章成功地干预了市场,并且让A股市场养成了过度解读权威媒体关于股市文章的特性。今天,随着A股市市场市场化程度的加深,政策市的色彩正在退去,无论是人民日报还是新华社,对于利用其特殊身份发表文章干预行情走向都已保持了克制,但市场仍然习惯于将它们发表的报道、评论当作投资的重要信号,作出过度解读,而一些机构主力也刻意放大这种效应,为自己的股市操作服务。

  2010年12月,国内各大门户网站盛传,“人民日报社论两周三次力挺股市”。这条消息煞有介事地说,近期《人民日报》连续发表了三篇社论或特约评论员文章,一是11月24日发表的《保持物价稳定可以预期》,称抑通胀不以打压股市为代价;二是12月1日发表的《中国股市,下一个20年怎么走》,称要警惕和打击操纵市场的国际资本大鳄;三是12月2日发表的《经济金融稳定 “热”钱就会变冷》,称应将银行存款引入股市。这条消息先是在网上发酵,继而被一些纸质媒体进一步加工以后,再一次泛滥于网络媒体。但是,把这3天的《人民日报》拿来仔细看一遍,却根本看不到这3篇文章,更遑论什么社论。原来,这3篇文章并不是刊登在《人民日报》上,而是刊登在由人民日报社主办的《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即使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它们也不是以“社论”或“本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的,而是普通的记者报道和署名评论。

  对于普通的股市投资者来说,它们接受的信息通常都是网上出现的二手货,很少有人会去细究权威媒体上关于股市文章的来龙去脉,对以社论、特约评论员文章、评论员文章、记者署名报道等各种不同的名义发表的文章的区别也不会太在意。这种特性给了A股市场上一些主力庄家操纵市场以可可乘之机,他们可以打着权威媒体发表文章的旗号夹带自己的私货,对此,无论是普通投资者还是监管部门,都应该保持高度警惕。而作为权威媒体的党报国社,也有必要对网上出现的任意曲解进行必要的澄清,不能视若无睹,将错就错,让自己的“金字招牌”成为股市操纵者利用的工具。

  (作者周俊生系大公财经特约评论员,以财经时事评论为主要写作方向。著有《金钱的运动》、《资本的沉沦》、《中国股市批判》等书。)

责任编辑:李岩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